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真实的印度:到印度买药去?

经常往返于中印的中国人,会从印度带“印度药”——几种小分子量的抗癌仿制药,如格列卫、易瑞沙和多吉美等。这些药原来都是由西方制药公司所研发,在印度由于被本土公司所仿制,受益于便宜的“印度成本”,相同的疗程最高可以便宜至1/15。印度是仿制药的天堂,药企诺华公司曾把把印度专利局告上法庭,然而却遭遇败诉。

经常往返于中印的中国人,会从印度带“印度药”——几种小分子量的抗癌仿制药,如格列卫、易瑞沙和多吉美等。这些药原来都是由西方制药公司所研发,在印度由于被本土公司所仿制,受益于便宜的“印度成本”,相同的疗程最高可以便宜至1/15。印度是仿制药的天堂,药企诺华公司曾把把印度专利局告上法庭,然而却遭遇败诉。

何谓“印度药”?对经常往返于中国和印度的人来讲,“印度药”主要指的是几种小分子量的抗癌仿制药,如格列卫、易瑞沙和多吉美等。

这些药原来都是由西方制药公司所研发,在中国的售价每个月疗程量都是上万元,而在印度由于被本土公司所仿制,受益于便宜的“印度成本”,相同的疗程最高可以便宜至1/15。

经常往返于中印的中国人,从印度带得比较多的东西就是这种印度药。“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印度药被带到中国,我每次回国都会有人托我帮忙带一条回去”,小陈认为,应该有不少中国人在专业代购这些性价比高的印度药,印度仿制药在中国坊间具有不小的影响力。一般情况下,每人上飞机只允许带上一条(10盒)。

代购格列卫

笔者根据小陈提供的信息在网络上查询了一下“印度药”其中的一种——格列卫。格列卫是由瑞士诺华制药在2005年005发的研制的治疗白血病和胃间质瘤的分子靶向药物,目前在中国每月剂量的售价在12000-26000之间,由诺华在中国全资子公司北京诺华制药提供。

然而来自印度的仿制药,相同的剂量售价却不到2500元人民币,相差6-13倍。新德里集中卖药的地方一问,价格果真还很便宜,一盒格列卫在市场的价格卖不到1000元。印度药商称,来拿药的中国人很多,都是上条上条的拿。

由于印度仿制药在中国是禁止正式使用的,只有少数与病人相熟的医生在病人实在无法承担高昂的费用下,在最后关头才会推荐印度仿制药。而且从代购者那里而来的药物,风险需自负,并不是所有病人都能有充分的信息和准备。

印度是仿制药的天堂

格列卫仅是印度仿制药的冰山一角。据统计,目前全球1/5的仿制药产自印度,而印度产的仿制药大约有一半出口到其他国家。

印度仿制药能够变得如此出名,除了印度独特的技术成本优势外,还主要跟印度国家专利法律有关。

1970年,印度颁布的《专利法》对食品、药品等只授予工艺专利,不授予产品专利。在《专利法》颁布后的20几年间,印度仿制药快速增长。一只通过美国FDA审批的药物,仅3个月后就能在印度市场上看到其仿制药。

虽然1995年后印度加入WTO,修改了《专利法》,授予了药品的“产品专利”,但是由于穷人们已经享受到仿制药带来的好处,特别是南亚和非洲地区,所以要切断违反《专利法》的仿制药也是困难重重。直到今天,还有很多印度的仿制药在一边出售,一边与原来的研发厂家进行专利法律战。

就拿格列卫来讲,虽然此种药是2005年前研制的药品,已经不在印度新的《专利法》的管辖范围,但诺华公司以后来改进的新品属于“疗效升级药”,具备新专利的法律效应为由,把印度专利局告上法庭。然而诺华制药的上诉却在去年年初被印度法院驳回。驳回后,诺华又重新上诉到印度高级法院,至今未果。

另一个倍受关注的事件是今年3月份印度专利局向印度的制药厂Natco签发强制许可申请,以生产德国拜耳公司研发的多吉美的仿制药,这种药用以治疗晚期肾细胞癌和晚期肝癌。多吉美的专利有效期到2021年,但Natco公司早在2000年前就开始仿制销售。拜耳公司于2011年向新德里高等法院提起侵仅诉讼,没想到却遭到强制许可。

印度专利局表示,拜耳不仅无法为药物制定一个可接受和可负担的价格,同时也无法保证该药在印度有足够和可持续的供应,因此批准Natco公司的强制许可申请。

与诺华和拜耳硬碰硬的做法不同的是,罗氏几乎在另两家制药厂矛盾升级的时间里,宣布拟针对印度市场降价销售两款抗癌药物——赫赛汀和美罗华,并启用新名称和新包装。此计策明显意在阻止印度的仿制药厂对两款药进行仿制。

当然,更多的公司则是与印度合资成立仿制药公司,如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公司(MRK)与印度仿制药制造商Sun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早在去年就已经专门成立了仿制药公司。

而德国默克雪兰诺与印度雷迪博士实验室股份有限公司也刚宣布,将联合研发抗肿瘤系列生物仿制药。

最近这一切针对仿制药的各种动作,都是针对未来将高速发展的仿制药市场。有数据显示,至2015年,将有640亿美元销售额的生物药专利到期,是2009年的4倍左右。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将主要聚焦在中国和印度这样的新兴国家。

到印度买药去?

在飞往印度的航班上,空姐都会给乘客派发一张入境填写单,比较特别的是,入境目的的选项中,其中有一项是“医疗服务”。

每年,有来自欧美、中东和印度邻国大批的游客到印度看病,被称作“医疗旅游(Health Tourism)”,因为同等的医疗服务,在印度的价格有时候会比在西方便宜1/10(见新浪财经文章《到印度免费看病去?》),印度仿制药的价格优势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甚至,印度仿制药已经影响到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据报道,非洲大部分艾滋病药都是来自印度的仿制药,每一次西方制药厂与印度仿制药厂的专利侵权之争都会牵动到非洲人的神经。

假如西方药厂胜诉,那么部分便宜的艾滋病仿制药供应将会中断,大批的穷人将失去能力购买药物,所以无国界医生等非政府组织经常向西方药厂抗议。

而在印度与欧盟的FTA谈判中,欧盟也一直向印度的仿制药施压,以禁止印度某些侵权的仿制药流向世界,损害欧洲制药厂的利益。

仿制药的市场注定是庞大的,但是已经开启仿制大门的印度,未来会不会继续主导仿制药市场,还得看看法律战的胜利向哪边倾斜。不过对于承受高价的中国患者来讲,对便宜的印度药,虽是遥不可得,但至少也会垂涎三尺。

最近,印度政府又出台新的政策,计划五年内向一半以上的人口覆盖免费看病拿药。这些免费的药物主要是国际通用名药物,大部分都会被印度本土制药厂生产的低价药或仿制药给抢占,这将再一次刺激西方品牌药的神经。

不过,印度这种为穷人而开启的开创性的免费拿药模式,又开启了一种新的“印度模式”,在其低廉的仿制药的带动下,或许给世界老大难的医改问题带来启发。

 

本文作者:吴顺煌,印度德里大学留学生,2007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