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ARM也喊停,这对华为影响有多大?

技术无疆,但偏偏遇上有人造墙。

昨天(5月22日)下午,ARM中国的公关直接电话虎嗅,表示原定于6月初在深圳举行的新产品(AI相关)发布会被通知“取消”,而且也没有延后举行的具体计划。

在挂断电话之后,我的内心其实已经有了最坏的设想。

果不其然,就在昨晚7点多,BBC直接拿到了ARM的内部通知文件:因为包含来自美国的技术,ARM(英国)已经要求员工“停止所有与华为及其子公司正在生效的合约、支持及未决约定”。

看到这条新闻之后,虎嗅也向ARM中国相关人士了解到了部分情况——ARM中国的新产品发布会取消,同样是因为来自英国母公司的压力,显然是想彻底避嫌。

华为在晚些时候也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

我们重视与合作伙伴的密切关系,但也认识到他们中的一些由于政治动机的决定而承受的压力。我们相信这一令人遗憾的局面能够得到解决,我们的首要任务仍然是继续向全球客户提供世界一流的技术和产品。

至此,ARM彻底暂停与华为合作已成定局。但我们到底应该怎么看这件事?

一、ARM是什么样的存在?

对于少数人来说,ARM的名字并不陌生,毕竟这是一家凭借自身技术助推整个智能手机时代的公司。

ARM公司的拳头产品就是“ARM处理器”,它的特点是采用RISC(精简指令集,相对于PC使用的CISC复杂指令集而言),通过对计算机底层运行的精简,让整个处理器更加高效。这也让其在电源有限、移动使用的智能终端时代,成为了最优的选择。

当然,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ARM公司自己的运行机制——ARM自己不销售实体产品,而是只销售技术授权,从最基础的指令集,再到特定的Core设计,甚至是后续的处理器优化魔改,都有专门的技术授权项目。

这种模式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发明,某种程度上堪比台积电的晶圆代工业务,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是大幅降低了移动端处理器的进入门槛。

设计芯片可不是什么轻松好玩的事情,且不说如何招揽足够多的人才进行前沿技术研发,还有就是一次就可能耗资上千万的的流片、测试,最后还有软硬件的兼容、优化等等。

但是由于ARM的存在,手机处理器厂商的负担一下子就轻了下来,因为它们不再需要去进行风险最高的处理器底层开发,而是可以直接从ARM手中买来授权,然后拿着这份授权去到自家晶圆厂或者别家晶圆代工厂,利用ARM给的芯片设计资料“快速(相较于自研芯片而言)”生产出自己所需要的CPU、SoC等芯片。

而且这种模式其实也压力重重,ARM同样需要背负整个生态对于处理器性能进展的期待,假如想要赚取更多的营收,也只有进一步将ARM生态做大一条路。这毫无疑问是一家值得敬佩的公司(说ARM躺着收钱的媒体都可以回去洗洗睡了)。

其二,是ARM的授权机制,保证了整体生态的秩序,维护了软硬件生态的良好兼容。

不同于PC时代的X86架构,ARM的RISC架构其实演进的幅度一直很大,在庞大的性能需求面前,ARM的指令集已经进行了十多次的演进。如果想要把一个处理器的硬件性能充分发挥出来,那么软件系统必须对这些指令集进行良好的支持。

也正是因为ARM的存在,整个ARM处理器的指令集演进节奏一直被控制的很好,系统既不需要频繁地去适应新的指令集,又能更深层次地去对指令集进行优化。

至于ARM为什么现在也“翻脸不认”华为,究竟现有的ARM处理器中包含多少来自美国的技术?截至发稿虎嗅也未能从相关人士处得到说法。但相信还是受到了来自美国政府的直接压力。

套用任正非前天接受采访时的一句回答:“美国是法制国家,美国企业不能不遵守法律,实体经济要遵守法律。媒体也不要老骂美国企业,大家多为美国企业说话,要骂就骂美国政客。”

二、ARM中国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去年5月份,虎嗅曾对ARM中国合资公司的成立做过专门的报道(《中国芯第一次“突围战”》)。

此前流出的ARM中国集资PPT

这家合资公司最大的亮点就在于中方投资者占股51%,ARM占股49%,且直接接管了ARM在中国境内的所有业务。

此前流出的ARM中国集资PPT

可惜的是,管理主导权并不等于整体技术的转让。在当时流出的一份ARM中国集资PPT中,就明确地展示了ARM中国和ARM英国母公司以及中国客户之间的授权关系:ARM英国母公司先行对ARM中国公司进行授权,随后ARM中国才可以对中国客户进行授权,这个顺序并不能打乱。

考虑到现在ARM英国母公司已经下发通知暂停合作,ARM中国子公司是没有办法跨过英国母公司的允许,对华为进行相应技术授权的。

略有深意的是,ARM中国的成立其实与海思崛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一来华为的智能手机持续快速成长,二来华为本身在整个通信领域就是龙头,现在更是已经研发出了鲲鹏920这样的ARM服务器CPU。专门建立一个中国子公司无疑会让双方的合作更加方便。

三、华为会遭受到多大的影响?

客观地说,应该比大部分人想的都大。

根据ARM自己的财报,2018财年中国区的销售额占了ARM全球销售额的约20%,而这个数字绝大部分都是华为海思贡献的。

正如我们上文所提到的,ARM对于处理器的授权是多种多样的,但从最底层的基础架构到最终的处理器,主要可以分为这么几档:

1. 首先是处理器的指令集。指令集其实就是ARM处理器的一部分硬件设计逻辑,也是整个ARM处理器最基础的部分。你可以把现实中的CPU看成一个电灯,指令集就是一份详细的说明书。假如你足够强大,你也可以按着说明书来自行造“灯”。只要你按照指令集来做处理器,那么你就一定能够找到兼容的系统,并且最终在生态的帮助下实现应用。

2. 其次是Core“核心”的授权。因为指令集还是太基础,所以ARM也会提供实际的处理器设计图纸给客户。例如最新的Cortex-A76、Cortex-A55。这些设计图纸是已经能够直接提供给晶圆厂投入生产的级别。

3. 最后是要对ARM处理器改进、调整的授权。例如华为、高通、三星,各自其实都对ARM处理器有一定的技术积累,都会选择在ARM上研发新处理器,甚至是架构阶段就参与进去,进行自己的处理器优化,这也是为什么现在高通、三星对于自己SoC芯片中核心的称呼中没有了ARM自己代号的原因。

根据现有的信息,华为很可能已经获得了ARMv8指令集的永久授权。换言之,华为至少可以自行研发ARM处理器,并且继续享受到整个生态对于这种指令集的兼容性。

但糟糕的是,还在不断迭代更新的ARM Core授权、以及处理器改进优化、深层次的协作等,肯定都会受到暂停合作的影响。

而从实际的产品层面说,假如接下来美国的相关禁令继续持续,假如华为依旧想要在自家产品上保持芯片足够的竞争力,那么华为实际上就要完成原来“ARM+竞争对手”的工作量。要知道,前者可是一家在RISC处理器领域深耕了快30年、拥有超过6000名员工的老牌半导体公司。

华为海思大概率很难一下子承受如此之大的挑战。

不过前几个月已经曝光、坊间传闻下个月就将发布的麒麟985处理器很可能不会受太大影响,毕竟按照半导体行业通常的研发时长计算,麒麟985应该早已进入了大规模流片的阶段。至于排在985之后的麒麟990,目前则没有足够的信息量拿来判断影响程度。

但可以肯定的是,麒麟990之后的项目都将遭遇不小的麻烦。更不要提像服务器处理器、基站芯片这些华为自家芯片正在涉及的新领域了。

四、个人看法及总结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个人觉得ARM暂停合作倒不算最严重的。

就拿手机SoC芯片来说,华为的麒麟980其实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性能、通信能力、能耗),而且我们现在正处于4G网络继续大范围普及,5G推广还在持续进行中的空档期。而智能手机本身的性能也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缓的发展期,要是真的想拿麒麟980将就用一两年也不是不可以。

相比之下,芯片的生产要要命得多。麒麟980的出色一定程度上也要归功于台积电的7nm制程工艺,目前国内的晶圆厂稳定量产水平最高还停留在14nm左右。做一个简单的算法,工艺差2倍,面积就要大4倍(工艺是边长,面积需要平方),功耗和发热也要同步上涨。变“胖”之后的麒麟980,那是绝对如何都塞不进你现在的手机的。

毫无疑问,今天国内肯定又会因为ARM的暂停合作掀起一波“自主创新”的呼声,但也正是这个时候,我们反而有必要再返回头去读读任正非前天采访时说过的两段话:

为什么不洗一个“冷水澡”呢?我认为,我们最重要的是要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口号满天飞,最后打仗时不行也没用,最终要能打赢才是真的。

自主创新作为一种精神是值得鼓励的,站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创新才是正确的。但是我们要看到,科技创新是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的,比如我们的海思并非从源头开始自主创新,也给别人缴纳了大量知识产权费用,有些是签订了交叉许可协议,有些协议是永久授权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别人的基础上形成了我们自己的创新。

因为半导体真的是一个不得不“全球化”的行业。

图片来自:摩尔精英

光是2017年,整个半导体产业的总产值就高达4300亿美元,随之催生的电子产业更是高达1.5万亿美元。这还不算半导体行业居高不下的材料费用和研发投入。

在如此高速迭代而竞争激烈的前沿科技行业,一味追求自主创新,那或许才是最糟糕的结果。

文章来源李赓授权虎嗅网发表,文章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0653.html

  • 【社论】垃圾分类:多一些耐心多一些自觉
    7月1日起,即将正式实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规定,个人混合投放垃圾,最高可罚200元;单位混装混运,最高则可罚5万元。垃圾分类,市民准备好了吗?
  • 身份证照片自拍的前提是真实
    据媒体报道,日前,安徽省公安厅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透露,该省正式推出的身份证人像智能采集系统中,公众可根据需要选择现场拍、自助拍、手机拍、提前备等多种方式,现场采集或线上上传本人满意且验证合格的人像信息,拍出“最美证件照”。身份证照片可自拍上传,迅速登上热搜。
  • 格力手撕奥克斯,“同行举报”让消费者获益
    6月10日,格力电器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实名举报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称部分产品与其宣传、标称的能效值差距较大。
  • 只让“毕业生代表”参加,这是谁的毕业典礼?
    6月8日,苏州大学发布《关于举行苏州大学2019年毕业典礼的通知》,其中对于出席典礼的学生的规定,不是全体2019届毕业生,而是“2019届毕业生代表”,引发舆论热议。
  • “不收现金就不是受贿”纯属自欺欺人
    招商引资是地方政府加快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然而,却有干部把它当作了自家的“摇钱树”,做起自己的“生意”。
  • 关了自家的门,堵了大家的路(钟声)
    法国科学家巴斯德有句名言:“科学无国界,它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是照亮世界的火把。”然而,一些美国政客却要背道而驰:仿佛科学的边界任由他们划定,创新的成果只能由他们独享。
  • 非遗传承的生命力在于“表达”
    本周六是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眼下正是非遗传承的好时代。
  • 推行垃圾分类 践行绿色发展
    垃圾分类看似事小,但“利民之事,丝发必兴”。
  • 狱内月消费七千却不交全罚金,也能减刑?
    近日,据澎湃新闻报道,继2017年11月获减刑7个月后,贾玉山再次获得减刑。公开资料显示,贾玉山系宝源丰公司原董事长,被指违反防火规范要求建设厂房,2013年6月3日发生重大火灾,造成121人死亡、76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82亿元。
  • 韩国国青脚踩奖杯,赢了比赛输了职业道德
    据新京报报道,“熊猫杯”5月29日收官,中国国青队3场连败垫底。更令中国球迷堵心的是韩国球员在庆祝夺冠时的踩踏奖杯行为。
  • 中青报:酒店偷拍,追责容易维权难?
    随着一起又一起民宿酒店偷拍事件的发生,公众对隐私泄露的恐慌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这不仅涉及隐私权,更涉及基本的安全权,自然刺痛人们的敏感神经。
  • 新华网评:用数字之光照亮美好未来
     当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在贵阳拉开帷幕时,一场“高配”的数字之旅也随之开启。最新大数据前沿技术、领先应用成果、未来科技皆是最吸睛的焦点。数字之光“点靓”我们的现实生活,也照亮美好未来之路。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新技术,占据创新制高点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在新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空间技术等颠覆性、战略性技术上占据制高点,需要下好“先手棋”。
  • “儿童用品存重大缺陷”监管不能缺位
    本来是为了让孩子们在床上玩耍或者是睡觉的时候更加的安全,很多的家长就从网络上购买了所谓的“护娃神器”,也叫儿童床护栏,把它安装在床边上。没有想到的是这类“护娃神器”,不但没有保护好孩子,还存在着比较大的安全隐患,甚至造成了一幕幕的悲剧。
  • 方兴东:AI治理,中国该如何积极有为
    “人工智能”(AI)在时下的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已经成为最热的词汇之一。人工智能越来越多地应用,标志着互联网革命真正进入深水区,将给整个人类社会发展带来深刻的革命。最近,AI治理成为全球最大的热点问题。
  • 人均负债12万?谣言背后谁在对90后进行平均化
    最近,不少自媒体账号转发了一篇题为《假精致,榨干了多少年轻人》的文章。文中引用了一组数据:“90后人均负债12.79万元,是月收入的18.5倍。”
  • 人民网评:历史的河流上,华为将成为一个生动坐标
    5月21日,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谈话,受到无数网友激赏:“大家,大气,大格局”,不少网友更是直言被“实力圈粉”。
  • 新华网评:牢记当年“为什么要出发”
     “我们要饮水思源,不要忘了革命先烈,不要忘了党的初心和使命,不要忘了我们的革命理想、革命宗旨,不要忘了我们中央苏区、革命老区的父老乡亲们。
  • 景区让利优惠不应止于旅游日
    5月19日是第九个“中国旅游日”。为迎接“中国旅游日”的到来,全国各地文化和旅游部门以“文旅融合,美好生活”为主题,举办了多项主题活动,推出了景区降价优惠、旅游扶贫助残、对先进群体实施旅游奖励等5大类3500多条旅游利民惠民措施。
  • 社评:是时候放弃对美国的各种幻想了
    美国全面抛弃商业原则,不讲法律,直接动用行政权力对华为采取野蛮行动,这可以被视为对中国在经济科技领域的某种宣战。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