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下载

ARM也喊停,这对华为影响有多大?

技术无疆,但偏偏遇上有人造墙。

昨天(5月22日)下午,ARM中国的公关直接电话虎嗅,表示原定于6月初在深圳举行的新产品(AI相关)发布会被通知“取消”,而且也没有延后举行的具体计划。

在挂断电话之后,我的内心其实已经有了最坏的设想。

果不其然,就在昨晚7点多,BBC直接拿到了ARM的内部通知文件:因为包含来自美国的技术,ARM(英国)已经要求员工“停止所有与华为及其子公司正在生效的合约、支持及未决约定”。

看到这条新闻之后,虎嗅也向ARM中国相关人士了解到了部分情况——ARM中国的新产品发布会取消,同样是因为来自英国母公司的压力,显然是想彻底避嫌。

华为在晚些时候也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

我们重视与合作伙伴的密切关系,但也认识到他们中的一些由于政治动机的决定而承受的压力。我们相信这一令人遗憾的局面能够得到解决,我们的首要任务仍然是继续向全球客户提供世界一流的技术和产品。

至此,ARM彻底暂停与华为合作已成定局。但我们到底应该怎么看这件事?

一、ARM是什么样的存在?

对于少数人来说,ARM的名字并不陌生,毕竟这是一家凭借自身技术助推整个智能手机时代的公司。

ARM公司的拳头产品就是“ARM处理器”,它的特点是采用RISC(精简指令集,相对于PC使用的CISC复杂指令集而言),通过对计算机底层运行的精简,让整个处理器更加高效。这也让其在电源有限、移动使用的智能终端时代,成为了最优的选择。

当然,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ARM公司自己的运行机制——ARM自己不销售实体产品,而是只销售技术授权,从最基础的指令集,再到特定的Core设计,甚至是后续的处理器优化魔改,都有专门的技术授权项目。

这种模式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发明,某种程度上堪比台积电的晶圆代工业务,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是大幅降低了移动端处理器的进入门槛。

设计芯片可不是什么轻松好玩的事情,且不说如何招揽足够多的人才进行前沿技术研发,还有就是一次就可能耗资上千万的的流片、测试,最后还有软硬件的兼容、优化等等。

但是由于ARM的存在,手机处理器厂商的负担一下子就轻了下来,因为它们不再需要去进行风险最高的处理器底层开发,而是可以直接从ARM手中买来授权,然后拿着这份授权去到自家晶圆厂或者别家晶圆代工厂,利用ARM给的芯片设计资料“快速(相较于自研芯片而言)”生产出自己所需要的CPU、SoC等芯片。

而且这种模式其实也压力重重,ARM同样需要背负整个生态对于处理器性能进展的期待,假如想要赚取更多的营收,也只有进一步将ARM生态做大一条路。这毫无疑问是一家值得敬佩的公司(说ARM躺着收钱的媒体都可以回去洗洗睡了)。

其二,是ARM的授权机制,保证了整体生态的秩序,维护了软硬件生态的良好兼容。

不同于PC时代的X86架构,ARM的RISC架构其实演进的幅度一直很大,在庞大的性能需求面前,ARM的指令集已经进行了十多次的演进。如果想要把一个处理器的硬件性能充分发挥出来,那么软件系统必须对这些指令集进行良好的支持。

也正是因为ARM的存在,整个ARM处理器的指令集演进节奏一直被控制的很好,系统既不需要频繁地去适应新的指令集,又能更深层次地去对指令集进行优化。

至于ARM为什么现在也“翻脸不认”华为,究竟现有的ARM处理器中包含多少来自美国的技术?截至发稿虎嗅也未能从相关人士处得到说法。但相信还是受到了来自美国政府的直接压力。

套用任正非前天接受采访时的一句回答:“美国是法制国家,美国企业不能不遵守法律,实体经济要遵守法律。媒体也不要老骂美国企业,大家多为美国企业说话,要骂就骂美国政客。”

二、ARM中国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去年5月份,虎嗅曾对ARM中国合资公司的成立做过专门的报道(《中国芯第一次“突围战”》)。

此前流出的ARM中国集资PPT

这家合资公司最大的亮点就在于中方投资者占股51%,ARM占股49%,且直接接管了ARM在中国境内的所有业务。

此前流出的ARM中国集资PPT

可惜的是,管理主导权并不等于整体技术的转让。在当时流出的一份ARM中国集资PPT中,就明确地展示了ARM中国和ARM英国母公司以及中国客户之间的授权关系:ARM英国母公司先行对ARM中国公司进行授权,随后ARM中国才可以对中国客户进行授权,这个顺序并不能打乱。

考虑到现在ARM英国母公司已经下发通知暂停合作,ARM中国子公司是没有办法跨过英国母公司的允许,对华为进行相应技术授权的。

略有深意的是,ARM中国的成立其实与海思崛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一来华为的智能手机持续快速成长,二来华为本身在整个通信领域就是龙头,现在更是已经研发出了鲲鹏920这样的ARM服务器CPU。专门建立一个中国子公司无疑会让双方的合作更加方便。

三、华为会遭受到多大的影响?

客观地说,应该比大部分人想的都大。

根据ARM自己的财报,2018财年中国区的销售额占了ARM全球销售额的约20%,而这个数字绝大部分都是华为海思贡献的。

正如我们上文所提到的,ARM对于处理器的授权是多种多样的,但从最底层的基础架构到最终的处理器,主要可以分为这么几档:

1. 首先是处理器的指令集。指令集其实就是ARM处理器的一部分硬件设计逻辑,也是整个ARM处理器最基础的部分。你可以把现实中的CPU看成一个电灯,指令集就是一份详细的说明书。假如你足够强大,你也可以按着说明书来自行造“灯”。只要你按照指令集来做处理器,那么你就一定能够找到兼容的系统,并且最终在生态的帮助下实现应用。

2. 其次是Core“核心”的授权。因为指令集还是太基础,所以ARM也会提供实际的处理器设计图纸给客户。例如最新的Cortex-A76、Cortex-A55。这些设计图纸是已经能够直接提供给晶圆厂投入生产的级别。

3. 最后是要对ARM处理器改进、调整的授权。例如华为、高通、三星,各自其实都对ARM处理器有一定的技术积累,都会选择在ARM上研发新处理器,甚至是架构阶段就参与进去,进行自己的处理器优化,这也是为什么现在高通、三星对于自己SoC芯片中核心的称呼中没有了ARM自己代号的原因。

根据现有的信息,华为很可能已经获得了ARMv8指令集的永久授权。换言之,华为至少可以自行研发ARM处理器,并且继续享受到整个生态对于这种指令集的兼容性。

但糟糕的是,还在不断迭代更新的ARM Core授权、以及处理器改进优化、深层次的协作等,肯定都会受到暂停合作的影响。

而从实际的产品层面说,假如接下来美国的相关禁令继续持续,假如华为依旧想要在自家产品上保持芯片足够的竞争力,那么华为实际上就要完成原来“ARM+竞争对手”的工作量。要知道,前者可是一家在RISC处理器领域深耕了快30年、拥有超过6000名员工的老牌半导体公司。

华为海思大概率很难一下子承受如此之大的挑战。

不过前几个月已经曝光、坊间传闻下个月就将发布的麒麟985处理器很可能不会受太大影响,毕竟按照半导体行业通常的研发时长计算,麒麟985应该早已进入了大规模流片的阶段。至于排在985之后的麒麟990,目前则没有足够的信息量拿来判断影响程度。

但可以肯定的是,麒麟990之后的项目都将遭遇不小的麻烦。更不要提像服务器处理器、基站芯片这些华为自家芯片正在涉及的新领域了。

四、个人看法及总结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个人觉得ARM暂停合作倒不算最严重的。

就拿手机SoC芯片来说,华为的麒麟980其实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性能、通信能力、能耗),而且我们现在正处于4G网络继续大范围普及,5G推广还在持续进行中的空档期。而智能手机本身的性能也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缓的发展期,要是真的想拿麒麟980将就用一两年也不是不可以。

相比之下,芯片的生产要要命得多。麒麟980的出色一定程度上也要归功于台积电的7nm制程工艺,目前国内的晶圆厂稳定量产水平最高还停留在14nm左右。做一个简单的算法,工艺差2倍,面积就要大4倍(工艺是边长,面积需要平方),功耗和发热也要同步上涨。变“胖”之后的麒麟980,那是绝对如何都塞不进你现在的手机的。

毫无疑问,今天国内肯定又会因为ARM的暂停合作掀起一波“自主创新”的呼声,但也正是这个时候,我们反而有必要再返回头去读读任正非前天采访时说过的两段话:

为什么不洗一个“冷水澡”呢?我认为,我们最重要的是要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口号满天飞,最后打仗时不行也没用,最终要能打赢才是真的。

自主创新作为一种精神是值得鼓励的,站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创新才是正确的。但是我们要看到,科技创新是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的,比如我们的海思并非从源头开始自主创新,也给别人缴纳了大量知识产权费用,有些是签订了交叉许可协议,有些协议是永久授权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别人的基础上形成了我们自己的创新。

因为半导体真的是一个不得不“全球化”的行业。

图片来自:摩尔精英

光是2017年,整个半导体产业的总产值就高达4300亿美元,随之催生的电子产业更是高达1.5万亿美元。这还不算半导体行业居高不下的材料费用和研发投入。

在如此高速迭代而竞争激烈的前沿科技行业,一味追求自主创新,那或许才是最糟糕的结果。

文章来源李赓授权虎嗅网发表,文章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0653.html

  • 北青报:食品拉动CPI“撞3”调控要多管齐下
    价格变化不仅关乎经济的走势、生产的变化,也影响着民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各个职能部门及地方政府应该加强监控和预报预警,发现变化积极应对,有效调控。特别当其接近乃至达到调控目标的时候,更要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以控制波动幅度继续扩大,确保民众正常生活和经济稳定运行。
  • 人民网评:做和谐相处的好邻居、携手前行的好伙伴
    有一种友谊,可以跨越喜马拉雅的山巅;有一种关系,能够影响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在隆重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后不久,习近平主席的首次出访格外引人瞩目。
  • 愿“绿色盛宴”永不落幕
    以“绿色生活、美丽家园”为主题的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即将落下帷幕。通过这一场持续5个多月的“绿色盛宴”,世界各地的人们记住了生机勃勃的绿色小镇延庆,留下了“绿色印记”,同时也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凝聚了更大的“绿色共识”。
  • 看清“AI算命”的“算钱”真面目
    通过手机上传一张正面照片,给出一些个人信息,短短数秒就能收到面相评分和命运报告,号称“准确率达95%”“能看透你的一生”……最近一段时间,“AI算命”风靡网络,引发关注。
  • 对祖国最深情的告白是奋斗(人民论坛·70华诞·倾听历史的回声)
    新中国70华诞,让这个国庆长假成为人们向祖国表达深厚情感的节日。“我爱你,中国”的由衷礼赞,“奋斗吧,中华儿女”的共同心声,响彻在无数中国人心中,涌动在祖国大地各个角落。
  • “盲盒”玩的是刺激,小心赌博心理伤及自己
    最近,被炒到高价的盲盒玩具走入了公众视线。据某二手交易平台2019年年中公布的官方数据,过去一年平台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的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最受追捧的盲盒泡泡玛特的潘神圣诞隐藏款,价格从59元狂涨至2350元,身价翻了38倍。
  • 用血费用直免服务是对无偿献血的呵护
    经商财政部,国家卫健委决定在全国范围开展无偿献血者及其亲属省内用血费用医疗机构直接减免工作,要全面实现省内血站与用血医疗机构无偿献血者信息互联互通,使医疗机构在费用结算过程中可获取患者及其亲属无偿献血信息,简化手续、精简材料,实行“一个窗口受理、一次性告知、一站式服务”。
  • 美术院校人体写生引争议,暴露了啥
    2000多年前,古希腊街头,竖立起了一座座裸体雕塑;1000多年前,甘肃酒泉,裸体女性画像被绘在了墓壁上。
  • 地铁“女士优先车厢”:歧视远大于保护
    2017年深圳地铁率先设立女士优先车厢,初衷是在地铁公共交通领域倡导进一步关爱女性和尊重女性的风气,进一步提高深圳的文明程度。近日,深圳有多名市民反映女士优先车厢内男性乘客很多,并称地铁女士优先车厢已形同虚设。
  • 人民网评:网络安全,既是防线又是底线
    电信诈骗有哪些套路?智能门锁为何能被轻松刷开?手机远程窃听如何做到的?这些都是人们身边的安全隐患,也是网络时代衍生出的安全问题。
  • 牛肉面价格腰斩 机场餐饮变的不只是价格
    机场通过多元化的服务、商品供应,定义一种新的消费场景,既能最大化满足不同人群的消费体验需求,也可激活价格竞争机制,大大抑制“天价”的生存土壤。
  • 让教师成为让人羡慕的职业
    每年秋天,都是老师们一个学年辛勤耕耘的开始,也是弘扬尊师重教美德的最好时点。
  • 评论:降准不是楼市“盛宴” 楼市调控将继续从严
    近4年来首次“普降+定向”的降准,无疑是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的最佳注脚。
  • 大学生之“大”,不在于大手大脚
    这个量力,不仅是量父母口袋之力,还要量自己未来创收之力。
  • 人脸识别进课堂,有必要吗?
    前几天,一款AI换头术的手机APP,引发公众对于隐私权的集体焦虑,同理,大学课堂滥用面部识别技术也存在隐私被滥用的问题。
  • 答好“开学经济”这道入学试题
    笔记本电脑5000元,手机2000元,衣物2000元,行李箱500元,预备生活费1万元……孩子今年考上大学的湖北籍家长肖先生的购物单上有一长串数字。
  • 是该对“咸猪手”亮出刑法之剑了
    上海检察机关通报,8月26日,上海市铁路运输检察院以涉嫌强制猥亵罪,对犯罪嫌疑人王某某批准逮捕,该案系上海市首例“咸猪手”入刑案件。
  • 飞机餐严重缩水,机票价格应下调
    近日,多位经常乘坐飞机出行的乘客向记者反映,进入8月以来,他们在乘坐国内航班时明显感觉到,无论是经济舱还是公务舱,航空公司提供的餐食质量和服务内容都严重缩水,“大清早7点半的飞机,就发几包小零食对付”“商务舱现在吃的,连塞牙缝都不够”。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用阅读标注城市文化地图
    实体书店,正在成为城市文化的毛细血管,调节着我们的文化呼吸,营造着一个城市的文化气质。
  • 半月谈评论:公交“路怒”,公共安全不能承受之重
     汽车社会里,“路怒”一族正成为都市四处“潜伏”的马路杀手,危及公共安全。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app.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

渝公网安备 500109020007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