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韩咏红:换个角度看高傲青年唐立培

香港大学界本学年真是开年不利。中文大学“港独”标语引发的一连串事件不断延烧,演变成一场搅动香港与大陆舆论场的公共事件。

香港大学界本学年真是开年不利。中文大学“港独”标语引发的一连串事件不断延烧,演变成一场搅动香港与大陆舆论场的公共事件。

9月4日开学后,出现在中大校园多处的港独横额与单张,为新学年的争拗掀开了序幕。随着一名陆生大胆地前往中大民主墙撕下“港独”海报,事件进一步升级。在争拗正激烈时,被视为亲北京的香港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长子坠楼丧生,教大民主墙惊现幸灾乐祸的奚落标语,激起社会公愤。

这一切原本主要是港生与大陆民众两大“阵营”间的矛盾,没想到一名大陆青年意外地成了大陆舆论批判的对象——他就是2012年的四川泸州高考文科状元唐立培。

今年24岁的唐立培当年放弃了入读北大、清华的机会,接受了免学费奖学金到香港中文大学留学。当年的班主任对他赞誉极高,形容他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几乎没有缺点”,相对的缺点就是清高,有种“骨子里的高傲”。

这个自愿与众不同的青年,上周因在微博、微信上发表了“民主墙、內地生与‘你国’”的长文,并在随后的微博辩论中,使用“支蛆”一词讽刺大陆同胞,顿时沦为众矢之的。

北京大学教授与大陆网民痛责他,母校泸州天立国际学校从官网中移除了他的名字,《环球时报》点名批判他的“可耻”,他本人为此两次公开道歉。

然而,如果冷静看完唐立培所写的“民主墙、內地生与‘你国’”长文,受众们或许会发现,他对祖国以及大陆学弟妹们并无鄙视之意,反而有种爱之深、责之切的焦灼感。

唐立培确实倾向认为发布“香港独立”的宣传品在香港的法律体制下不违法,但他写明,第一眼看到陆生要去贴海报反驳“港独”观点时,对于“大家终于怒了、有反应了、有参与了”,他“开心极了”。

让他“心痛”的是中大陆生的反应和做法,他指责他们用表情包而不是逻辑来辩论;他批评学弟学妹们使用“內地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的名义,质疑这个组织“一年拜几次中联办的山头?”

至于将大陆称为“你国”,他解释说,起初看到这个词也非常生气,但后来看到“一系列魔幻的政策新闻、社会时事”,他认为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被代表”。

唐立培强调,他的目标是与大家“一起塑造一个有活力的,通达的,真正关心公共事务的舆论空间”“以后再遇到不平事,正确的打开方式,尊重议事规则,在逻辑和事例上击败对手,用你的论述说服观众,取代他的论述。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桥樑,而不是枪炮”。

可惜的是,他的遣词用字违背了自己的崇高目标。对此,他承认使用“你国”字眼完全是情绪的宣洩,“绝对会让一些人非常愤怒从而使我不能与之对话与讨论”,但“这个词有的时候不用我过不去”。

这等明知故犯,除了是出于年少轻狂的任性以外,我怀疑是否与网络社会的氛围有关?也许在互联网上,如果不使用某些刺激性、甚至挑衅性的语言,发言者就会湮灭没在茫茫的网络“口水”中,不会引起注意,更不能发挥影响力。

过去两个星期里,香港大学里因“港独”标语而充斥了咒骂与偏激,一些有识之士深虑年轻人已被仇恨冲昏头脑。“仇恨政治”蔚然成风,这固然与香港的特殊政治环境有关,互联网时代下人人抢眼球、比“大声”的传播生态,也助长了情绪化的极端用语,导致理性的讨论难以持续,连高材生都难以摆脱这种诱惑。

谈到祖国时,唐立培说:“我无可否认地对我生长的这个社会有一种天然的皈依和热诚……我们都希望她变得更好,以何种方式,可以讨论;以何种方式表达我们的感情,更是个人的选择。你可以看战狼,我可以骂吴京,但说不定,午夜梦回之际,我们竟在某些感情的空间上产生了连接。”

这段话写得真诚而感性,如果单独拿来看,他的爱国精神也许能感动不少人。可惜,唐立培使用的“支蛆”“你国”等情绪化用语,也淹没了他真正的诉求,他如今归类为数典忘祖、教育失败的产物,让人惋惜。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