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死亡笔记:那些为独角兽默哀的90后

2018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比天气更冷的是互联网。 无数自认为是独角兽的企业从云端跌落,坠入冰窟时的哀鸣让围观者痛苦万分。其中最伤感的,是某些年轻人。 他们用曾经的梦想,为独角兽的逝去,做了忠实的纪录。

2018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比天气更冷的是互联网。

无数自认为是独角兽的企业从云端跌落,坠入冰窟时的哀鸣让围观者痛苦万分。

其中最伤感的,是某些年轻人。

他们用曾经的梦想,为独角兽的逝去,做了忠实的纪录。

今天,我想为你分享几个,身边90后朋友的真实故事...

1. 会花钱比能圈钱牛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阿杰发朋友圈了。

我和他最后一次聊天,是微信里调侃:“你们自己退押金也很难吗?”

没有回复,可能他忙的忘了回。

跨年夜,想祝他新年快乐,得到的回复是:

您已被对方删除。

两年前,从新华社辞职,阿杰加入了ofo,经常在午夜或凌晨发一些很光彩照人的朋友圈。

今天在特拉维夫开发布会,明天在悉尼做推广活动,马不停蹄的穿梭在世界各地:柏林、维也纳、新加坡……耀目的黄颜色满屏都是。

后来,他向我咨询如何吸引投资人,言语中透出一股俯视众生的霸气,好像明天就要自己承包一片海外市场进入创业模式。

再后来,他发的朋友圈越来越迷茫,危机感越来越强。

再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我不是唯一被他删除的圈中好友,从旁人那得到他最近的消息是,其实已经待业在家两月有余。

我不想去分析ofo的成败得失,也不关心谁套现了多少、谁错失了几多。至于那么多人的199元下落何在,也肯定终有定论。

我觉得很可能无解的是,那些原本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在遭遇了打击之后何去何从。

同样是青春热血,戴威肯定可以卷土重来。而像阿杰这些被泡沫崩溃震醒的年轻人,是否还有再战江湖的雄心和耐心?

在他离开体制内去这家公司的时候,我送他一句话:

只看前路,莫问初心。

当时的我,对于红的发紫的共享经济感觉是雾里看花,有疑问,有期待。

ofo是为数不多的国内战场仍在焦灼,就迫不及待走出国门的创业公司。

国内都没站稳脚跟,海外风险多大,不用多说。

在一个前途未卜的公司,做一个锦上添花的业务,阿杰选择相信那些豪情万丈的预言。

但是,部分提前退出的投资人,显然更聪明一些。

快速拿下市场,挤出竞争对手,构筑垄断壁垒,然后为所欲为……这一套逻辑不是不灵了,是更难操作了。

共享单车的商业逻辑很简单,市场前景也确实不错,但是对于精细化管理的要求显然更高。

天冷电池不给力,单车在地图上“丢失”。

小朋友骑了没上锁的单车,遭遇交通事故,被起诉。

欧洲用户抱怨乱停乱放,故意毁弃。

这些问题不是ofo独有,各家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

科技、法务、公共关系……太多隐藏在日常中的难关需要攻克。巨大的运营压力,绝非一个年轻的管理团队能天天面对。

有消息称,ofo最红火的时候,前台招聘都用猎头。

如果这样更能节省核心团队的时间,显然可以。

我始终有一个观点:

会烧钱比烧多少钱更重要,要把钱用在刀刃上,也就是和时间赛跑的关键地方。这才是创业公司精细化管理的核心价值观。

共享经济的潮水正在慢慢退去,下一波弄潮儿,该思考一下精打细算的事儿了。

2. 你也不会年轻太久

京东的市值一度迫近发行价,许多评论认为,除了那件意外,这是人口红利消退的影响。

这些大公司的事儿,似乎非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并不关心。他们还没有攒够一套婚房的首付,期权和股权有什么区别似乎太过遥远。

小K刚从澳洲留学回来不到半年,就经历了第一次失业。按他的话说,是自己主动离开的。

拿着一个月1500块的底薪,3个月他只做成了8个客户,平均每个月不到3个,没有达到最低考核标准。他在一个寒风阵阵的周一,从这家知名留学机构的南昌中心走人。

跨出大门的那一刻,他好想再回到学校:现在才知道,当年给我做辅导的那个咨询老师有多不容易。

业务难开拓不是问题,小K失望的是整个教育行业。

给他的客户名单都是被其他机构打滥了的,很多人一听是留学,就立马挂电话。

参加展会,来咨询的家长开口就问能不能去某某著名大学,而他们的孩子,高考成绩比三本线还差几十分。

“获客太难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行业的营销手段第一步仍然主要靠cold call。”

和五年前我出国那会一点没变,他说。

那干嘛不去一家线上教育机构?

这个念头小K不是没动过,但马上又打消。

“在线教育公司大部分都在北上广深,而且今年他们日子也不好过。”

小K说的似乎是一个事实。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8年港股上市的7家教育公司,共计跌掉近百亿元市值。

英语流利说2018年9月上市,最新一季度财报中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20%。

放开二胎的政策曾经一度让在线教育产业颇受市场青睐,但雷声大雨点小,愿意花真金白银的投资人越来越少了。

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市场年增速攀升至27.3%,2017年起增速开始回落,2018年预计年增速21.1%,2019年将回落至16%。

小K的一个同学在上海某K12在线教育机构打拼,如今正考虑回南昌考公务员。

“他发现所在的机构上市无望了,至于这个行业竞争有多激烈,看看发际线就心疼。”

我曾经和一位知名在线教育上市公司的创始人聊过,家长对于在线教育的需求还是很旺的,但要求也越来越高。

这只能说明一个道理:

靠人口红利快速发展的窗口期已经过去,下半场早就白热化了。

小K的一个朋友在成都,是某平台的明星老师。

以前,她在家里录课,发给北京的公司做后期。

现在,她得打飞的到北京按要求录完,现场调整,还得做一些粉丝互动的宣传活动。

“不然很难卖出量”,她说,这是2018年的变化。

不仅是在线教育,音频课等知识付费产业都感觉到了寒意。

一位资深的投资人告诉我,他们从去年开始就再也不看C端项目了。

“毙掉了好几个文化类项目,没有大平台流量支持,肯定没前途。”

他认为:

人口红利不是消失了,是给中小互联网企业和创业公司留的空间不多了。

而那些原来网上大撒金银的青少年也正在变得理性。

调整答题的内容,与饿了么合作推出会员服务,哔哩哔哩似乎在想方设法获客。其2018财年第三季度财报中,净亏损率从同期0.4%提高到19%,不太乐观。

不得不说,风头无两的B站也得为抓客户开始操心。

小K也准备考公务员了,他觉得自己不再年轻,需要以更成熟的心态来面对社会。

独角兽不会老,但90后们会。

3. 再聪明的狐狸也别斗猎人

当大妈不在菜市场讨价还价,去参加区块链论坛的时候,也是你该撤出这个领域的时候。

我觉得任何一个东西都应该有基本的门槛,如果降的过低,说明有问题。

比如,虚拟货币。

弟弟Tim在纽约工作一年,一时兴起,买了比特币,不多,但也耗费了半年积蓄。

他问我,是不是要卖了当房贷首付?

那时,正是美国房产市场高位,我想都没想就回答:

卖掉,买个核心地段的小房子。

他纠结了几天,遵从了我的意见。

没多久,美国房市开始松动,他有点后悔了。

后来,比特币一落千丈,币圈神话破灭。

他还住在那个小房子里,至少不用为经常搬家发愁了。

对于大多数人,刚需远比投资重要。

更别说,那点可怜的账面资产,想跑赢自己的物质需求,只能投机,等同赌博。

想起我妈问我要不要买个保险产品,复利,二十年后可以翻一倍。

我问她有多少钱,十万块,那二十年后是二十万。二十万放现在能买什么? 全家欧洲游都去不了两次。

对于大多数人,本金远比增长率重要。

明白这个道理的,不只是那些P2P维权人士,更多是被P2P公司裁掉的员工。

和在最红火时候选择跳槽的某些人不同,小王是一家杭州P2P平台最后留下来的员工。

“最好的那段,公司一个月发了十几万奖金,我刚毕业不到半年,感觉下一步就是财务自由。”

他边说边盯着手机股市行情,仅剩的一点存款现在也套的很牢。

至少还有回盘的机会,比平台跑路分文不留,强多了。

其实在坏事前好几个月,山雨欲来的气氛已经让员工人心惶惶。内部资金链断裂的传言总被创始人否认。为此,还召集过几次抓内鬼的会议。

一些人离职去了消金公司和互联网小贷机构。

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竞争力差点意思,小王选择赌一把。

既然是赌,就博个大的。

为了稳定人心,公司给内部员工的利率比挂牌价的高出一倍,他把奖金几乎全都投到了平台上。

“公司还请了许多专家,跟大客户做交流,分析市场。我听着觉得,这就是一阵风的事情,很快就过去。再加上据说投资人背景很牛,有点神秘,应该我们能做好应对。”

他现在觉得,自己当时太天真,再厉害的背景能和宏观形势抗衡?

走的人越来越多,小王账户里的数字却不断增长,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那真的只是一堆数字。

提不出款的那一刹那,他心情平静。用手机截了一张图,告诉自己:我也曾,好像,赚到过这么多钱。

随着P2P平台和虚拟货币交易机构大批死去,这一波狂飙突进算是彻底被大众抛弃。

你总是盯着账户里的数字沾沾自喜,没有去思考这一切是不是合理,更别提了解多少市场行情和产品信息。

这是在玩火。

天上不会掉下馅饼,过于沉迷,等来的是猎人的枪口。

借用一句著名投资人饭后闲聊时的话:

执照都没有,就想空手套白狼,你看的下去?

可惜,太多90后被这些狐狸骗了。

4. 提前站好队未必稳

李姐谈好了最后一个员工的离职补偿以后,开始打包自己的东西。

90年的她,面对一堆95后游戏产业人,早就成了姐。

当时薪酬翻了1.5倍,从BAT加入到这家游戏公司,没想到结局是一地鸡毛。

创始人挖了李姐的上级,她也跟了过来。不久,就开始了这段经历中最重要的工作:

裁员。

“我们还算不错的,有BAT投资背景,比较正规。基本上员工都拿到了赔偿,也有能力强一点的去了别的公司。”

她还说,行业里很多扛不住的创业公司都是用减薪方法逼员工自己走人。

除了政策原因,太多游戏公司因为高昂的推广费用而面临难以为继。没有大流量平台的加持,获客成本把预期利润吞噬的一干二净。

不仅是游戏公司,所有to C的公司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站队。

当一家巨头伸出橄榄枝的时候,创始团队不得不进行选择。选择了任何一家,可能搭上顺风车迅速发展,也就拒绝了其他家的流量。

某饱受诟病的公司不到三年就上市,让众多创业者明白,有个靠山是多么重要。

对于普通员工,看投资人背景同样重要。

李姐说,自己对于要不要跳槽纠结了很久,最终下决心的因素还是看中了这家公司的投资人是某巨头。

有大平台支持,就有了相对稳定的流量。

手里有粮,心中不慌。

毕竟,这个冬天太冷了。

临近2018年末,裁员和缩编的消息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一波一波的爆料。有人还做了汇集帖。

某公司先裁掉新员工,有人管理培训生的身份进去,培训期没过就失业。

这家做线上贷款分期的公司最终抵挡不住员工的压力,赔钱了事。

“现在的年轻人维权意识普遍很高,而且有一百种办法各种折腾,一般还想继续好好发展的公司不会公开撕破脸。”

李姐这样解释为何新人在这家还能要到赔偿。

但是她也提醒:那些打定主意要跑路的地方肯定镚子儿不出。

我的一个远亲孩子从某985大学毕业,眼光挺高,但是专业比较冷门。

碰壁了几次,被一家有大平台投资背景的娱乐业初创企业录用。

在望京SOHO办公,加班到深夜都有种都市白领的满足感。但是和她一样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那些璀璨的灯光和工资单并没有本质联系。

老板没有预期的失联了,她靠家里接济才买了回去的机票。

不是每个站好了队的初创企业都能稳如泰山,创业投资本身是风险巨大的事情,年轻人的加入同样也是用时间做投入。

李姐现在去了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做回了老本行,新工作的重点是做招聘。

那些工作1到2年的95后们,她很欢迎。

“我一般不太会纠结面试者上一家单位是不是大企业,做了有内容的工作,就有价值。”

李姐给的建议是:下一份工作能不能衔接好,关键是看你上一份做了点啥。

市场有高潮有低谷,不是所有人都能踩对点。

人生有顺风有逆境,但愿你能保持平常心。

独角兽跌下神坛,不必太在意,不管是参与者还是观察者,你已经有所收获。

你,可能是阿杰,可能是小K,也可能是Tim和李姐。

2019,是你们这批最早90后,“三十而立” 前的最后一年。

别怕,让我们再次整装,坚定出发。

你,可以。

【注:文中人名为保证隐私均为化名】

  • 【社论】垃圾分类:多一些耐心多一些自觉
    7月1日起,即将正式实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规定,个人混合投放垃圾,最高可罚200元;单位混装混运,最高则可罚5万元。垃圾分类,市民准备好了吗?
  • 身份证照片自拍的前提是真实
    据媒体报道,日前,安徽省公安厅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透露,该省正式推出的身份证人像智能采集系统中,公众可根据需要选择现场拍、自助拍、手机拍、提前备等多种方式,现场采集或线上上传本人满意且验证合格的人像信息,拍出“最美证件照”。身份证照片可自拍上传,迅速登上热搜。
  • 格力手撕奥克斯,“同行举报”让消费者获益
    6月10日,格力电器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实名举报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称部分产品与其宣传、标称的能效值差距较大。
  • 只让“毕业生代表”参加,这是谁的毕业典礼?
    6月8日,苏州大学发布《关于举行苏州大学2019年毕业典礼的通知》,其中对于出席典礼的学生的规定,不是全体2019届毕业生,而是“2019届毕业生代表”,引发舆论热议。
  • “不收现金就不是受贿”纯属自欺欺人
    招商引资是地方政府加快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然而,却有干部把它当作了自家的“摇钱树”,做起自己的“生意”。
  • 关了自家的门,堵了大家的路(钟声)
    法国科学家巴斯德有句名言:“科学无国界,它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是照亮世界的火把。”然而,一些美国政客却要背道而驰:仿佛科学的边界任由他们划定,创新的成果只能由他们独享。
  • 非遗传承的生命力在于“表达”
    本周六是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眼下正是非遗传承的好时代。
  • 推行垃圾分类 践行绿色发展
    垃圾分类看似事小,但“利民之事,丝发必兴”。
  • 狱内月消费七千却不交全罚金,也能减刑?
    近日,据澎湃新闻报道,继2017年11月获减刑7个月后,贾玉山再次获得减刑。公开资料显示,贾玉山系宝源丰公司原董事长,被指违反防火规范要求建设厂房,2013年6月3日发生重大火灾,造成121人死亡、76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82亿元。
  • 韩国国青脚踩奖杯,赢了比赛输了职业道德
    据新京报报道,“熊猫杯”5月29日收官,中国国青队3场连败垫底。更令中国球迷堵心的是韩国球员在庆祝夺冠时的踩踏奖杯行为。
  • 中青报:酒店偷拍,追责容易维权难?
    随着一起又一起民宿酒店偷拍事件的发生,公众对隐私泄露的恐慌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这不仅涉及隐私权,更涉及基本的安全权,自然刺痛人们的敏感神经。
  • 新华网评:用数字之光照亮美好未来
     当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在贵阳拉开帷幕时,一场“高配”的数字之旅也随之开启。最新大数据前沿技术、领先应用成果、未来科技皆是最吸睛的焦点。数字之光“点靓”我们的现实生活,也照亮美好未来之路。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新技术,占据创新制高点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在新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空间技术等颠覆性、战略性技术上占据制高点,需要下好“先手棋”。
  • “儿童用品存重大缺陷”监管不能缺位
    本来是为了让孩子们在床上玩耍或者是睡觉的时候更加的安全,很多的家长就从网络上购买了所谓的“护娃神器”,也叫儿童床护栏,把它安装在床边上。没有想到的是这类“护娃神器”,不但没有保护好孩子,还存在着比较大的安全隐患,甚至造成了一幕幕的悲剧。
  • 方兴东:AI治理,中国该如何积极有为
    “人工智能”(AI)在时下的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已经成为最热的词汇之一。人工智能越来越多地应用,标志着互联网革命真正进入深水区,将给整个人类社会发展带来深刻的革命。最近,AI治理成为全球最大的热点问题。
  • 人均负债12万?谣言背后谁在对90后进行平均化
    最近,不少自媒体账号转发了一篇题为《假精致,榨干了多少年轻人》的文章。文中引用了一组数据:“90后人均负债12.79万元,是月收入的18.5倍。”
  • 人民网评:历史的河流上,华为将成为一个生动坐标
    5月21日,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谈话,受到无数网友激赏:“大家,大气,大格局”,不少网友更是直言被“实力圈粉”。
  • 新华网评:牢记当年“为什么要出发”
     “我们要饮水思源,不要忘了革命先烈,不要忘了党的初心和使命,不要忘了我们的革命理想、革命宗旨,不要忘了我们中央苏区、革命老区的父老乡亲们。
  • 景区让利优惠不应止于旅游日
    5月19日是第九个“中国旅游日”。为迎接“中国旅游日”的到来,全国各地文化和旅游部门以“文旅融合,美好生活”为主题,举办了多项主题活动,推出了景区降价优惠、旅游扶贫助残、对先进群体实施旅游奖励等5大类3500多条旅游利民惠民措施。
  • 社评:是时候放弃对美国的各种幻想了
    美国全面抛弃商业原则,不讲法律,直接动用行政权力对华为采取野蛮行动,这可以被视为对中国在经济科技领域的某种宣战。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