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我们是谁”刷屏,重负下的集体疗伤

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家家都有不堪的重负,所以大家都来重复模仿一下“我们是谁”,在生活的重负下抵消抑郁与不开心。

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家家都有不堪的重负,所以大家都来重复模仿一下“我们是谁”,在生活的重负下抵消抑郁与不开心。

这几天,朋友圈被各种版本的“我们是谁”刷屏了。随后,各路观众把吐槽精神发挥到极致,纷纷推出了各自的“我们是谁”版本。“我们体”因此广为流行,但能流行多久,无解。

追根溯源,“我们体”来自美国,作者是艾丽·布罗什(Allie Brosh),还是一位80后美女。布罗什为何要创作“我们体”漫画,原来她患有抑郁症,是想通过画漫画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并治疗和缓解自己的抑郁症。

最初,漫画作为一种内心体验和释放自己内心的窗口,的确缓解了布罗什的抑郁症。她的漫画也结集为《夸张与一半》出版。其实,早在童年时期,布罗什就患上了抑郁症,并且通过不断搬家等方式来自我治疗。不过,到后来,画漫画和发表作品似乎对治疗她的抑郁症效果也不好了。于是,她宣布写一本新书,叫做《解决方案和其他问题》,试图进一步对抗抑郁症。

抑郁不是抑郁症

需要明确的是,抑郁是一种负面情绪,也就是不开心、不愉快、不痛快、不高兴,是多侧面的心境不佳,如悲伤、苦恼、沮丧、郁闷、消沉等。这是每个人在一生中任何时候都会产生的某种心境体验。对一些人来说,这就像流行感冒,甚至不用药,好好休息,过几天就会好转。然而,抑郁症则是一种严重的心理疾病,与抑郁的重要区别就在于抑郁持续的时间长短和症状的严重程度。

此外,抑郁和抑郁症在症状的复杂性上也有区别。抑郁症往往伴有明显的躯体性症状和心理症状,如持续的顽固失眠、多种心理行为异常,同时体重、食欲和性欲下降,全身多处出现难以定位的功能性不适和疼痛,检查时又无异常,但是抑郁一般只是难过、消沉等。显而易见,与抑郁症比较起来,抑郁还是一种“轻松”的状态。而且,人们会自然而然追随自然的变迁,如在暴雨连绵和风雨如晦的日子里产生抑郁,因为大脑中的快乐物质多巴胺、血清素(五羟色氨)、内啡肽分泌减少。

尽管有专业人士认为抑郁症是可治疗的,但也有人认为抑郁症到现在也弄不清发病原因和病理机制,因而治疗是困难的。不过,在对待抑郁症上意见比较一致,就是通过自我疗伤来排解,而且,这样的行为有很多,有的专业书籍列出了20多种方法,如找些事情做,散步、下棋、骑脚踏车、阅读等,以转移注意力;从记忆中寻找快乐,找朋友倾诉,加以发泄;大哭一场,尽情流泪;运动,如果平日就有运动的习惯,不妨试着耗尽全身力气;涂鸦,以写字或画画来抒发感受;搬家或换工作,改变环境;养宠物等。

看来,布罗什就是这么做的,涂鸦不仅转移了注意力,也让她获得了世界声誉,部分缓解了抑郁症。

“我们体”疗伤心灵

布罗什敢于坦承自己遭受抑郁症的折磨,尝试用不同的方法来治疗抑郁症是一种勇敢的生活态度,也正是这种态度让“我们体”流行全球。不过,“我们体”在世界流行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它拨动了所有人的心弦。比尔·盖茨也很欣赏“我们体”,不仅购买了《夸张与一半》,而且写了书评,还推荐给夫人梅琳达,称这是一本深藏着“令人开怀的惆怅”和“令人捧腹的忧伤”的、有趣而坦率的回忆录。

对于多数人而言,世上哪来那么多“岁月静好”,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家家都有不堪的重负。所以,大家都来重复模仿一下“我们是谁”,在生活的重负下抵消不开心。至少在自嘲的时候,换得一丝轻松和片刻解脱,也是在应对自己的短暂抑郁。这也是布罗什的“我们体”深得人心和流行的原因。而且,《夸张与一半》所创造的“我们体”的很多内容不仅让人沉思,还能让人捧腹大笑,这或许是对人们生活的最大贡献。

至于布罗什以及其他患抑郁症的人,我们当然要祝福他们早日康复。但正如布罗什自己认识到的,“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永远不要试图一劳永逸地帮她(患者)解决这个问题。你想帮忙可以理解,但抑郁症作为一种疾病,目前还没有根治措施。有时候你的‘帮忙’对抑郁症患者来说是种压力,因为他们会为了不让你失望,而假装自己好多了。”

  • 微信红包抢万元,要杜绝指尖上的违规
    有关部门如果都能像湖北省纪委政策法规研究室那样,明确党员干部收、发红包的注意事项,就能让更多的党员干部时刻保持清醒,让更多的党员干部多一些思索,不再随心所欲,恣意妄为。
  • “节后综合征”也是“作风病”
    春节七天长假已经结束,不少机关事业单位的小伙伴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不过不少人反映,节后第一天工作打不起精神,整个人还沉浸在春节的慵懒之中。对于这种没精打采的工作状态,不少人称之为“节后综合征”。
  • 电影春节档为何让市场信心满满
    随着新春佳节的到来,2018年电影春节档即将开启。节日期间,将有《捉妖记2》《唐人街探案2》《西游记女儿国》《红海行动》《熊出没·变形记》等10部贺岁影片同时上映,市场竞争相当激烈。根据媒体披露的数据:截至2月11日,大年初一的单日预售票房已达3.3亿元,与2015年大年初一的实际票房基本持平。
  • 让“北京中年”感慨的仅仅是流感么
    光明网评论员:今天(2月12日),网络上的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屏社交媒体。这篇文章的作者想必是生活在北京的中年人。《流感下的北京中年》逐日记录了写作者的岳父从流感到肺炎、从门诊到ICU,仅仅29天便与家人阴阳两隔的经历。
  • 人民网三评“直播答题”之三:别让铜臭气息误导“游戏”
    近日,搜狗公司推出搜狗答题助手,用户下载后可以一边参与直播答题,一边搜索答案。有网友评论,“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有这样的作弊神器!”实际上,类似作弊应用还有不少,有的甚至打出广告称“念题目搜答案,只需3秒!
  • “放火保姆”获死刑的警示意义
    2月9日9时30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本院第二法庭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以放火罪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怀旧食品”回归:情怀变现离不开创新加持
    在北冰洋汽水、稻香村炸串、袋淋等承载70后、80后童年记忆的食品纷纷回归之后,另一款产自北京的摩奇饮料近日也高调起死回生。
  • 饶宗颐辞世:得预流果,得大自在
    光明网评论员:昨天(2月6日)凌晨,香港大学荣休教授饶宗颐先生辞世,享年101岁。饶先生1917年出生于广东潮州,字伯濂、伯子,号选堂,又号固庵,是中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经学家、教育家和书画家。
  • 选择性屏蔽父母,或许也是成长
    近日,腾讯发布《朋友圈年度亲情白皮书》显示,52%年轻人的朋友圈屏蔽了父母,从多家媒体跟进的情况来看,有人从这一数据中看出了亲子关系之“痛”,提出了“52%年轻人朋友圈屏蔽父母,谁之过?”之类的问题,还有人建议“尽孝,从朋友圈不再屏蔽父母开始”。
  • 春运的变化是社会进步的微缩景观
    春运已经正式拉开大幕。据相关机构预计,在接下来的40天内,返乡和旅游人数规模将首次突破30亿人次。春运,这场被称为一年一度全球最大的人口迁徙运动,仍在继续刷新纪录。
  • 莫让私教课乱象搅混了健身行业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岁末年初,城市里的各类健身房又开始了办卡圈钱的“战争”。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的人们再去健身房锻炼,似乎越来越不受待见了。
  • 境外航空纠纷为什么爱用民族叙事陪绑
    继东京成田机场唱国歌之后,中国游客在境外机场又有一场新表现。日前,伊朗首都德黑兰遭遇数十年来最大的一次降雪,28日,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和梅赫拉巴德机场都被迫关闭,国际、国内几乎所有航班取消,不少中国乘客滞留。
  • 农村受冻的孩子何以成了圈募的套路
    今天(1月30日)又有媒体报道了一所山区小学——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四棵树乡华庄村小学学生在学校被冻伤的事。看来,围绕“冰花男孩”的“消费”刚刚落定,“爱心人士”又得琢磨数钱的事了。不过,这一次,且慢动作。
  • 白银供需吃紧 银价却被低估
    银价去年上涨17.3%,为2011年以来首度上涨,标志了一个重要的转折。根据白银协会(Silver Institute)统计,去年银价上涨主因是投资人在避险需求下购买了1,461吨的ETF白银产品,实体供需上也同时出现了643吨的供给缺口。
  • 乐见知识成“偶像”
    国产综艺节目在消耗掉舶来品的输血能量后,正在慢综艺、文化等类型中寻找新的节奏,向内修炼创新生产能力,舆论将其称为“清流”。此前,这种尝试已经初见成效,泛文化类的综艺节目《中国诗词大会》《国家宝藏》等,将来自传统文化宝库中的“活水”注入综艺节目的创作当中,获得了口碑和收视率的双赢。
  • 别让“毒动画”侵袭孩子无瑕的心灵
    身材火辣的成人版米老鼠、绑架凌虐小马宝莉、打碎艾莎的骨头……这些被暴力色情二次“浸染”的动画片,不仅“辣眼”,更“堵心”。近日,网络热传的“儿童邪典视频”已被相关部门查禁。
  • 美国对中国产品垒高关税意欲何为
    今天(1月23日)有媒体报道说,特朗普政府22日批准了对进口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征收高关税,最高税率分别为50%和30%。据说此举目的在于保护美国国内的太阳能板和洗衣机生产商不受到所谓的近来激增的廉价进口品冲击。
  • 胡少江:对中国2017年经济资料的另类解读
    昨天(18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7年经济增长的初步资料。根据中国官方统计,去年国民生产总值首次突破80万亿元,同比增长6.9%,超过了年初6.5%的预期。
  • 帮扶好村医,打通医疗“最后一公里”
    2018年1月18日,平安好医生联合《胡润百富》发布首届中国好医生榜,来自全国的近6000位优秀医生上榜,同时,平安好医生宣布启动面向1万名村医的“乡村好医生帮扶计划”,以“名医+村医”模式,改善城乡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现状、推动乡村医疗服务和人才建设升级。(1月19日《新闻晨报》)
  • “飞行模式”解禁更考验管理水平
    在国内航空公司的飞机上不能用手机将成为历史。今后,坐飞机时,“飞行模式”终于派上用场,手机看视频、图片等操作会带来更多便利。在有WIFI的航班上,还可尝试下单购物、支付。东方航空、海南航空分别宣布,即日起允许乘客在空中使用手机,但需设置为“飞行模式”,关闭蜂窝移动通信功能。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 2016 hrh.org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7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