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从娄滔到霍金,生命长度和厚度有希望并存

娄滔以口述形式留下遗愿:捐赠人体器官,“凡是能救命的部分尽管用”。同时,在遗言中娄滔也表达了对生命意义的看法:一个人活着的意义,不能以生命长短作为标准。

2016年1月,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娄滔被查出患有运动神经元病。一年多来,这种被称为“渐冻症”的疾病逐渐侵袭娄滔的肌肉和运动神经。如今,娄滔每日躺在病床上,已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但娄滔以口述形式留下遗愿:捐赠人体器官,“凡是能救命的部分尽管用”。同时,在遗言中娄滔也表达了对生命意义的看法:一个人活着的意义,不能以生命长短作为标准,而应该以生命的质量和厚度来衡量。

娄滔患的是肌萎缩性侧索硬化(ALS),患病后负责肌肉运动的神经细胞大量死亡,故又称运动神经元病(MND),俗称“渐冻症”。由于患病,娄滔的生命长度可能较短,但这并不意味着患了此病就无法获得与正常人一样的生命长度。首先是,病情的不同可以让同样患ALS的病人获得不同的生命长度,其次,即便现在尚无根治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的良方和良策,但也已经有了希望,如基因疗法。

患ALS的不同情况最典型者莫如英国理论物理学家霍金,他从21岁诊断为肌萎缩性侧索硬化至今,还好好活着。霍金出生于1942年1月8日,现在已经75岁,显然与正常人的寿命相当。但是,在其诊断为肌萎缩性侧索硬化后,医生预测他只能活2.5年。是什么原因让其有了不同于娄滔和其他更多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病人的生命长度呢?

诊治霍金的医生透露,有一个重原因让霍金活得更长。霍金的由运动神经控制的呼吸肌-横膈膜和吞咽肌肉都没有受到影响,呼吸肌-横膈膜无法正常工作会导致呼吸衰竭而死亡,吞咽肌肉失去功能会导致营养不良和脱水,也会让病人逐渐衰弱而死亡。所以,一般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病人在确诊后只有3年左右的存活期。但少数像霍金这样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病人(约占5%)可存活20年以上。所以,霍金是幸运者。

始于2014年的冰桶挑战风靡全球后,人们开始认识肌萎缩性侧索硬化。这一病症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发病率,目前全球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发病率是1.9/10万人,平均发病年龄62岁。美国的统计是5/10万人,2013年估计有病人15908人。但这个数量显然低估了,因为这只是治疗登记的人数(ALS注册项目,National ALS Registry of the United States)。中国目前尚无流行病学方面的统计,但估计病人约有20万。

2016年,《自然通讯》的一篇文章预测,全球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病例数量将从2015年的222801例增加到2040年的376674例,增长69%。

尽管肌萎缩性侧索硬化是一种罕见病,在目前也是一种不治之症,但除了少数像霍金那样的幸运者外,是否绝大多数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病人就没有希望了呢?当然并非如此,至少目前的基因疗法试验和另一些研究为娄滔和其他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病人点亮了希望。

与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相似的病症是脊肌萎缩症(SMA),研究人员通常是对这两种病相提并论,并探索治疗它们的方法。早在1993年,就有研究人员(Rosen)发现,肌萎缩性侧索硬化发病与SOD1基因突变相关,这个基因突变后,该基因编码表达的蛋白中某个氨基酸被替换,其中93位的甘氨酸变成丙氨酸(Gly→Ala,G93A)成为常见的突变之一。

因此,如果能纠正基因突变,就有可能根治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目前的难处是,需要携带矫正基因到大脑中去的媒介是病毒AAV9(对人无害),但是该病毒难以穿过血脑屏障进入脑细胞中。现在,研究人员正在为解决这方面的难题而努力。

另一方面,研究人员也发现,无论是脊肌萎缩症,还是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病人的很多运动神经元(神经细胞)无法产生足够数量的运动神经元生存(SMN)蛋白。该蛋白的缺乏会导致细胞应激并最终导致细胞死亡。

这意味着,如果能够增加任何单个运动神经元中的SMN蛋白数量,就能治疗这两种疾病,而且,对动物试验发现,拥有更高水平SMN的运动神经元的小鼠比低水平的小鼠更可能生存。

同时,研究人员还发现,一种被称为GSK3b的酶有助于控制SMN稳定性。几乎所有被GSK3b降解的SMN蛋白都被一个称为Cullin的物质进行标记,也就是由Cullin介导了SMN的降解,如果能阻断Cullin的介导过程,SMN蛋白就不会被标记而被降解,同时将保持更长时间的稳定,因此可以治疗肌萎缩性侧索硬化和脊肌萎缩症。

因此,未来,类似娄滔这样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是可以既有生命厚度,也有生命长度的。

  • 对疫苗生产造假行为必须“零容忍”
    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称,近日在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飞行检查中,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
  • 刁难环卫工人只会让一座城市失去温度
    要让街上无烟头,还要靠文明劝导,让乱扔烟头的人变少,而“一个烟头罚一块钱”的规定,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反倒有刁难环卫工人之嫌。
  • 成果比论文更有说服力
    永远不要怀疑论文的价值,但当所有人都要写论文,当论文已经成为一种产业时,也意味着唯论文已经走到头了。
  • 田家炳辞世:一个人照亮一片晴空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田家炳先生讣告》,一生致力于支持国家教育发展的田家炳博士于当日上午安详辞世,享年99岁。
  • 取消流量漫游费,运营商不应“打折扣”
    资费降了多少,套餐简化了多少,既要向上级部门交底,也要给消费者一本明白账。而不能那边高呼改革已经落实,这边消费者却完全无感,这不是人们期待的提速降费。
  • 钱江晚报:“告别分数”,难在哪里
    杭州凤凰小学一学生家长最近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称,他向学校了解自己五年级孩子的期末考分数,但是该校拒不回答。
  • 社评:科技日报总编强调中美巨大差距刍议
    《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日前一篇演说引发网上热评。刘亚东表示,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
  • 楼市的平衡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如果再加大房地产市场秩序的规范和整治,有效遏制各种炒房和住房投机,并努力规范地方政府行为,弱化“土地财政”。那么,楼市的平衡格局将真正形成。
  • 在毕业季播种新希望
    及早做好职业生涯的长期规划,尊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提升自身能力、积累职业资源。
  • 钱江晚报:吃顿散伙饭要“被辞职”,这样的企业格局太小
    日前,杭州市某企业一员工发帖吐槽:得知一同事要离职并离开杭州,我们几个人和已离职小伙伴难得聚在一起吃了个散伙饭、发了个朋友圈,结果悲催了……公司老板看到后在公司群发飙:“请在照片里的各位明天自己提交辞职报告!谢谢!请你离开我的公司!”
  • 钱江晚报:高晓松的假球阴谋论,为啥那么火
    世界杯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一段高晓松点评球赛的视频流出,在视频中,高晓松表示,很多场足球比赛都存在假球嫌疑,比赛的结果是被博彩公司操纵的。
  • 被判取消吸烟区应成列车全面禁烟新起点
    2017年6月,因在普通旅客列车K1301上遭遇二手烟,大学生李华(化名)将哈尔滨铁路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哈尔滨铁路局赔偿其购票款102.5元,取消有关站台及该趟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并禁止在上述区域吸烟,同时赔偿精神损失费人民币1元。
  • “带娃毕业”就是“人生赢家”?
    又到一年毕业季,大学毕业生们纷纷晒出各具特色的毕业照,珍藏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毕业照却格外与众不同。
  • 对食物有敬畏和感情才能成就网络自制美食
    近期,浙江慈溪市市场监管局接到一起投诉,消费者称其在微信上购买的芒果干属于“三无产品”。对此,慈溪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说,“‘纯绿色食品’‘农家自制’‘无添加’……大多是卖家使用的诱人的营销词汇而已。这些自制食品可能存在很多的安全隐患,且大多是‘三无产品’”。
  • 金额近亿的招聘陷阱里,平台责任岂能虚置
    不少人都有在58同城、赶集网等网络平台上求职的经历,也有求职不成反而上当受骗的经历。
  • “拉链式”交替通行是治堵微创新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市首个“拉链式”交替通行入口正式在石景山试点,区域为阜石路杨庄东桥以东300米西向东入口处,排队进入主路的车辆需按照左侧先行的原则交替行驶。
  • 学历认证疑似“奇葩证明”,改革势在必行
    今年大学生毕业季到了。不过,大学生拿到毕业证,一般还需花钱到认证机构做认证,取得认证报告后,手里的毕业证才能得到各方认可。该认证机构叫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属企业性质网站。人们笑称,这是“证明我妈是我妈”笑话在教育界的翻版。
  • 审视“劳动碰瓷” 别把法律问题道德化
    一个和谐有序的用工环境,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都应当是有利的,真正的“劳动碰瓷”,也是对劳动者的伤害。
  • 举报垃圾短信者被“拉黑”不是一个小问题
    打压投诉用户、控制投诉率;私自对用户设立黑名单侵犯用户权益;涉嫌泄露投诉者隐私——这种行为已然损害了用户权益和企业形象,必须引起电信主管部门和三大运营商高度重视,深入调查、严肃处理。
  • “诗和远方”让“夕阳”更红
    2015年底开始,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展开了一项关于老年人心理需求和观念的调查,调查的主要群体是生活在上海,有一定经济基础和较高受教育程度的老年人。在与51位老人进行访谈后,课题组发现,没有一个人表示依靠或指望子女养老。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