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如何避免“网络打赏”成骗捐渠道

3月29日,陕西渭南市6岁男童鹏鹏被继母打伤昏迷,生命一度垂危,引发强烈社会反响。近日,志愿者“煙兒”以受虐男童口吻发布一篇名为《呼唤鹏鹏》的文章,得到大量打赏金却拒绝交出,再次将此事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3月29日,陕西渭南市6岁男童鹏鹏被继母打伤昏迷,生命一度垂危,引发强烈社会反响。近日,志愿者“煙兒”以受虐男童口吻发布一篇名为《呼唤鹏鹏》的文章,得到大量打赏金却拒绝交出,再次将此事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如何避免“网络打赏”成骗捐渠道

在现实中,网络打赏可归为两类,一类是受众基于内容创作者的才情给付打赏金,以资鼓励;一类则是对于求助的积极回馈,属于捐赠性质。可是却往往有人分不清或是故意淆乱二者的界限,罗尔事件便是例证。罗尔将公号文章打赏金视为读者对其文采的赞赏,可爱心人士及公众却普遍认为打赏金是基于罗一笑的白血病救治需求给予的捐赠。

如今志愿者“煙兒”以受虐男童鹏鹏口吻发布名为《呼唤鹏鹏》的文章得到大量打赏金却拒绝交出可谓再添新例。该文阅读量达127万,打赏人数达7198人,媒体报道从打赏人数判断,金额至少十多万元。但当鹏鹏妈妈索要,拟用于鹏鹏的治疗时遭到拒绝。“煙兒”认为这是读者给自己的打赏,而不是给鹏鹏的,并称“这笔钱已基本捐完了。”

然而,从今年6月17日开始,“煙兒”即介入到对鹏鹏的“帮助”,发布多条关于鹏鹏遭遇的微博并呼吁抵制虐童行为,包括发布这篇《呼唤鹏鹏》的文章,多次明确表达了鹏鹏的困难处境和求助心态,一直向社会传达出她是在帮助鹏鹏的信息;有志愿者称看到文章后觉得鹏鹏可怜才打赏了50元,也有志愿者明确表示“打赏完全是冲着鹏鹏的”。

众所周知,受众因内容创作者的才情给予打赏,其前提是内容创作者提供的是作品,而作品得是有独创性的可试问呼吁帮助鹏鹏、抵制虐童行为的博文,又有何独创性可言?无非是依附于鹏鹏受虐受伤待救治的核心事实而已。所以,毫无疑问,爱心人士的打赏,不是给“煙兒”的,而是打赏金中的第二类型,是用于给鹏鹏治病的捐赠金。

《慈善法》从去年9月1日起正式施行至今恰恰已届一周年。《慈善法》明定了个人并无网上公募资格,但是并未给个人求助关闭大门。个人因陷入生活困境等因素向社会求助是项天赋权利。

既然“煙兒”所获打赏金本属爱心人士给鹏鹏的捐赠金,若将“煙兒”以鹏鹏名义撰文寻求打赏之举视为公募行为,那么,因其不具公募主体资格,按《慈善法》第101条第1款规定:则违法募集的财产,应责令退还捐赠人,并对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而若以代鹏鹏发起个人求助视之,那么,所获打赏金理应毫无条件转予鹏鹏的法定监护人,用于鹏鹏的治疗。“煙兒”无权占为己有,擅自处置,包括转捐他人,《刑法》《民法通则》对此亦有规定。

《慈善法》并未关闭个人向社会发起求助的大门,亦即承认了个人发起求助的权利;但无妨进一步的细化规范:若是有人代他人向社会发起求助,则须获得授权书并在代为求助时进行公示。如此明细规则,则便于厘定各方权利,并防范有心怀不轨或见利忘义者通过贩卖他人惨状抢眼球、博同情、谋私利,也避免一些爱心人士的善心被人利用。

而同时,值此新媒体勃兴时代,一些社交平台也应尽到审核把关义务,注意将一般的求赞赏型内容与求助型内容甄别开来,对于既非本人发布,同时也未获得授权的求助型内容,关闭其赞赏按钮。如此,“打赏”才不至于成为一些心怀不轨者的骗捐渠道。(作者:于立生)

  • 对疫苗生产造假行为必须“零容忍”
    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称,近日在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飞行检查中,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
  • 刁难环卫工人只会让一座城市失去温度
    要让街上无烟头,还要靠文明劝导,让乱扔烟头的人变少,而“一个烟头罚一块钱”的规定,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反倒有刁难环卫工人之嫌。
  • 成果比论文更有说服力
    永远不要怀疑论文的价值,但当所有人都要写论文,当论文已经成为一种产业时,也意味着唯论文已经走到头了。
  • 田家炳辞世:一个人照亮一片晴空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田家炳先生讣告》,一生致力于支持国家教育发展的田家炳博士于当日上午安详辞世,享年99岁。
  • 取消流量漫游费,运营商不应“打折扣”
    资费降了多少,套餐简化了多少,既要向上级部门交底,也要给消费者一本明白账。而不能那边高呼改革已经落实,这边消费者却完全无感,这不是人们期待的提速降费。
  • 钱江晚报:“告别分数”,难在哪里
    杭州凤凰小学一学生家长最近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称,他向学校了解自己五年级孩子的期末考分数,但是该校拒不回答。
  • 社评:科技日报总编强调中美巨大差距刍议
    《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日前一篇演说引发网上热评。刘亚东表示,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
  • 楼市的平衡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如果再加大房地产市场秩序的规范和整治,有效遏制各种炒房和住房投机,并努力规范地方政府行为,弱化“土地财政”。那么,楼市的平衡格局将真正形成。
  • 在毕业季播种新希望
    及早做好职业生涯的长期规划,尊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提升自身能力、积累职业资源。
  • 钱江晚报:吃顿散伙饭要“被辞职”,这样的企业格局太小
    日前,杭州市某企业一员工发帖吐槽:得知一同事要离职并离开杭州,我们几个人和已离职小伙伴难得聚在一起吃了个散伙饭、发了个朋友圈,结果悲催了……公司老板看到后在公司群发飙:“请在照片里的各位明天自己提交辞职报告!谢谢!请你离开我的公司!”
  • 钱江晚报:高晓松的假球阴谋论,为啥那么火
    世界杯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一段高晓松点评球赛的视频流出,在视频中,高晓松表示,很多场足球比赛都存在假球嫌疑,比赛的结果是被博彩公司操纵的。
  • 被判取消吸烟区应成列车全面禁烟新起点
    2017年6月,因在普通旅客列车K1301上遭遇二手烟,大学生李华(化名)将哈尔滨铁路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哈尔滨铁路局赔偿其购票款102.5元,取消有关站台及该趟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并禁止在上述区域吸烟,同时赔偿精神损失费人民币1元。
  • “带娃毕业”就是“人生赢家”?
    又到一年毕业季,大学毕业生们纷纷晒出各具特色的毕业照,珍藏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毕业照却格外与众不同。
  • 对食物有敬畏和感情才能成就网络自制美食
    近期,浙江慈溪市市场监管局接到一起投诉,消费者称其在微信上购买的芒果干属于“三无产品”。对此,慈溪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说,“‘纯绿色食品’‘农家自制’‘无添加’……大多是卖家使用的诱人的营销词汇而已。这些自制食品可能存在很多的安全隐患,且大多是‘三无产品’”。
  • 金额近亿的招聘陷阱里,平台责任岂能虚置
    不少人都有在58同城、赶集网等网络平台上求职的经历,也有求职不成反而上当受骗的经历。
  • “拉链式”交替通行是治堵微创新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市首个“拉链式”交替通行入口正式在石景山试点,区域为阜石路杨庄东桥以东300米西向东入口处,排队进入主路的车辆需按照左侧先行的原则交替行驶。
  • 学历认证疑似“奇葩证明”,改革势在必行
    今年大学生毕业季到了。不过,大学生拿到毕业证,一般还需花钱到认证机构做认证,取得认证报告后,手里的毕业证才能得到各方认可。该认证机构叫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属企业性质网站。人们笑称,这是“证明我妈是我妈”笑话在教育界的翻版。
  • 审视“劳动碰瓷” 别把法律问题道德化
    一个和谐有序的用工环境,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都应当是有利的,真正的“劳动碰瓷”,也是对劳动者的伤害。
  • 举报垃圾短信者被“拉黑”不是一个小问题
    打压投诉用户、控制投诉率;私自对用户设立黑名单侵犯用户权益;涉嫌泄露投诉者隐私——这种行为已然损害了用户权益和企业形象,必须引起电信主管部门和三大运营商高度重视,深入调查、严肃处理。
  • “诗和远方”让“夕阳”更红
    2015年底开始,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展开了一项关于老年人心理需求和观念的调查,调查的主要群体是生活在上海,有一定经济基础和较高受教育程度的老年人。在与51位老人进行访谈后,课题组发现,没有一个人表示依靠或指望子女养老。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