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翟天临“人设崩塌”?学术本就不该沦为人设的装

对于“演员学者”或者“学者演员”翟天临来说,这个春节过得像他演过的影视剧剧情一样跌宕起伏。刚在春晚上表演过打假警察的他,转眼自身遭遇“学术打假”。

对于“演员学者”或者“学者演员”翟天临来说,这个春节过得像他演过的影视剧剧情一样跌宕起伏。刚在春晚上表演过打假警察的他,转眼自身遭遇“学术打假”。

就在几天前,关于翟天临的网文还是这种风格:《娱乐圈的真学霸翟天临!短短9个字一张录取通知书,网友炸了!》《翟天临博士后:读书很重要,你了解这位学霸吗?》《优秀的人一直在进步!翟天临才是娱乐圈真正的学霸!》。

还是那些营销号,现在的画风是这样的:《翟天临学霸人设崩塌,论文原作者发声抄袭,博士也不容易啊!》《翟天临学术风波还没完,又被扒出曾擅自大量改戏,不知会编剧!》《学术打假太意外,翟天临高考成绩再被质疑,当年数学仅考19分!》。

回头再来看上边那些励志帖,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当然现在话题已经完全超出了娱乐圈营销号的理解范围,这是一起牵涉两所高校的严肃学术事件。

首先归拢一下已知的“实锤”:

据新京报从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院获得的一份有关“博士学位申请条件”的文件显示,该校录取的博士生在校期间应在国内外公开出版的学术期刊上正式公开发表与本学科相关的至少2篇学术论文,其中应至少有1篇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但现在各数据库查不到署名“翟天临”的学术论文。

目前能找到的两篇署名“翟天临”的文章,都没有发表在国家认可的学术刊物上。其中一篇《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经查重发现,文字综合复制比为39.4%。原文作者黄立华谴责,“我十几年前(发表的论文),被其整段整段抄袭,事实胜于雄辩”。

四川大学官网将翟天临列入“学术不端案例”公示栏。

在此风波之前,北京电影学院授予翟天临博士学位,北京大学录用翟天临为博士后。现在舆论沸沸扬扬,两所大学却默不作声,这显然是不合适的。当大学决定录用或者录取一个名人的时候,本就应该意识到“舆论风险”。因此按道理来说,录取工作应该更严格、更谨慎,但事实经常是相反的。

有的粉丝为翟天临鸣不平,说大家捡软柿子捏,“敢不敢问问你们市长县长的文凭怎么来的?”这话说对了一半,确实有些官员的学历经不起推敲。

比如深圳市前副市长许宗衡,接受调查后被发现是美国国际东西方大学工商管理硕士,这是一所野鸡大学。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东窗事发后,档案中的“北京大学函授毕业证书”和“北京大学法学学士学位证书”被发现是街头小贩处买来的,北大还为此澄清过。

但是“酱缸理论”不能成为一些人遮羞布。而且胡长清的北大证书尚且是买的,翟天临晒的北大录取通知书却是真的,如果系弄虚作假而来,足见其“能量惊人”。官员的学历腐败要打,演员的学术造假疑云也要查。不过这两个群体的学历问题确实有值得反思的共性。

过去是学而优则仕,现在是仕而优则学,演而优则学,各行各业“优”了之后都会“学”。通俗地说,一个“成功人士”很容易搞到高学历。这就是“赢家通吃”。所以我们见到了大量的“学者型官员”、“学者型企业家”、“学者型演员”。如果他们真的是在本业之余还能从事学术研究,那自然是值得钦佩的。但许多“学者型”人物的学术能力恰恰只体现在履历中。比方说,翟天临不是唯一一个喜欢塑造学霸人设的演员明星,但几乎从来没人关心他们在“学”上到底有何成就,如果没有,提它作甚?

当学术沦为包装人设的道具,当“学者”沦为一个附庸风雅的形容词,真可谓斯文扫地。如果一个人无心向学,利用旁门左道的手段搞来再辉煌的学历,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是“学者型”人物需要思考的,更是向他们颁授学历证书的学术机构应该思考的。因为当学历证书为一些人装点门面的时候,损毁的是学术机构的声誉,可叹有些高等学府还觉得为名人涂脂抹粉是光荣的。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