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非遗中国:灯戏

灯戏不仅是重庆、四川极富地方特色的民间小戏,而且是川剧的重要声腔之一。

灯戏

灯戏不仅是重庆、四川极富地方特色的民间小戏,而且是川剧的重要声腔之一。由于其演出多与春节、灯节、社火、庆坛等民俗活动结合在一起,所以形成小戏多、喜戏多、闹戏多的特点,一般场面大、情节复杂、人物众多的戏基本不演。

解放前梁平县又名梁山县,因此当地的地方戏被人们称为梁山灯戏,一直沿用至今。梁山灯戏源自民间的“玩灯”和“秧歌戏”,前者的舞蹈动作与后者的说唱表演形式结合而成。清代中期是梁山灯戏发展的鼎盛时期。现在,本地人也叫它“包头戏”(解放前,女角由男性扮演,俗称“包头”)、“端公戏”或“胖筒筒调”。

灯戏

灯戏——梁山灯戏

申报地区或单位:重庆市梁平县

梁山灯戏的唱腔音乐主要有胖筒筒类的灯弦腔、徒歌类的神歌腔和俚曲类的小调,其中“梁山调”灯弦腔比较独特。梁山灯戏的表演特点为“嬉笑闹”与“扭拽跳”。其剧目相当丰富,总数在两百种以上,最具代表性的有《吃糠剪发》、《送京娘》、《湘子度妻》、《请长年》等,这些剧目大都改编自民间戏曲或民间故事。灯戏表演采用方言,唱词通俗自然,生动活泼,极富生活气息。此外,由于灯戏的娱乐性很强,情节夸张,矛盾突出,嬉闹诙谐,所以演员们表演起来往往动作夸张,带有舞蹈的特性,深受当地群众的喜爱。节庆盛会或者红白喜事,老百姓们总离不开灯戏。

灯戏

川北灯戏明代开始流行于今南充的阆中、南部、仪陇、顺庆等地,与其他地区的灯戏一样,它也经历了由提灯、挂灯、玩灯、舞灯到灯戏的发展阶段。川北灯戏演出形式生动活泼,内容多歌颂正义,鞭挞丑恶,寓教化于嬉乐之中。其剧目一般以喜剧、闹剧为主,正剧、悲剧题材也多用喜剧表现。川北灯戏的表演粗犷简洁,诙谐通俗,载歌载舞,妙趣横生,唱词质朴健康,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因小戏多、喜剧多、闹剧多,故丑行在川北灯戏的表演中占有特殊地位。灯戏的丑行有男丑、女丑之分,男丑又叫小花脸、三花脸,女丑又叫彩旦、摇旦、婆。丑既扮反面人物,也扮正面人物和中间人物。在众多灯戏剧目中,半数以上少不了丑。

灯戏

川北灯戏由花灯歌舞发展而来,其中包含有川北山乡的民歌小调、清音、神歌、端公调,同时又吸取了陕西调、吴下补缸调等曲调。它有板式变化的正调类唱腔体系,也有曲牌联缀的唱腔,如《裁缝偷布》一剧,其唱腔就是由[太平年]、[金纽丝]、[银纽丝]、[卖鲜花]、[跌断桥]、[十里墩]、[花背弓]等曲牌连缀成的。板式与曲牌联唱也可综合使用于同一剧目中。川北灯戏的主要伴奏乐器是“胖筒筒”、胡琴,演奏时发出低沉浑的“嗡”音,所以又叫 “嗡筒筒”,除此以外还有花灯锣鼓等,后又逐渐增加了二胡、笛子等乐器。川北灯戏的表演中融进了民间舞灯及木偶、皮影、杂技等技巧,用以刻画人物、表现情节。

灯戏

目前,灯戏专业剧团的演出人员老化,会唱灯戏的老艺人已屈指可数,口传剧目大量流失。另外,灯戏用扬琴、笛子、琵琶、二胡等民乐伴奏,由于乐手流失,不得不采用电声乐器加民乐来“凑合”。年轻人受流行文化的影响,对传统的、民间的东西接受困难,灯戏的传承问题日益严重,面临失传的危险,亟待抢救和保护。

灯戏

灯戏——川北灯戏

申报地区或单位:四川省南充市

川北灯戏用农民的道德标准演人间的美丑善恶,喜怒哀乐,大多表现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和道德情操,语言通俗易懂,诙谐风趣,极富乡土气息和地方特色。

灯戏

南充是它的发源地。南充市位于四川盆地东北部,嘉陵江中游,流行于阆中、苍溪、南部、盐亭、剑阁、昭化、江油、西充、仪陇、巴中、广安等地以及绵阳、遂宁、达州等市的部分地区。是川北地区历史最悠久、覆盖面最广、影响最大、群众基础最为深厚的传统民间艺术形式之一。

灯戏

明嘉靖年间(1522-1566)的《阆中县志》就记载:“五月十五瘟祖会,演灯戏十日,每夜焚香如雾,火光不息,其所为灯山者,亦如上元时。”(此书收藏于北大图书馆)清代演出非常活跃,乾隆四十七年(1782)的《苍溪县志》记载:“上元,放花灯,演灯戏,在郡邑城廓间筑台竞演,昼夜不分。”

灯戏

建国后,川北灯戏在党和人民政府的扶持下,60年代、80年代,南充专区多次组织人员对散落于民间的灯戏进行调查、收集,共挖掘了三百多个剧本和九十多支曲牌。参加全国或省级各类会演、大赛多次获文化部颁发各类奖项。

灯戏

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灯戏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 景区让利优惠不应止于旅游日
    5月19日是第九个“中国旅游日”。为迎接“中国旅游日”的到来,全国各地文化和旅游部门以“文旅融合,美好生活”为主题,举办了多项主题活动,推出了景区降价优惠、旅游扶贫助残、对先进群体实施旅游奖励等5大类3500多条旅游利民惠民措施。
  • 社评:是时候放弃对美国的各种幻想了
    美国全面抛弃商业原则,不讲法律,直接动用行政权力对华为采取野蛮行动,这可以被视为对中国在经济科技领域的某种宣战。
  • 人民日报评论员:君子之国,先礼后兵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礼仪之邦,交往讲究礼尚往来,交锋讲究先礼后兵。
  • 家长把直升机开进校园是在“炫富”吗?
    近日,有网友爆料,一名北京学生家长把直升飞机开到了学校。该事件引发了网友的热议,有网友认为学生家长把飞机开到学校是在炫富,还有网友质疑是否取得了飞行手续。
  • ​上饶男孩遇害案:以暴制暴是种伪正义
    近日江西省上饶市一学生家长持刀将一小学生刺死。
  • 蓝庆新: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共享发展经验
    “一带一路”倡议以其丰富的内涵和不断推进的务实合作,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和积极响应。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中国不仅要开展投资、贸易、技术等方面的“硬”合作,更要注重自身成功经验共享方面的“软”合作。
  • 任何挑战都挡不住中国前进的步伐
    中美贸易摩擦再度升级。美方无视中方富有诚意的态度与行动,于华盛顿时间2019年5月10日0点01分开始,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中方同步发表声明,宣布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
  • 微信群之困也是“8小时外”之问
    最近,基层工作减负的话题又成为舆论场上的焦点。据《安徽日报》报道,一位村支书被拉进10多个工作微信群,因为没能及时回信息被点名批评。
  • 钱江晚报:非法穿越无人区,法不容情
    5月5日,杭州的一位驴友冯浩在横穿羌塘无人区失联50天后被队友找到。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涉事的几个驴友也受到当地相关部门的行政处罚,面临5000元的罚款。
  • 网评:拥抱经济发展“新蓝海”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6日在福州开幕。本届峰会的主题是“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以新发展创造新辉煌”,全面展示近年来数字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成就。
  • 网评:提升窗口服务从“面对面”开始
     近年来,因隔离玻璃的存在,个别地方出现了“工作人员吹空调,办事群众受煎熬”等现象,隔离玻璃存在的必要性、合理性因此受到了网民质疑。近日人社部专门作出部署,要求各地落实服务窗口设计标准,在新建和改建中不得设置隔离玻璃,受到广泛好评。
  • “买短补长”限制措施有必要一试
    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有多名乘客在网络上反映,其所乘高铁或动车组列车广播指出,本次列车不办理车上延长补票,如乘客执意越站乘车,到站后车站将根据铁路旅客规程,除补票外还将加收50%的票款。
  • 知识付费大发展,“付费”却非都得到“知识”
     知乎Live、喜马拉雅听书、豆瓣写作营、混沌大学……近年来,各类知识付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用户从起初的质疑、不习惯,到如今乖乖上缴钱包。知识付费产业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用户交了钱,就真的能学到知识吗?近日,有媒体针对知识付费如是发问。
  • 聚焦电影大国向强国迈进:为时代立言、立传、画像
    电影编剧要把握中国电影向强国迈进的历史机遇,潜心创作、打造精品,拓宽选材视野、提升叙事格局,从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寻找故事素材,从民族文化的深层底蕴中寻找剧作创新点。
  • “擅用2分钟视频赔偿50万”该惊醒谁?
    因认为其创作的2分钟短视频被擅用进行广告宣传,刘先生以著作权遭到侵害为由将微信公众号及微博账号“一条”的运营商上海一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及合理开支3.8万元。
  • 我们距离“阅读自由”有多远?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在这样温暖的春日里闲聊读书,是很惬意的事。当然,读书本身不一定总是惬意的。鲁迅先生说,读书分两种情形,一是职业的读书,一是嗜好的读书。
  • 在人人皆“法官”的年代,我们与恶愈行愈近
    把焦点放在了“房间里的大象”上——那些承受着身份标签与刻板印象的人们,他们过得好吗?那些心照不宣的规则,我们做的正确吗?
  • 共读时代共享的不止是“阅读”
    如果阅读不再是一个人的私事,你每翻一页书就“掉”进一群人热热闹闹的社区,你甚至还能间接参与到作家的后续创作中……这样的“共读时代”,你能接受吗?
  • 商业机构无权标记个人手机
    据中国之声报道:“骚扰电话”无处不在,一些骚扰电话标记软件也应运而生。
  • 奔驰车主哭诉维权,和解不意味着终结
    前段时间,陕西西安王女士花66万元买了一辆奔驰汽车,可车还没开出门就发现发动机漏油。随后尽管与4S店多次沟通,最终却被告知无法退款也不能换车,只能更换发动机。于是,这位女车主便坐在汽车引擎盖上“哭诉维权”。连日来,在媒体舆论的影响和有关部门的介入下,事件开始有了转机。4月16日晚,女车主与该店达成换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