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三谈洗稿拆书:天下何人不“窃书”

媒体和自媒体在当下的环境中,本身就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上周在《内容创业洗稿,知识付费拆书》以及《再谈拆书:罗振宇抢了谁的饭碗》两篇文章中对洗稿、拆书两种现象进行过一些论述。

当时我把“洗稿”、“拆书”两件事情划等号放在一起,认为现在的知识付费做的事情和洗稿差不多,它利用了现在出版社不懂营销、不懂传播的缺点,对书籍进行二次加工,甚至媒体化传播、经验化解读。

我当时还说,知识付费靠“拆书”抢了传统媒体和出版社的生意。

出版社、媒体被人拆书,归根究底是因为自己不争气,有好好对内容进行包装,再加上所谓的“体制问题”,没办法展开创新。

知识付费平台拆书,还是因为懂营销、懂产品,会做产品迭代和定价策略,产品形态比媒体做得更好,但它们因为出版政策门槛,没办法取代出版社。

媒体和出版社的从业者很容易站在道德高地上,觉得洗稿、拆书都是“盗窃”行为,进而抱怨媒体环境、出版环境,躺在情绪之中从不展开反思。

这次“呦呦鹿鸣”洗稿财新的事件,又是这个话题。

坦率说,我也曾经极度鄙夷洗稿者,每次出现类似公众号“呦呦鹿鸣”的争议时,都会站在原创者的一边。

到今天,我对此更释怀了。甚至想说一句,天下何人不“窃书”。

之前和朋友吴耀谦在微博上讨论过“拆书”这个话题。

我说自己那天写的公司分析稿,核心观点和核心数据其实都来自于长江证券几篇报告,我自己本身只是加工者,进行了媒体化的表述而已,其实和“拆书”没什么区别。

他当时提到,没有信息增量和理论增量的时候,其实都是在洗稿、拆书。

从这个维度来看,国内真的没几家不洗稿拆书的媒体,甚至是传统媒体。

以我知道的案例是,某家生活类杂志,记者往往是大段大段“抄书”,来表达某种观点,传递生活态度。传统媒体在撰稿过程中经常操作的另一种手段是,大段大段“抄论文”。这种“抄”甚至还有技巧。明明引用了1000字,可能只会标出200字,其他的内容全靠转换表述的方式进行表达。

这并不妨碍这家媒体成为中国最好的杂志媒体,它的销量是全国最好的,内容质量是全国最高的。它还诞生了一批最有名气,至今也还活跃在文化界的公共知识分子。

“大象公会”这种传统媒体人出来办的、公众喜闻乐见的自媒体也是如此。各种考据,无非是作者大剂量阅读了书籍、论文,再根据这些书籍、论文进行二次创作及表述。早期也的的确确在一些引用规范上没做到,导致别人说抄袭。但你能说人家不牛逼么?你能说“大象公会”没价值么?

同样是自媒体,凭什么“大象公会”早年间不规范引用时抄书你说它牛逼。到了“呦呦鹿鸣”这里不规范抄书你就说它道德有问题。

人还是不能太双标。

我再就坡下驴提几个问题。

1、媒体引用财报、研报的内容,是不是需要给企业、研报付费?

2、媒体引用专家的评价,是不是需要给专家付费?

3、媒体引用书籍中的内容,是不是需要给原作者付费?

显而易见,这套做法是不现实的,也是没必要的。这么极端地提这种做法,我表达的意思只是,写论文、写书的人、写研报的人还没来告媒体呢。

媒体其实也只是整合者、表述者而已。只是要合适的地方感谢提供信息的人。

财新当然是可以提供中国信息增量最大的媒体,但财新不可避免地会存在“洗”研报、“洗”论文、“抄书”的稿件。

当然,“洗研报”目的是为了论点支撑,“洗”论文是为了论证严谨,“抄书”是为了文笔优雅。同样是“洗”,“呦呦鹿鸣” 也委屈啊,“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

所以这一次“呦呦鹿鸣”的事件中,《中国经营报》也跳出来说,财新引用中国经营报内容从不注明出处。

但我说这些并不是说“呦呦鹿鸣”没错。它当然有错,它错在文章中丝毫不感谢信息来源,对财新、中青报毫无露出就整合了资料。

这次和财新的碰撞,或许未来会让“呦呦鹿鸣”和“差评”这类著名的“洗稿媒体”一样,在内容操作过程中规范引用标准,在文末加上致谢名单。

财新有必要发飙,也必须发飙,因为这种发飙可以倒逼自媒体尊重媒体信息,未来在“洗稿”过程中对媒体的内容适度做出感谢,也利于让公众知道,那一段、什么内容、什么信息是从哪家媒体那里知晓的。

但这次事件财新是有必要进行反思的。媒体本身也是产品,自家产品没做好,被人抄了,传播范围还更广,的的确确需要挨打立正。

这个不是几句简简单单的“我们是在做调查”、“我们的调查内容很棒”、“我们做调查很辛苦”、“我们做调查很光荣”、“现在的读者太愚蠢”就能安慰自己,进而进一步沉溺在自我世界中的。

魏武挥老师之前在《财新,一家不smooth的媒体》中吐槽过财新的产品问题。

1、UI、操作太吃力,不符合人性;

2、文章连他这种传媒老师都看不懂,看得太吃力;

3、内容收费导致传播有限,阅读量与友媒的同题不在一个量级;

4、记者名气小于实力;

魏武挥老师甚至提到这样一句很关键的话:

我有时候甚至觉得,财新应该做几个公号,洗洗自己的稿。与其放着别人通读完用你的材料做稿子,这事何不自己干?故事性再强点,网感再多一点,给自己主阵地导导流,也没啥不可以的吧……财新应该建立一个媒体矩阵,不是今天这种各种收费各种垂类细分,而是叙事方式要有层级。

这里的“叙事层级”我理解的是,不强行按照媒体的规范化表述来进行创作,而是用一个团队学习自媒体进行情绪化的二次创作。

是的,媒体创作是一种规范型文体,它必然存在各种限制。很大程度上没办法情绪化创作,导致传播范围受限。

对魏武挥老师这句话,我用他常用的一个词来说就是,“深以为然”。

这样的类似建议其实在出版业也有。“理想国”出版公司书之前总被人拆,一位出版业的朋友提到说,不如自己组建个“增长黑客”的团队,拆自家去做内容付费。的的确确,现在看理想APP做得就是这种事情。

媒体自己的内容,理应好好用起来。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罗振宇,但是他的理论增量真的很多。有个理论我也真的非常认可:公众是女性。

我甚至在和人聊天时经常剽窃他这个观点。所谓“公众是女性”指的是,公众是情绪化的,它们需要需要你关心、照顾她的情绪。

你和女朋友吵架时,也许是女朋友不讲道理,但是必须要先承认错误,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你爱她。你女朋友和别人吵架时,也许是女朋友的错,但你先要认同女朋友的情绪,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你爱她。

这句话有性别歧视之嫌,但的的确确就是如此,甚至男性也是如此。

放到媒体传播中,公众很多时候并不关心谁对谁错,只是希望能在情绪上得到认可、获取赞同。甚至媒体某种意义上也起到了情绪按摩的效果。

媒体需要层层推导、步步论证,还要不偏不倚,当然让人缺乏爽感。但是自媒体却可以由着公众的心意去渲染话题、表达认同、迎合情绪,自然而然容易传播。

可是媒体和自媒体在当下的环境中,本身就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双方都多些尊重和理解吧。

现在的传播路径,已经成了自媒体情绪化爆料,媒体跟踪调查。或者媒体调查报道,自媒体渲染扩大。最终使得真相得到最大程度的传播,让监管曾不得不重视问题、解决问题。

媒体看待自媒体的“洗稿”时少一些情绪化的有色眼镜,你自己写稿不都总说看待问题要理智客观么?

自媒体洗媒体稿件时,好歹也要规范引用,哪里用了别人的内容大大方方承认不好么?何必那么小家子气。

大家都是如今中国传媒环境中让公众知道更多的人,或者用情绪倒逼公正的人,互相拉一把吧。

  • 【社论】垃圾分类:多一些耐心多一些自觉
    7月1日起,即将正式实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规定,个人混合投放垃圾,最高可罚200元;单位混装混运,最高则可罚5万元。垃圾分类,市民准备好了吗?
  • 身份证照片自拍的前提是真实
    据媒体报道,日前,安徽省公安厅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透露,该省正式推出的身份证人像智能采集系统中,公众可根据需要选择现场拍、自助拍、手机拍、提前备等多种方式,现场采集或线上上传本人满意且验证合格的人像信息,拍出“最美证件照”。身份证照片可自拍上传,迅速登上热搜。
  • 格力手撕奥克斯,“同行举报”让消费者获益
    6月10日,格力电器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实名举报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称部分产品与其宣传、标称的能效值差距较大。
  • 只让“毕业生代表”参加,这是谁的毕业典礼?
    6月8日,苏州大学发布《关于举行苏州大学2019年毕业典礼的通知》,其中对于出席典礼的学生的规定,不是全体2019届毕业生,而是“2019届毕业生代表”,引发舆论热议。
  • “不收现金就不是受贿”纯属自欺欺人
    招商引资是地方政府加快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然而,却有干部把它当作了自家的“摇钱树”,做起自己的“生意”。
  • 关了自家的门,堵了大家的路(钟声)
    法国科学家巴斯德有句名言:“科学无国界,它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是照亮世界的火把。”然而,一些美国政客却要背道而驰:仿佛科学的边界任由他们划定,创新的成果只能由他们独享。
  • 非遗传承的生命力在于“表达”
    本周六是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眼下正是非遗传承的好时代。
  • 推行垃圾分类 践行绿色发展
    垃圾分类看似事小,但“利民之事,丝发必兴”。
  • 狱内月消费七千却不交全罚金,也能减刑?
    近日,据澎湃新闻报道,继2017年11月获减刑7个月后,贾玉山再次获得减刑。公开资料显示,贾玉山系宝源丰公司原董事长,被指违反防火规范要求建设厂房,2013年6月3日发生重大火灾,造成121人死亡、76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82亿元。
  • 韩国国青脚踩奖杯,赢了比赛输了职业道德
    据新京报报道,“熊猫杯”5月29日收官,中国国青队3场连败垫底。更令中国球迷堵心的是韩国球员在庆祝夺冠时的踩踏奖杯行为。
  • 中青报:酒店偷拍,追责容易维权难?
    随着一起又一起民宿酒店偷拍事件的发生,公众对隐私泄露的恐慌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这不仅涉及隐私权,更涉及基本的安全权,自然刺痛人们的敏感神经。
  • 新华网评:用数字之光照亮美好未来
     当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在贵阳拉开帷幕时,一场“高配”的数字之旅也随之开启。最新大数据前沿技术、领先应用成果、未来科技皆是最吸睛的焦点。数字之光“点靓”我们的现实生活,也照亮美好未来之路。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新技术,占据创新制高点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在新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空间技术等颠覆性、战略性技术上占据制高点,需要下好“先手棋”。
  • “儿童用品存重大缺陷”监管不能缺位
    本来是为了让孩子们在床上玩耍或者是睡觉的时候更加的安全,很多的家长就从网络上购买了所谓的“护娃神器”,也叫儿童床护栏,把它安装在床边上。没有想到的是这类“护娃神器”,不但没有保护好孩子,还存在着比较大的安全隐患,甚至造成了一幕幕的悲剧。
  • 方兴东:AI治理,中国该如何积极有为
    “人工智能”(AI)在时下的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已经成为最热的词汇之一。人工智能越来越多地应用,标志着互联网革命真正进入深水区,将给整个人类社会发展带来深刻的革命。最近,AI治理成为全球最大的热点问题。
  • 人均负债12万?谣言背后谁在对90后进行平均化
    最近,不少自媒体账号转发了一篇题为《假精致,榨干了多少年轻人》的文章。文中引用了一组数据:“90后人均负债12.79万元,是月收入的18.5倍。”
  • 人民网评:历史的河流上,华为将成为一个生动坐标
    5月21日,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谈话,受到无数网友激赏:“大家,大气,大格局”,不少网友更是直言被“实力圈粉”。
  • 新华网评:牢记当年“为什么要出发”
     “我们要饮水思源,不要忘了革命先烈,不要忘了党的初心和使命,不要忘了我们的革命理想、革命宗旨,不要忘了我们中央苏区、革命老区的父老乡亲们。
  • 景区让利优惠不应止于旅游日
    5月19日是第九个“中国旅游日”。为迎接“中国旅游日”的到来,全国各地文化和旅游部门以“文旅融合,美好生活”为主题,举办了多项主题活动,推出了景区降价优惠、旅游扶贫助残、对先进群体实施旅游奖励等5大类3500多条旅游利民惠民措施。
  • 社评:是时候放弃对美国的各种幻想了
    美国全面抛弃商业原则,不讲法律,直接动用行政权力对华为采取野蛮行动,这可以被视为对中国在经济科技领域的某种宣战。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