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离开廉价劳动力怎么发展制造业?

很多人将中国制造竞争力下跌归咎于劳动力成本走高。如果这个逻辑正确,那德国和瑞士这种劳动力成本奇高的国家早就不应该有大规模工业生产了,这两个国家劳动力成本比美国都高出20%到30%,但恰恰是他们在制造业的金字塔顶端游刃有余。

很多人将中国制造竞争力下跌归咎于劳动力成本走高。如果这个逻辑正确,那德国和瑞士这种劳动力成本奇高的国家早就不应该有大规模工业生产了,这两个国家劳动力成本比美国都高出20%到30%,但恰恰是他们在制造业的金字塔顶端游刃有余。

多年前曾有位美国学者做过一个对比,发现当时中国工厂的工人薪资不足美国工人的1/20,同时生活成本是美国的一半。当美国工厂工人时薪23.32美元,另加雇主还要支付每小时8.47美元健康保险时,中国工人的时薪只有1.36美元,社保成本未知。

以不足美国工人1/20的薪酬如何负担接近美国1/2的生活成本?这种严重的分配不均让中国工人薪酬上涨成为必然趋势。到2014年,中国劳动力成本已经和美国的差距几乎可以忽略,在美国每花费1美元的劳动力成本,在中国也大概需要96美分。这还并没有考虑到物流成本。

很多人将中国制造竞争力下跌归咎于劳动力成本走高。如果这个逻辑正确,那德国和瑞士这种劳动力成本奇高的国家早就不应该有大规模工业生产了,这两个国家劳动力成本比美国都高出20%到30%,但恰恰是他们在制造业的金字塔顶端游刃有余。

令人细思极恐的是,借助高度自动化和商业模式的改变,以后欧洲制造不仅会继续把控高端精密技术生产,还可能收复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部分江山。劳工价格本身对未来制造业而言,本身就已经不再是决胜要素。

谁在反击中国制造?

前段时间和一位中国企业家聊天,他在德国买了家高精机械企业,还在中国建了工厂,借力德国的技术和技师。私下里说到中国制造业的未来,他的观点是,中国很多工厂的自动化程度相当高,甚至已经实现“工业4.0”中的物联网概念。但他反问说,若是从机床开始质量就不行,即使实现了高度互联,产出的产品质量和性能能好得了么?说白了,“工业的母机”都不好,何谈下游?

他说,以往中国制造讲究“短平快”,中国工厂买中国制造的便宜机床,5年回收设备投入并赚钱,设备报废直接更新。但这几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中国厂家愿意买德国的机床,虽然价钱可能贵几倍,但产品质量得到提升,而且从机床的使用寿命来计算单位成本投资,反倒更合算。

成功的欧洲制造企业在反击中国制造时,主要靠的是产品品质和技术创新,还有一种不浮躁的心理。这种制造业的短板不仅体现在金字塔顶端。

制造业商业模式不断创新,工业生产的高度自动化,以及高附加值服务,让各种类型的制造企业对廉价劳工的依赖都在减少。

1995年到2005年10年间,英国190年历史的制鞋品牌Clarks关闭了所有在英国的工厂,生产基地全部转移至海外,用第三方工厂。当时这家企业声称将生产基地转移到远东是生存下去的唯一路径。

在十多二十年前,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1949年由德国人创立的阿迪达斯品牌1993年就在德国关闭了最后一家工厂,彻底转向亚洲制造,尤其是中国和越南。

还没到30年,自动化和机器人的技术进步已经让阿迪可以将产品线搬回德国,回归“德国制造”。

阿迪达斯正在德国建一个4600平方米的“机器人工厂”,起名“速度工厂”(Speed factory),他们的技术合作方也是一家德国科技公司。这家工厂只有160名工人,明年却可以实现100万双鞋的年产能。他们很快将在美国建第二家机器人工厂,之后在欧洲各地还会陆续建成类似工厂。德国机器人鞋厂产出的阿迪运动鞋价格不会高于中国工厂。的确,阿迪达斯在亚洲的年产能3亿双鞋,相比而言目前德国工厂产量根本不足以取代亚洲的100万工人的手工。但,也只是“暂时”不会取代而已。

阿迪达斯的老对手耐克也走的类似的迁徙之路。二三十年前耐克鞋厂先是建在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之后转移到中国,很快就变成了泰国,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现在仅在印度尼西亚,耐克就有超过10万工人,工厂都在贫困偏远的地区,这些工人一周工作六天,只有大概21美元薪水。

即使劳工廉价到如此地步,耐克也在尝试做机器人工厂。因为单纯拼劳工成本,是没有底线可言的。

Zara改变的服装企业模式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院长Pedro Nueno之前对新浪财经说:一家优质的制造业企业,劳工成本应该只占约两成,其他的成本包括原材料,物流,科技等。在中国生产,劳工成本或许低些,但物流成本很高。这种长供应链生产模式已经不能适应当今很多产业的需求了,从时尚产业到汽车产业都是如此。

以Zara这一全球风靡的快时尚品牌为代表,他们从自行设计新产品,大规模生产,到店铺铺货整个过程只需要15天。甚至哈佛商业周刊都曾质疑这种模式是否太疯狂,因为这个行业以往的供应链可以拉得很长,设计师通常有几个月的时间来设计下一季的新款。虽然被质疑如此,Zara依然是全球最有盈利能力的服装企业之一,毛利率甚至可以达到同类企业的数倍。

更重要的是,Zara改变了服装行业的商业模式,以创新能力和供应链管理为制胜关键,廉价生产当然重要,但没有以往那么重要。这一点对中国制造的冲击很大。“Zara们”选择将工厂设在离终端销售最近的地方,而不是最便宜的地方。因为假设一个全球性服装品牌生产基地都放在亚洲,那供应链太长,存货成本都远高于在劳动力上省下的成本。

现在,越来越多的欧洲本地品牌开始重拾“欧洲制造”的概念。我看到一家名为“Caroll”的法国女装品牌甚至在每条裙子商标上都放一个显著的夹页,注明这条裙子是“法国制造”,并加注“我们选择在法国制造这条裙子,支持法国纺织业,提供就业”。在现实操作中,这个品牌25%的产品在欧洲生产,11%在法国本土生产。

抛去法国人的民族情结不谈,从商业逻辑而言,欧洲的现代纺织生产技艺也有近百年的历史,十分成熟,产品质量有保障。而且Caroll也是在选择拉近工厂与终端市场的距离—在欧洲销售的产品,大都在欧洲制造。这和Zara的商业逻辑切合。

高薪之下如何发展制造业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在过去10年,欧洲仅有德国和瑞士的工业增加值占GDP比例没有下跌:瑞士工业增加值占比GDP在过去20年都稳定在18%到20%之间。德国则是23%,超过英国和法国工业增加值占GDP比例的两倍。

所谓“去工业化”的概念,在这德国,瑞士,以及瑞典和奥地利都是不存在的。在欧洲,制造业板块40%的工作都和服务产业相关,制造业的繁荣极大拉动了服务产业。宝马慕尼黑工厂引入一个人体力学隐形板凳,都是苏黎世一个创业两三年的公司的创造发明。

德国和瑞士算是全球最高薪酬的两个国家,这其中,瑞士公司的挑战更大,他们货币坚挺,劳动力短缺,监管严格。但在工业领域占领高地的制胜法宝一直没有发生变化:创新,生产效率以及高附加值服务。

有一家瑞士的管道生产商,他们工厂和总部都在瑞士,主营业务就是塑料管道。这个行业技术含量并不高,最强大的竞争对手都在中国。但这家瑞士管道厂以比中国制造高出一大截的价格,保证每年5%的纯利润率。秘诀在哪里?首先还是产品质量,他们甚至保证管道50年不渗漏;其次,他们将管道这个低技术含量产品作为一个“解决方案”推出,针对不同类型的工厂和厂房,都量身定做符合产业需求的管道安装方案,并在管道里装感应器,以对管道实现中央控制。这就让普通的塑料管道变身成了高附加值的高科技产品。

就连“去工业化”最彻底的英国也在努力以“品质”在制造业领域抢回点失地。

伦敦有一家几十年历史的手工自行车工坊Brompton,在过去几十年,受到中国大陆和台湾自行车厂商的冲击,英国只有两家自行车厂幸存。这家是幸存者之一,专业生产高端折叠自行车。至今,他们依然采用传统“铜焊技术”及“学徒制”,但技术很先进,是F1的飞轮储能技术。如是产出的自行车起步价785英镑,直到一两千英镑,甚至实现了自行车“定制生产”,顾客可以选择各个部件的颜色和设计方案。之前他们的折叠自行车80%出口到44个市场,发展最好的市场就是德国和南韩。

这家工厂的劳工成本一点也不低,每名焊工年薪起步约3万英镑,需要培训至少18个月。工厂250名员工,创造2750万英镑年销售额,去年税前利润200万英镑。他们准备从明年开始大批量生产“电动”折叠自行车,中国被列为重要出口目标市场之一。

如Nueno所说:“作为优质的制造业企业,有自己的设计创新,他们完全有能力将工厂留在欧洲。”

  • 奔驰车主哭诉维权,和解不意味着终结
    前段时间,陕西西安王女士花66万元买了一辆奔驰汽车,可车还没开出门就发现发动机漏油。随后尽管与4S店多次沟通,最终却被告知无法退款也不能换车,只能更换发动机。于是,这位女车主便坐在汽车引擎盖上“哭诉维权”。连日来,在媒体舆论的影响和有关部门的介入下,事件开始有了转机。4月16日晚,女车主与该店达成换
  •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烧出了谁的狭隘无知
    当地时间15日傍晚18时许,位于巴黎市中心、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整座建筑损毁严重。着火位置位于圣母院顶部塔楼,大火将整座建筑物的后半部分映得通红,滚滚浓烟冲向天空。
  • 别让眼前苟且,把孩子变成摇钱树
    4月9日,一段女童模被妈妈脚踹的视频在网络流传。但该母亲在道歉信中称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只是教导绝无伤害之意。但网上又曝出一段童模妞妞被粗暴对待的视频。有知情人士透露,基地童模家长用言语和动作“威胁”小孩现象比较普遍,童模不听话就会被打,被教训。
  • 为什么当下热衷于研究黑洞假说
    4月10日,被物理学家念兹在兹的黑洞之谜可能揭开,揭开黑洞之谜的行动全球同步。
  • 只会用“哈哈哈”,网络交流不能缺乏文化味
    有人曾对古今表达做了一番对比:古人形容人漂亮可以用“玉树临风”“顾盼神飞”,我们只会说“高富帅”“白富美”;古人表达悲伤用“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我们只会用“蓝瘦香菇”。
  • “996制”遭抵制,加班文化需重新审视
    最近,996工作制又“火”了。媒体报道,在程序员圈子里颇有名气的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有人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意为“工作996,生病ICU”,“996”即许多企业的程序员工作状态,从上午9点干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这一项目得到了大量程序员的响应。
  • 生命无价,对英雄最好的致敬是行动
    3月30日17时 ,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境内发生森林火灾。3月31日下午,扑火行动中,突发林火爆燃,30名扑火人员失联。
  • 互联网+医疗,要瞄准百姓就医痛点
    4月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就“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及便民惠民服务工作情况举行发布会,有关负责人介绍了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情况。
  • 清明节应大力倡导“无火祭祀”
    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公布的数据显示,近5年来35%的森林草原火灾集中在4月份,90%以上系人为原因引发。
  • 大数据“杀熟”泛滥 法规建设要行动起来
    北京市消协3月27日对外公布大数据“杀熟”问题的调查结果。调查结果显示,88.32%的被调查者认为大数据“杀熟”现象很普遍,过半被调查者表示有过被大数据“杀熟”的经历。
  • 生育险与医疗险合并会带来多重利好
    3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关于全面推进生育保险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合并实施的意见》,推进两项保险合并实施,实现参保同步登记、基金合并运行、征缴管理一致、监督管理统一、经办服务一体化。
  • 传播“冷热不均”,该如何评判网约车的安全?
    公众对新兴业态却有着远高于传统业态的期待,这反而让网约车安全问题的“心理落差”更大。
  • 说英语是“废物技能”,也是一种“反智”
    这几天,一场关于“是否应该学英语”的辩论登上热搜榜。
  • 高铁救人被索要医师证背后的真问题
    针对3月18日“女医生高铁上救人,结果却被索要医师证”一事,3月19日,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南宁客运段官方微博@南宁客运段 发布“致歉声明”,称对此事“高度关注”,并表示“对突发状况考虑不周、处置方式欠妥”,向当事人及广大医务工作者致歉。
  • 中国流失海外文物已达千万件,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
    这些天来,关于文物走私与回流的事件不断,美国政府前不久向中国返还了361件(套)流失文物,这些中国流失文物由美国联邦调查局近几年查获。而在日本,一组西周青铜重器前天被撤拍,专家称被疑走私,警方已介入调查。
  • 清退不合格研究生,“严进严出”当成常态
    近日,合肥工业大学、广州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相继发出公告或通知,对部分研究生作出退学处理。
  • “夸夸群”可以有,但别依赖
    近日,各类夸夸群在网络上引发热议,不少高校的学生还建立了各自学校的夸夸群。在夸夸群内,被人夸奖是家常便饭。
  • 两会大家谈 | 隔周三休别只是“看上去很美好”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衢州市委书记徐文光针对旅游高峰井喷现象提出建议:周休日实行“隔周三休”。
  • 钱江晚报:吸引学生学医,待遇和尊严一个不能少
    一边是医荒,一边是医科学生流失率和医生流失率居高不下,这一现象引起了两会代表的关注。
  • 对肆意“割韭菜”应祭出重拳
    据上观新闻报道,近日,在上海代表团的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被称为“犀利姐”的樊芸再次展现出其犀利的一面。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