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三谈洗稿拆书:天下何人不“窃书”

媒体和自媒体在当下的环境中,本身就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上周在《内容创业洗稿,知识付费拆书》以及《再谈拆书:罗振宇抢了谁的饭碗》两篇文章中对洗稿、拆书两种现象进行过一些论述。

当时我把“洗稿”、“拆书”两件事情划等号放在一起,认为现在的知识付费做的事情和洗稿差不多,它利用了现在出版社不懂营销、不懂传播的缺点,对书籍进行二次加工,甚至媒体化传播、经验化解读。

我当时还说,知识付费靠“拆书”抢了传统媒体和出版社的生意。

出版社、媒体被人拆书,归根究底是因为自己不争气,有好好对内容进行包装,再加上所谓的“体制问题”,没办法展开创新。

知识付费平台拆书,还是因为懂营销、懂产品,会做产品迭代和定价策略,产品形态比媒体做得更好,但它们因为出版政策门槛,没办法取代出版社。

媒体和出版社的从业者很容易站在道德高地上,觉得洗稿、拆书都是“盗窃”行为,进而抱怨媒体环境、出版环境,躺在情绪之中从不展开反思。

这次“呦呦鹿鸣”洗稿财新的事件,又是这个话题。

坦率说,我也曾经极度鄙夷洗稿者,每次出现类似公众号“呦呦鹿鸣”的争议时,都会站在原创者的一边。

到今天,我对此更释怀了。甚至想说一句,天下何人不“窃书”。

之前和朋友吴耀谦在微博上讨论过“拆书”这个话题。

我说自己那天写的公司分析稿,核心观点和核心数据其实都来自于长江证券几篇报告,我自己本身只是加工者,进行了媒体化的表述而已,其实和“拆书”没什么区别。

他当时提到,没有信息增量和理论增量的时候,其实都是在洗稿、拆书。

从这个维度来看,国内真的没几家不洗稿拆书的媒体,甚至是传统媒体。

以我知道的案例是,某家生活类杂志,记者往往是大段大段“抄书”,来表达某种观点,传递生活态度。传统媒体在撰稿过程中经常操作的另一种手段是,大段大段“抄论文”。这种“抄”甚至还有技巧。明明引用了1000字,可能只会标出200字,其他的内容全靠转换表述的方式进行表达。

这并不妨碍这家媒体成为中国最好的杂志媒体,它的销量是全国最好的,内容质量是全国最高的。它还诞生了一批最有名气,至今也还活跃在文化界的公共知识分子。

“大象公会”这种传统媒体人出来办的、公众喜闻乐见的自媒体也是如此。各种考据,无非是作者大剂量阅读了书籍、论文,再根据这些书籍、论文进行二次创作及表述。早期也的的确确在一些引用规范上没做到,导致别人说抄袭。但你能说人家不牛逼么?你能说“大象公会”没价值么?

同样是自媒体,凭什么“大象公会”早年间不规范引用时抄书你说它牛逼。到了“呦呦鹿鸣”这里不规范抄书你就说它道德有问题。

人还是不能太双标。

我再就坡下驴提几个问题。

1、媒体引用财报、研报的内容,是不是需要给企业、研报付费?

2、媒体引用专家的评价,是不是需要给专家付费?

3、媒体引用书籍中的内容,是不是需要给原作者付费?

显而易见,这套做法是不现实的,也是没必要的。这么极端地提这种做法,我表达的意思只是,写论文、写书的人、写研报的人还没来告媒体呢。

媒体其实也只是整合者、表述者而已。只是要合适的地方感谢提供信息的人。

财新当然是可以提供中国信息增量最大的媒体,但财新不可避免地会存在“洗”研报、“洗”论文、“抄书”的稿件。

当然,“洗研报”目的是为了论点支撑,“洗”论文是为了论证严谨,“抄书”是为了文笔优雅。同样是“洗”,“呦呦鹿鸣” 也委屈啊,“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

所以这一次“呦呦鹿鸣”的事件中,《中国经营报》也跳出来说,财新引用中国经营报内容从不注明出处。

但我说这些并不是说“呦呦鹿鸣”没错。它当然有错,它错在文章中丝毫不感谢信息来源,对财新、中青报毫无露出就整合了资料。

这次和财新的碰撞,或许未来会让“呦呦鹿鸣”和“差评”这类著名的“洗稿媒体”一样,在内容操作过程中规范引用标准,在文末加上致谢名单。

财新有必要发飙,也必须发飙,因为这种发飙可以倒逼自媒体尊重媒体信息,未来在“洗稿”过程中对媒体的内容适度做出感谢,也利于让公众知道,那一段、什么内容、什么信息是从哪家媒体那里知晓的。

但这次事件财新是有必要进行反思的。媒体本身也是产品,自家产品没做好,被人抄了,传播范围还更广,的的确确需要挨打立正。

这个不是几句简简单单的“我们是在做调查”、“我们的调查内容很棒”、“我们做调查很辛苦”、“我们做调查很光荣”、“现在的读者太愚蠢”就能安慰自己,进而进一步沉溺在自我世界中的。

魏武挥老师之前在《财新,一家不smooth的媒体》中吐槽过财新的产品问题。

1、UI、操作太吃力,不符合人性;

2、文章连他这种传媒老师都看不懂,看得太吃力;

3、内容收费导致传播有限,阅读量与友媒的同题不在一个量级;

4、记者名气小于实力;

魏武挥老师甚至提到这样一句很关键的话:

我有时候甚至觉得,财新应该做几个公号,洗洗自己的稿。与其放着别人通读完用你的材料做稿子,这事何不自己干?故事性再强点,网感再多一点,给自己主阵地导导流,也没啥不可以的吧……财新应该建立一个媒体矩阵,不是今天这种各种收费各种垂类细分,而是叙事方式要有层级。

这里的“叙事层级”我理解的是,不强行按照媒体的规范化表述来进行创作,而是用一个团队学习自媒体进行情绪化的二次创作。

是的,媒体创作是一种规范型文体,它必然存在各种限制。很大程度上没办法情绪化创作,导致传播范围受限。

对魏武挥老师这句话,我用他常用的一个词来说就是,“深以为然”。

这样的类似建议其实在出版业也有。“理想国”出版公司书之前总被人拆,一位出版业的朋友提到说,不如自己组建个“增长黑客”的团队,拆自家去做内容付费。的的确确,现在看理想APP做得就是这种事情。

媒体自己的内容,理应好好用起来。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罗振宇,但是他的理论增量真的很多。有个理论我也真的非常认可:公众是女性。

我甚至在和人聊天时经常剽窃他这个观点。所谓“公众是女性”指的是,公众是情绪化的,它们需要需要你关心、照顾她的情绪。

你和女朋友吵架时,也许是女朋友不讲道理,但是必须要先承认错误,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你爱她。你女朋友和别人吵架时,也许是女朋友的错,但你先要认同女朋友的情绪,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你爱她。

这句话有性别歧视之嫌,但的的确确就是如此,甚至男性也是如此。

放到媒体传播中,公众很多时候并不关心谁对谁错,只是希望能在情绪上得到认可、获取赞同。甚至媒体某种意义上也起到了情绪按摩的效果。

媒体需要层层推导、步步论证,还要不偏不倚,当然让人缺乏爽感。但是自媒体却可以由着公众的心意去渲染话题、表达认同、迎合情绪,自然而然容易传播。

可是媒体和自媒体在当下的环境中,本身就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双方都多些尊重和理解吧。

现在的传播路径,已经成了自媒体情绪化爆料,媒体跟踪调查。或者媒体调查报道,自媒体渲染扩大。最终使得真相得到最大程度的传播,让监管曾不得不重视问题、解决问题。

媒体看待自媒体的“洗稿”时少一些情绪化的有色眼镜,你自己写稿不都总说看待问题要理智客观么?

自媒体洗媒体稿件时,好歹也要规范引用,哪里用了别人的内容大大方方承认不好么?何必那么小家子气。

大家都是如今中国传媒环境中让公众知道更多的人,或者用情绪倒逼公正的人,互相拉一把吧。

  • “春节期间快递停运”,识别假消息致力真服务
    春节期间快递停运?经核实,近期流传的此类消息均是假消息。目前,主要寄递企业尚未公布春节期间具体服务安排,但均表示不会停运。
  • 普及自救知识,应从娃娃抓起
    小朋友们在遇到突发事故时的机智应对,离不开平时自救知识的积累。
  • 期盼春晚恢复真唱回归文艺良心
    备受关注的2019年央视春晚,正在十分保密的情况下紧锣密鼓地筹备。记者从多位歌星、歌唱家处打探到:2019年春晚有望恢复歌星真唱。
  • “房租抵扣个税”别助推了房租上涨
    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
  • “立法禁啃老”并非闲操萝卜淡操心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庭亲情伦理和道德法律秩序,在中国自古就是很难厘清边界的领域。
  • 一部文艺片引发的“悲剧”:这家上市公司3天市值蒸发20亿
    新年第一个交易日,创业板上市公司华策影视股价跌停并创上市新低,公司市值一天缩水16亿元。之后的两个交易日华策影视持续低迷,1月4日,在市场大幅上攻的情况下股价也仅仅微涨0.51%,3个交易日市值蒸发20亿元。
  • 举报过期食品奖2毛钱,这是在“寒碜”谁
    近日,据媒体报道,消费者贾某某购买2.02元过期食品后,向山东济南某区食药监局举报,食药监局对销售食品的超市没收违法所得2.02元,并罚款5万元,最后向贾某某支付了2毛钱作为奖励。
  • 期待一个更美好的2019年
    上下同心,齐心协力,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一个更安稳、更美好的2019年。
  • 保健行业之乱,权健只是“冰山一角”
    12月23日,“丁香医生”发布了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并迅速扩散,文章中对权健集团的产品提出质疑。
  • 拿民众健康牟暴利,就该重典治乱
    12月27日上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茅在全国市场监管工作会议上透露,将建立违法严惩制度,对于故意违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企业,实行巨额罚款,强化刑事责任追究。同时建立巨额赔偿制度,在涉及群众生命健康的领域,加大对消费者的直接赔偿力度。
  • 别让失眠成大学生健康隐患
    又到了大学期末,备考期间突击复习、熬夜背题,晚上睡不着、白天醒不了,是不少“夜猫子”的生活写照。
  • 七旬爷六次考研,学到老精神可嘉
    12月22日,77岁高龄的邹伟敏迎来了他人生中第6次研究生考试。今年,他报考了苏州大学机械工程系专业。
  • 限薪了,能倒逼中国球员逆袭么?
    中国足协今日公布了2019年俱乐部总支出最高限额。其中最受关注的是,规定球员收入不超过税前1000万元,参加2019年亚洲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国脚上浮20%。
  • 生产日期“易除抹”不是个小问题
    江苏省消保委日前发布预包装食品生产日期“易除抹、易脱落”问题体验调查报告。
  • “互联网+医疗健康”须明确各方责权利
    日前,河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并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
  • 以史为鉴,吾辈当自强
    伤痛纵然结痂,记忆不会风化,在充满仪式感的缅怀中,每个程序都写满哀伤与肃穆,每种追思都有历史纵深感,在与历史的对望中,不只是完成一种仪式,更是表达我们的价值取向。
  • 《平凡的世界》对当代青年影响最大的启示
    中国青年报社联合“志愿中国”和共青团中央官微进行“改革开放40年”大型青年调查显示,在40年灿若繁星的文学作品中,对青年影响力最大的文学作品依然是《平凡的世界》。
  • 中青报:“抽了血倒掉”的假体检骗了多少人
    一个旨在提供健康辅导、健康咨询、疾病预防的机构,如果缺乏高水平人才,显然不可能做得好,遑论赢得公众的信赖。
  • 神木少女案:社会当正视“黑暗青春物语”
    陕西神木14岁少年张浩在强迫一名15岁女孩卖淫、将其殴打致死后,和白天宇、乔力、杨静等几名同伴将女孩分尸、掩埋。近日,此案告破,而几名嫌疑人均为正值青春期的未成年人。
  • 受害者的沉默就是对酒托的纵容
    2018年10月,四川绵阳市公安局城北分局破获了以犯罪嫌疑人卢兴波为首的“酒托”诈骗犯罪团伙。11月20日,警方在网上公开了涉案在逃人员信息。其中,女孩卿晨璟靓因为颜值高被网友戏称为“最美通缉犯”。日前,被贴上“最美”标签的卿晨璟靓,选择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