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冯小刚想拍唯美的文工团电影,严歌苓却用故事反思青春

冯小刚终于准备把自己的青春拍出来给年轻人看看了。他找到了同样入伍过13年、跳了8年舞的作家严歌苓,想打造一部唯美诗意的文工团电影。

凤凰文化讯(魏冰心报道)在王朔、叶京这些大院子弟的眼里,冯小刚之所以是冯裤子,多半首先因为他不是部队这“道儿”的人。然而,出生在1958年的冯小刚却也始终有份军队情结,他曾在自传里写过:“眼前的这位女兵显然不是特别执著的那种……现在只要是提到性感这个词,我首先想到的画面就是以上的描述。直到今天我都想为这样一个细节拍一部电影,抒发多年来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女兵情结。”

冯小刚终于准备把自己的青春拍出来给年轻人看看了。他找到了同样入伍过13年、跳了8年舞的作家严歌苓,想打造一部唯美诗意的文工团电影。严歌苓一口答应,落笔之后却写成了一个反思青春的故事。

严歌苓说,“我很长时间都一直在想,人群集体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于这样的现象,导致了4个女兵不同的命运。” 小说《芳华》中,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萧穗子四个女兵在文工团里朝夕相处,她们才艺不同、性情各异,碰撞出不乏黑色幽默的情境。男兵刘峰的出现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走向,在严格的军纪和禁锢的时代氛围中,青春以独有的姿态绽放,又被残酷的现实敲打,人性的美与恶都在其中一一展现。

在因“触摸事件”从英雄模范沦为流氓的刘峰身上,严歌苓写下了自己对于墙倒众人推式迫害的思索,这份思考源自是她年轻时最黑暗的一次经历——因为给喜欢的人写情书而被举报,不得不在众人面前一次次接受批斗和进行检讨。40年后,她明白了,对他人进行迫害的我们其实是在寻找一份安全感:没有人知道危机什么时候会降落到自己头上,加入到迫害的群体中才能找到安全。“而且人没有安全感实际上是一种退化,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这样看来我就全想通了,原来他们是像幼稚的退化。”

与此同时,世间的美好和爱依然存在,无论是在严歌苓的真实人生中,还是在刘峰那里。严歌苓觉得,任何情感、任何美的东西都有一点哀愁,被禁锢的才更美。至于曾经施予伤害的那些人,也并不值得憎恨,因为啊,憎恨可是一种伟大的感情。

小说中萧穗子这一人物,延续了严歌苓旧作《穗子物语》的角色设置,也依旧在故事中融进了她的部分亲身经历。同时严歌苓透露,穗子只是一个层面上的自己,她是一个害怕得罪大众而不敢直面读者的人,穗子更多地承载了她心里那些深刻的东西。

穗子的这种承载作用,也改变了小说的叙述方式。严歌苓并没有采取作者全能的上帝视角,而是通过人物之口进行讲述,她还做了一次新的尝试,让三个人物同时讲述,互相弥补各自的叙事死角。这种在主观和客观之间的来回跳跃,构成了一个永远不可能完整也永远不可能是事实的往事记忆——或许这也是生活与记忆的本来面目。

文学评论家陈思和也认为,这种叙事人叙述更有张力,因为既不代表作者自己的看法也不代表某个人物的看法,而是表现出一个时代的普遍意识。

这样一个看似青春,实则严肃而富有内涵的故事,已经离冯小刚起初的想法相去甚远了。当严歌苓把文稿拿给冯小刚时就告诉他,这不是你想要的那个唯美诗意的文工团小说。冯小刚看过以后却非常喜欢,依然决定拍摄,并邀请严歌苓亲自改编。严歌苓一口答应,尽管她已经很多年不亲手编剧自己的小说。

如今,《芳华》的小说已经上市,在2017上海书展上,严歌苓与陈思和共同出席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组织的发布会,向读者讲述了小说背后的故事。9月30日,冯小刚的同名电影也将上映,到底冯小刚会如何把这个故事变为影像,大概每个人都有着和陈思和一样的期待:“我现在还难以想象冯小刚导演最后演绎成一个什么样的作品。”

这个故事原本不叫《芳华》,而叫《你触摸了我》。现在这个众所周知而又青春洋溢的名字,正是冯小刚的意见。

以下为严歌苓与陈思和在8月17日《芳华》新书分享会上的对谈实录,文内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严歌苓

冯小刚想要唯美诗意的文工团故事,《芳华》却不是

宋强:严老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作家,陈老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者和评论家。我们相信今天下午两位老师的对谈,肯定能碰撞出非常多的思想和火花,也相信大家一定会有非常多的收获。

今天的活动主题是“三个女兵一台戏”,围绕严歌苓最新的长篇小说《芳华》展开一个对谈。

实际上《芳华》这部小说的女主角有4个,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还有一个男主角叫刘峰。我们请两位嘉宾从这几个人物开始谈起,一起来分享这部小说。首先有请严歌苓介绍一下这部小说,也谈一下为什么要创作这部小说。

严歌苓:没有为什么,我觉得我创作小说就是非常自然的,就是怀胎十月该分娩了,很简单。当然最开始的起因是冯小刚导演在4年前跟我说,我们两个弄一个文工团题材的电影吧,我说行,我回去想一想。他给我讲了一些故事,就是他所在的北京军区坦克六师的一些故事,还有他认为这个电影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故事。

后来我就想,好像我要写还得写我自个儿身边经历过的那些人物、生活和故事。一开始给我一个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的灵感战栗的东西,应该我来自于我的这些战友,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当创作员又当了5年,与这些战友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天天相处。这些细节简直太生动了,我回忆起每一个战友的那种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所以这部小说应该说是最贴近我自己、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当然它是一个虚构的故事,我也可以在叙述人和我自己之间游离、变换,好像占取了似乎是真的、似乎是假的,这么一个虚实之间的便宜,所以讲了大量真话,讲了很多我对当年的一些战友——尤其是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很多在青春里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还有我很长时间都一直在想,人群集体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欲望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当中的一个弱点,由于这样的现象,导致了4个女兵不同的命运。

这里面的男主人公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一个模范英雄式的人物,那个时候就是平凡即伟大,每个人帮每个人的忙,修过地板、钉过钉子、补过袜子的模范,在那个时候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的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但是他是具有美德的人。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爱,可不可以爆发男性对女性的接触,这样的一个接触导致了所有人命运的走向。这就是我写这部小说的起因、过程。

写完以后我跟小刚导演说我把小说发给你,但是我想这不是你想要的那个文工团的小说——非常唯美、非常诗意的,我这个虽然是在军队里,但也写到了人性的弱点。但是小刚导演看完以后非常喜欢,所以我就帮他编剧,把这个电影做出来了,我已经很多年不怎么亲手编剧我自己的小说了。

我是非常怕得罪大众的人,所以把深刻放在人物身上

宋强:这部小说里头确实有严老师写的女性青春,也有很多的反思。下面我们请陈老师先谈一谈,您读完这部小说以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陈思和:在作家面前,评论家毫无权威性,其实我觉得今天在这里坐着的最好是冯小刚,这样就能从电影和小说两个角度来讨论。我看了外面的宣传,冯小刚把这个作品演绎成非常青春的一个名字,我现在还难以想象冯小刚导演最后演绎成一个什么样的作品,但是我想肯定会非常精彩,因为严歌苓的小说几乎都编成了电影,每个都不一样,但是都非常有名。

从我的角度来读,可能我读出来的都是最不适合拍成电影的,文学评论的角度不是寻找这个作品的戏份点,不是寻找这个作品中最易于被大家了解和接受的事,而是阐述这个作品当中不容易被人理解的事情。

严歌苓写小说有一个特点,她会寻找一个叙事者,这个人不是严歌苓本人,她会再找一个人来讲故事,就是当她的小说出现时总会有一个人来代理她叙述这个故事。这个人是有生命的,所以这个叙事者不是跟作者完全合一的,他是有独立的生命经历、有独立的社会地位和角度来讨论问题的人。所以严歌苓小说有一个非常容易混合的地方,会把这个叙事人当成作者,我一开始读这个小说也觉得这个人就是严歌苓。但是这次她拉得非常开,3个女兵某种意义上都是叙述者,除了里面的主角萧穗子。本来她写过一部小说叫《穗子物语》,从70年代开始到现在,中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这里通过两个人的命运来讨论这样一个时代的变迁和人性的弱点。这两个小说的叙事人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普遍意识,就是每个时代都有一个主流意识,是社会当中人人都这么认为、理解的意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严歌苓写这三个角色的时候,就是代表了主流意识,到了晚年她们也都老了,她们还是代表了这个社会的主流意识,通过这样的一个主流意识来讨论非常特殊的人的命运,这就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小说,呈现出来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不是她的发言,而是她通过三个女人的发言。

我觉得活动题目很好,“三个女兵一台戏”,一台戏来讲古今。在这个故事里面最重要的是两个被讲述的人,一个是男主角刘峰,一个是女主角何小曼。其他三个女兵实际上是讲述者,她们有自己的故事,但是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从她们的口中讲出来的人,不代表作者自己的看法也不代表什么,而是通过一般社会时尚的说法来看待这些人。这里就形成了一个非常强的张力,我觉得冯小刚电影这样拍是非常可贵的。

宋强:就像陈老师刚才说的,这部小说的叙事是非常独特的,一开始是以第一眼光“我”的角度来叙述,最后是把整个故事串联起来。我们知道严歌苓老师很多作品里都出现过萧穗子这个人物。我经常把穗子当成您本人,都是有您本人的影子在里面。这个穗子和您本人之间的重合度有多大?今天能不能透露一下?

严歌苓: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怯懦的人,是一个不敢得罪多数的人,我不大喜欢让人家不高兴,我这个人活着就是让方方面面每个人都特别高兴。但是萧穗子不是这样的,萧穗子敢说很多我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她是一个层面上的我。萧穗子和我的关系就是萧穗子这个人你们把她认为是我,我很得意。我写散文的时候就发现我是很难直面读者的,我不敢发议论,但是萧穗子发议论了没关系,我是一个非常怕得罪大众的人,但是萧穗子不怕,她比我勇敢、深刻,我深刻的东西放在她身上。

像《扶桑》里的叙述人,他可以在主观和客观之间翻墙的,不是说到了这个人去思想什么的时候——扶桑有心理活动了、何小曼有心理活动了,对我来讲应该是不知道的东西。但是这个叙事者非常自由,告诉人家说那就是“我”的诠释,“我”并不知道,“我”只是说一年又一年的这个故事离“我”越来越远了,“我”好像把它依次诠释得越来越全面、立体。我觉得我占了这样的一个便宜,不是一个全方位的上帝视角。像雨果写小说有一个上帝的眼光,全方位的关照,从对话到形体再到内心,然后再出来,非常的自由。萧穗子这个人是有限制的,这个限制就是无关的萧穗子进入每一个人的心里去分析他们,描写他们的心理活动,但是后来会告诉你,这个是我对这个人物百得不思解。但是这三个女兵形成了各自观察的死角,这个死角只有第二个女兵能够发现,她正好就是看到了第一个女兵叙事和观察的一个死角,第三个女兵突然又有前面两个女兵叙事和观察的死角,所以就把主观和客观摆成一片,没有什么主观和客观,是非常自由的。我告诉你这样一段故事,对不起,我已经把这个人物转出来了,这个人物还不想写,我先把她们两个人的故事给说完,待会儿我再让她出场。这是我过去写小说所没有的,我愿意什么时候给你扯到谁就扯到谁,实际上是经过了非常精心的设计。结构这个小说在我的小说经验里面是一次非常新的闯荡,我闯开了一个从来没有闯过的叙事架构,极其主观又极其自由。

所以实际上是,我把大量对我当年生活的反思,通过萧穗子这样一个像我但又不是我的虚构人物,来把它叙述出来。

有迫害对象的时候,众人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宋强:小说里面的萧穗子跟《灰舞鞋》里的故事是有一个延续性的,她在小说里喜欢上了一个男兵,写了非常多的情书,后来这个男兵把这些情书都交给组织了,结果对她进行了批判。在您的青春时代经历里,这件事情有没有真实发生过?

严歌苓:当然发生过,是很痛彻的一次经验。我初恋时是15岁的小女兵,我们的男兵女兵接触有多么密切,拉手、翻跟头,有大量的肢体接触,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一个女孩子到一个支队里面,有这么多漂亮的异性,又是穿着军装,肯定会爆发一次情感危机的。其实我后来分析了,我怎么可能爱这样的一个人,就是我爱自己在恋爱的那个状态,那个状态是很令我着迷的,写很多情书实际上就是在把这种状态给形式化,给它找了一个形式、载体,把这样的一个状态给抒发出来,非常享受这样一个状态。

经过不到一年,七八个月的时间,这个人大概就有点不耐烦了,这个女孩子怎么一天到晚只会纸上谈恋爱的。他就找到了一个比我岁数大,也是一个可以谈恋爱的年轻的女军官,也是我们跳舞的,也很丰满。然后他们两个人谈恋爱,那个女兵发现了我的情书,那个女军官就说你怎么不交给组织,后来在那个女孩子的逼迫下就把我的情书给交给组织了。全部人对我进行批判,在集体面前一次一次念我的检讨,写得不深刻重写。你们真的只写情书吗?那些事情你并不懂但是发生了没有?我既不懂也没有我不懂的事情发生过,我就发现人在有迫害对象的时候,那种众人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当我到美国读到一篇报道,一个父亲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家,但是他的女儿跟他的父亲发生了矛盾以后,他带着女儿去看心理医生。一些社会工作者他们学过心理学,但是不能作为心理学家去当工作者的。有很多的沙盘让那个女孩子摆出她的梦是什么样的,或者让小姑娘去画画,他们从小姑娘的画里推论出来说这个父亲对小姑娘有性侵,这样的行为加上这样的梦境是一种防御性的记忆,把不愉快的记忆用防御性的记忆给屏蔽掉,把她押进了有意识到下意识的一个失忆过程当中。这个女孩子开始相信这些人,整个社区对她的爸爸进行迫害。

我小时候经历过这种墙倒众人推,你在对他人迫害的时候实际上就是找到了一个安全感,你不知道什么危机会降落到你头上,所有人一定要加入到这个群体才能找到安全。而且人没有安全感实际上是一种退化,是一种从成熟向幼稚的退化。这样看来我就全想通了,原来他们是像幼稚的退化。那不是挺好吗?你不觉得那么狰狞了。我自己是这种解释。

憎恨是一种伟大的感情,不伟大的人有憎恨就会变成歹毒

宋强:在这个小说里,破坏了严老师初恋的那个女兵叫郝淑雯,这个人物也是真实存在的是不是?您对她的情感有没有一直憎恨或者有没有放下?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物的?

严歌苓:其实很多女兵都像她一样的,不大有脑子,长得很漂亮,在青春的时候就感觉到她的那种青春气息,那种美丽就像体温一样往外散发,把周围的空气都感染上她的青春气息。我小时候不是这么一个人,我小时候是像小精灵一样的,讲话不大讲的,但是忽然出来一句让人吓一跳,后来人家叫我“小妖怪”,是这么一个人。

她也是我提纯出来的一个女兵形象,其实那个女兵真的不值得我恨,恨是一种很伟大的感情,没有多少人值得用这种感情。

宋强:我们看完了以后对这个人物充满了憎恨,但最后这个人物嫁给了一个二流子,过得并不幸福,后来这个男的成为了一个富豪,还找小三。小说里面写了两个上海女兵林丁丁和何小曼,请陈思和老师谈一谈对人物的印象,或者您怎么理解她们两个的命运?

陈思和:我后来很想努力写一写,但是我有一个学生写得比我好,所以我就不写了。但我还是有一点想法的,小说里面有两种女生,一个就是扶桑式的,一个在我看来就是中国特别伟大的一种女性,像土地一样的非常卑谦但是却也非常伟大。在严歌苓的小说里面,这样的一种个性在我们文学史上很珍贵。但是在这部小说里面就变成了一个雷锋,就是刘峰。严歌苓的创作有一条线,始终有一个人承担着一种狠心,被所有人欺负,但是里面展示了一种伟大的精神。

另外就是精灵系列的,古灵精怪的,但是这个角色永远不是主角,是一个小说里面的配角。但是这个配角特别有意思,包括后面也有写过,有一种歹毒的心理,但是她自己是受伤害的,她是一个非常聪明伶俐古灵精怪的人,这个人转变成了小说里的何小曼,其实她不像是上海人,丁丁像上海人。

何小曼我觉得是在一个被压抑、被欺凌的状态下成长的,所以在她的心里,有一个复仇、憎恨的火苗。憎恨是一个伟大的感情,如果不伟大的人有憎恨就会变成歹毒,她的父亲被迫害死了,她的母亲又嫁给了一个干部家庭,但是这个干部家庭非常坏,都欺负她,她有一种自我保护意识,她自身有一个恨别人的能力在支撑,所以她一开始把一个毛巾从红的染成黑的,这是选了一种非常强烈的色彩意识。到了部队以后她继续被所有人压抑,但是因为一次偶然的事件——这个人身上有一种返祖现象,身上的体毛很重,有一股味道,所有男演员都在侮辱她、嘲笑她,可是男主角在她最危难的时候帮了她一下。

我觉得这个人物是严歌苓的小说中是很少的,因为她的小说基本上一个人出来了到死都是这样的,但是这个小说有一个转变,一开始是非常精怪的小孩,可是慢慢她就开始奉献了,所以到最后的时候她跟刘峰一起生活,但两个人不是夫妻关系也不是刻骨铭心的爱情,就是一种奉献的情感,从伟大的恨到伟大的爱完成了一种转变,这个人物在严歌苓小说里创造得很好。

任何美的东西都有一点哀愁,禁锢而产生的美才是真的美

宋强:冯小刚导演的同名电影《芳华》,将在9月30日上映,我不知道您看过电影了没有,跟小说相比差别大吗?

严歌苓:这个故事基本上主要情节的设计都在电影里,小刚在拍这个电影的时候大约有3个小时,最后慢慢剪,把原来拍好的结尾给剪掉了。何小曼没有人抱她,舞蹈要托举的,但是这个男生很坏,当面就说这个谁抱,我不要抱她,然后导演说两个男生换一下位置抱,结果都没有人抱,然后导演说我命令你去抱她,刘峰那个时候在修灯,他的腰已经坏掉了,不能跳了,这个时候他就跟导演说我来跳这个双人舞吧,后来就是他把何小曼抱起来跳的。后来他们两个人到中年了,一起到陵园去看烈士,两个人准备搭小火车走了。因为刘峰发生了触摸事件,他从英雄人物一下子被打成了臭流氓,因为他摸的是一个独唱女演员,是很多首长儿子追捧的女演员。只有何小曼非常珍惜他,因为他在没有人碰她的情况下抱了她。她说你还记得吗,我当时去给你送行,其实有一句话要跟你说,刘峰说什么话,她说20多年了我想让你再抱抱我。然后这个电影就结束了,就用字幕打出来,刘峰什么时候去世、怎么样去世,因为后面拍完要3个小时才能放完,所以这个没办法。

这个电影拍得非常美,非常有我们那时的女舞蹈演员的生活,我觉得让现在的青春爱情片的观众们会感觉到很满足的。我们那个时候的爱情是被禁锢的,男女之间的触碰也是禁锢的,由于禁锢而产生的这种美是真的非常美,让人感觉到原来任何情感、任何美的东西都有一点哀愁,被禁锢才更美。

《芳华》,严歌苓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

  • 电影春节档为何让市场信心满满
    随着新春佳节的到来,2018年电影春节档即将开启。节日期间,将有《捉妖记2》《唐人街探案2》《西游记女儿国》《红海行动》《熊出没·变形记》等10部贺岁影片同时上映,市场竞争相当激烈。根据媒体披露的数据:截至2月11日,大年初一的单日预售票房已达3.3亿元,与2015年大年初一的实际票房基本持平。
  • 让“北京中年”感慨的仅仅是流感么
    光明网评论员:今天(2月12日),网络上的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屏社交媒体。这篇文章的作者想必是生活在北京的中年人。《流感下的北京中年》逐日记录了写作者的岳父从流感到肺炎、从门诊到ICU,仅仅29天便与家人阴阳两隔的经历。
  • 人民网三评“直播答题”之三:别让铜臭气息误导“游戏”
    近日,搜狗公司推出搜狗答题助手,用户下载后可以一边参与直播答题,一边搜索答案。有网友评论,“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有这样的作弊神器!”实际上,类似作弊应用还有不少,有的甚至打出广告称“念题目搜答案,只需3秒!
  • “放火保姆”获死刑的警示意义
    2月9日9时30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本院第二法庭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以放火罪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怀旧食品”回归:情怀变现离不开创新加持
    在北冰洋汽水、稻香村炸串、袋淋等承载70后、80后童年记忆的食品纷纷回归之后,另一款产自北京的摩奇饮料近日也高调起死回生。
  • 饶宗颐辞世:得预流果,得大自在
    光明网评论员:昨天(2月6日)凌晨,香港大学荣休教授饶宗颐先生辞世,享年101岁。饶先生1917年出生于广东潮州,字伯濂、伯子,号选堂,又号固庵,是中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经学家、教育家和书画家。
  • 选择性屏蔽父母,或许也是成长
    近日,腾讯发布《朋友圈年度亲情白皮书》显示,52%年轻人的朋友圈屏蔽了父母,从多家媒体跟进的情况来看,有人从这一数据中看出了亲子关系之“痛”,提出了“52%年轻人朋友圈屏蔽父母,谁之过?”之类的问题,还有人建议“尽孝,从朋友圈不再屏蔽父母开始”。
  • 春运的变化是社会进步的微缩景观
    春运已经正式拉开大幕。据相关机构预计,在接下来的40天内,返乡和旅游人数规模将首次突破30亿人次。春运,这场被称为一年一度全球最大的人口迁徙运动,仍在继续刷新纪录。
  • 莫让私教课乱象搅混了健身行业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岁末年初,城市里的各类健身房又开始了办卡圈钱的“战争”。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的人们再去健身房锻炼,似乎越来越不受待见了。
  • 境外航空纠纷为什么爱用民族叙事陪绑
    继东京成田机场唱国歌之后,中国游客在境外机场又有一场新表现。日前,伊朗首都德黑兰遭遇数十年来最大的一次降雪,28日,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和梅赫拉巴德机场都被迫关闭,国际、国内几乎所有航班取消,不少中国乘客滞留。
  • 农村受冻的孩子何以成了圈募的套路
    今天(1月30日)又有媒体报道了一所山区小学——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四棵树乡华庄村小学学生在学校被冻伤的事。看来,围绕“冰花男孩”的“消费”刚刚落定,“爱心人士”又得琢磨数钱的事了。不过,这一次,且慢动作。
  • 白银供需吃紧 银价却被低估
    银价去年上涨17.3%,为2011年以来首度上涨,标志了一个重要的转折。根据白银协会(Silver Institute)统计,去年银价上涨主因是投资人在避险需求下购买了1,461吨的ETF白银产品,实体供需上也同时出现了643吨的供给缺口。
  • 乐见知识成“偶像”
    国产综艺节目在消耗掉舶来品的输血能量后,正在慢综艺、文化等类型中寻找新的节奏,向内修炼创新生产能力,舆论将其称为“清流”。此前,这种尝试已经初见成效,泛文化类的综艺节目《中国诗词大会》《国家宝藏》等,将来自传统文化宝库中的“活水”注入综艺节目的创作当中,获得了口碑和收视率的双赢。
  • 别让“毒动画”侵袭孩子无瑕的心灵
    身材火辣的成人版米老鼠、绑架凌虐小马宝莉、打碎艾莎的骨头……这些被暴力色情二次“浸染”的动画片,不仅“辣眼”,更“堵心”。近日,网络热传的“儿童邪典视频”已被相关部门查禁。
  • 美国对中国产品垒高关税意欲何为
    今天(1月23日)有媒体报道说,特朗普政府22日批准了对进口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征收高关税,最高税率分别为50%和30%。据说此举目的在于保护美国国内的太阳能板和洗衣机生产商不受到所谓的近来激增的廉价进口品冲击。
  • 胡少江:对中国2017年经济资料的另类解读
    昨天(18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7年经济增长的初步资料。根据中国官方统计,去年国民生产总值首次突破80万亿元,同比增长6.9%,超过了年初6.5%的预期。
  • 帮扶好村医,打通医疗“最后一公里”
    2018年1月18日,平安好医生联合《胡润百富》发布首届中国好医生榜,来自全国的近6000位优秀医生上榜,同时,平安好医生宣布启动面向1万名村医的“乡村好医生帮扶计划”,以“名医+村医”模式,改善城乡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现状、推动乡村医疗服务和人才建设升级。(1月19日《新闻晨报》)
  • “飞行模式”解禁更考验管理水平
    在国内航空公司的飞机上不能用手机将成为历史。今后,坐飞机时,“飞行模式”终于派上用场,手机看视频、图片等操作会带来更多便利。在有WIFI的航班上,还可尝试下单购物、支付。东方航空、海南航空分别宣布,即日起允许乘客在空中使用手机,但需设置为“飞行模式”,关闭蜂窝移动通信功能。
  • 警惕机遇背后的“黑天鹅”“灰犀牛”
    “机遇抓住了就是良机,错失了就是挑战。”日前,署名为“宣言”的《紧紧抓住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一文,以令人振奋的笔触向读者描绘了一个伟大时代的到来,引发众多网友热情跟帖。同时,文章也以冷静的史笔提醒人们,在抓住历史机遇的同时,也要警惕“黑天鹅”“灰犀牛”。
  • 美智库:中国会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吗?
    美国智库詹姆斯顿基金会最新一期《中国简报》中题为“不断演进的中国核战略:中国会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吗?”的文章猜测,随着解放军火箭军持续增强的导弹力量,中国核战略的意图存在高度不确定性,中国国内也有争论未来应否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 2016 hrh.org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7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