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江歌案:被围观的刘鑫,被遗忘的陈世峰

至于刘鑫父母和刘鑫那些不通人情甚至野蛮无礼的做法,是要被批评的,但是不是要以这种公开的、大规模的羞辱来实施这种评判?这是值得慎思的。

江歌事件发酵至今,声音繁杂、观点打架,但有个不得不警惕的现象:舆论不谈陈世峰如何一步步成为行凶的暴力犯罪嫌疑人,而是指责刘鑫这个女孩如何忘恩负义、惊慌怯懦;舆论不谈我们该如何举社会之力防范有暴力倾向的人成为杀人犯,而是跟着一位缺乏创伤治疗、在仇恨里完全不能自拔的母亲的情绪,滑向了对“不勇敢”的道德谴责。
凡此种种“跑偏”,客观上也会造成社会对暴力犯罪的纵容——尽管这并非我们所愿。

陈世峰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网上披露出来的信息是真实的,那么,杀人嫌犯陈世峰早已有“分手暴力”的前科。按目前已披露的信息,陈当时的暴力行为,被其所在的大学包庇下来了,没有得到严厉的处分,更别提诉诸法律。记者们没有去追索这条信息是否属实,去探索如何把暴力的罪恶遏制在最小苗头,而是竭力“撮合”江母和刘鑫见面、对质,以此获得戏剧性的画面。

在极度悲伤情绪中,人可能陷入自责,产生诸如“我怎么没有多打一个电话,阻止她去见面”的假想,也可能陷入无穷无尽的迁怒仇怨当中,诸如“谁谁怎么没有开门,把她单独留给了死亡……”他们会在每一个细节上寻找生的机会,不放过任何一丝生的可能,谁让这个可能性幻灭,他们就仇恨谁,这种仇恨的迁移,会让丧亲创伤中的母亲体验到拯救的力量。在缺乏规范创伤治疗的受害者家属那里,这是他们创伤后应激反应的重要一环,自救本能,召唤他们抓住任何一个救命稻草。

江歌母亲的讲述是非常有力量的,她强烈的母爱极具感染力,每一个局外人都能不费劲地进入那样一种情感体验:妈妈好痛!扎心的痛,十几刀啊,刀刀致命!在朴素的善良和对于弱者的同情这一人类本性的作用下,受众很容易卷入这种迁怒仇怨的激烈情绪和义愤填膺的道德审判中。

但这十刀,毕竟不是刘鑫扎的,为何江歌母亲对刘鑫的怒火烧得更厉害,这就在于仇恨的就近原则:怨恨一个遥远的不相干的人,比怨恨一个关系密切的人,要无力无助无能得多。此外,江歌母亲还有一个难以抹去的执念:江歌是替刘鑫送命的。

江歌母亲强调,江歌没有那么高尚那么伟大,她不是舍身救人,而是被那扇自私的门挡在了生的希望之外,但凡能逃命,她一定会逃的。这是江歌妈妈的确信。如此确信,让她更加仇恨刘鑫,江歌都替你去死了,你竟然一声不吭,对死者的母亲没有一丝宽慰。

这是情感性的期待。但从事实逻辑来说,暴徒是谁的男朋友,是谁“招惹”来的,并不改变特定情形下女性与男性搏斗的力量对比。面对记者“如果开门两个都死了”的设问,江歌妈妈并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说,如果两个都不死呢?

的确,两个姑娘以二敌一,比一个姑娘独自与暴徒殊死搏斗,胜算要大一点,江歌妈妈的这个期待可以说合情合理。但在刘鑫这里,当一个人的天平倾向于恐惧和怯懦,她担心的是另一种可能,即出去面对穷凶极恶的暴徒无异于送死。对于杀红了眼,丧失理性的凶徒,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因此,可以这样说,要刘鑫开门与凶徒对峙,并不是一个低阶版本的道德要求,而是关乎“勇敢”这一古希腊四大美德之一的高贵德性的要求。既然是高阶要求,是属于“做到了要赞美,做不到不苛求”的范畴。

至于刘鑫父母和刘鑫那些不通人情甚至野蛮无礼的做法,是要被批评的,但是不是要以这种公开的、大规模的羞辱来实施这种评判?这是值得慎思的。

纽约大学精神病学家詹姆斯•吉里根在《暴力:反思最致命的流行病》里有过这样的论述:“羞辱最初会带来痛苦,但持续不断的羞辱会让人越来越不敏感。羞耻和寒冷一样,本质上都是缺乏温暖。当程度超过某个界限,羞耻就会像寒冷一样,让人感到麻木,心如死灰。(在但丁的《神曲•地狱篇》里)地狱的最底层不是火焰,而是寒冰,是极度的严寒。”

持续不断的、不节制的羞辱,并不会使得这个世界拥有抵御暴力的更强大更温暖的力量。当愤怒燃烧了江歌妈妈的心,当她把刘鑫一家的信息公之于众时,反而是消解了刘鑫本应有的负疚,反而让她持有了对抗负疚的资本——“我是错了,但是你也错”,这是人在开脱自身责任时常有的防御心理。

如果说江歌妈妈最该恨刘鑫什么?恐怕不是她的不勇敢,而是她没能更早识别陈世峰的暴力倾向,她严重低估了陈世峰的暴力危险系数。那么,刘鑫能恨什么?刘鑫该追问一下,陈世峰是否有暴力前科未曾被及时制裁,被我们的社会环境不以为然地纵容过去了,导致他根本不把这种暴力行为当一回事,最终,从暴力倾向走向了杀戮。

这是很多人爱情观里吊诡的地方。长期以来,人们对分手暴力以及熟人之间的肢体冲突不以为然,觉得那是“纠纷”,而不是犯罪。这种大包容,再对比舆论对“不勇敢”的大羞辱,背后隐藏着长久以来制约我们生成现代文明的观念误区。最终的局面就是,这一文化沉淀下滋生暴力的土壤,同时对应着高蹈的道德义愤和舆论暴力。

  • 社评:是时候放弃对美国的各种幻想了
    美国全面抛弃商业原则,不讲法律,直接动用行政权力对华为采取野蛮行动,这可以被视为对中国在经济科技领域的某种宣战。
  • 人民日报评论员:君子之国,先礼后兵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礼仪之邦,交往讲究礼尚往来,交锋讲究先礼后兵。
  • 家长把直升机开进校园是在“炫富”吗?
    近日,有网友爆料,一名北京学生家长把直升飞机开到了学校。该事件引发了网友的热议,有网友认为学生家长把飞机开到学校是在炫富,还有网友质疑是否取得了飞行手续。
  • ​上饶男孩遇害案:以暴制暴是种伪正义
    近日江西省上饶市一学生家长持刀将一小学生刺死。
  • 蓝庆新: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共享发展经验
    “一带一路”倡议以其丰富的内涵和不断推进的务实合作,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和积极响应。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中国不仅要开展投资、贸易、技术等方面的“硬”合作,更要注重自身成功经验共享方面的“软”合作。
  • 任何挑战都挡不住中国前进的步伐
    中美贸易摩擦再度升级。美方无视中方富有诚意的态度与行动,于华盛顿时间2019年5月10日0点01分开始,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中方同步发表声明,宣布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
  • 微信群之困也是“8小时外”之问
    最近,基层工作减负的话题又成为舆论场上的焦点。据《安徽日报》报道,一位村支书被拉进10多个工作微信群,因为没能及时回信息被点名批评。
  • 钱江晚报:非法穿越无人区,法不容情
    5月5日,杭州的一位驴友冯浩在横穿羌塘无人区失联50天后被队友找到。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涉事的几个驴友也受到当地相关部门的行政处罚,面临5000元的罚款。
  • 网评:拥抱经济发展“新蓝海”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6日在福州开幕。本届峰会的主题是“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以新发展创造新辉煌”,全面展示近年来数字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成就。
  • 网评:提升窗口服务从“面对面”开始
     近年来,因隔离玻璃的存在,个别地方出现了“工作人员吹空调,办事群众受煎熬”等现象,隔离玻璃存在的必要性、合理性因此受到了网民质疑。近日人社部专门作出部署,要求各地落实服务窗口设计标准,在新建和改建中不得设置隔离玻璃,受到广泛好评。
  • “买短补长”限制措施有必要一试
    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有多名乘客在网络上反映,其所乘高铁或动车组列车广播指出,本次列车不办理车上延长补票,如乘客执意越站乘车,到站后车站将根据铁路旅客规程,除补票外还将加收50%的票款。
  • 知识付费大发展,“付费”却非都得到“知识”
     知乎Live、喜马拉雅听书、豆瓣写作营、混沌大学……近年来,各类知识付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用户从起初的质疑、不习惯,到如今乖乖上缴钱包。知识付费产业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用户交了钱,就真的能学到知识吗?近日,有媒体针对知识付费如是发问。
  • 聚焦电影大国向强国迈进:为时代立言、立传、画像
    电影编剧要把握中国电影向强国迈进的历史机遇,潜心创作、打造精品,拓宽选材视野、提升叙事格局,从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寻找故事素材,从民族文化的深层底蕴中寻找剧作创新点。
  • “擅用2分钟视频赔偿50万”该惊醒谁?
    因认为其创作的2分钟短视频被擅用进行广告宣传,刘先生以著作权遭到侵害为由将微信公众号及微博账号“一条”的运营商上海一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及合理开支3.8万元。
  • 我们距离“阅读自由”有多远?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在这样温暖的春日里闲聊读书,是很惬意的事。当然,读书本身不一定总是惬意的。鲁迅先生说,读书分两种情形,一是职业的读书,一是嗜好的读书。
  • 在人人皆“法官”的年代,我们与恶愈行愈近
    把焦点放在了“房间里的大象”上——那些承受着身份标签与刻板印象的人们,他们过得好吗?那些心照不宣的规则,我们做的正确吗?
  • 共读时代共享的不止是“阅读”
    如果阅读不再是一个人的私事,你每翻一页书就“掉”进一群人热热闹闹的社区,你甚至还能间接参与到作家的后续创作中……这样的“共读时代”,你能接受吗?
  • 商业机构无权标记个人手机
    据中国之声报道:“骚扰电话”无处不在,一些骚扰电话标记软件也应运而生。
  • 奔驰车主哭诉维权,和解不意味着终结
    前段时间,陕西西安王女士花66万元买了一辆奔驰汽车,可车还没开出门就发现发动机漏油。随后尽管与4S店多次沟通,最终却被告知无法退款也不能换车,只能更换发动机。于是,这位女车主便坐在汽车引擎盖上“哭诉维权”。连日来,在媒体舆论的影响和有关部门的介入下,事件开始有了转机。4月16日晚,女车主与该店达成换
  •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烧出了谁的狭隘无知
    当地时间15日傍晚18时许,位于巴黎市中心、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整座建筑损毁严重。着火位置位于圣母院顶部塔楼,大火将整座建筑物的后半部分映得通红,滚滚浓烟冲向天空。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