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小鞋子》为何能被永久铭记?

虽然拍摄时间已经过去了20年,但是几乎每个影迷还是会问伊朗导演马基德·马基迪关于《小鞋子》的问题,在日前举行的2018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上,甚至有人拿着鞋子来请马基德来签名,并以此致敬。

虽然拍摄时间已经过去了20年,但是几乎每个影迷还是会问伊朗导演马基德·马基迪关于《小鞋子》的问题,在日前举行的2018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上,甚至有人拿着鞋子来请马基德来签名,并以此致敬。

《小鞋子》这部电影并非是因为获得了1999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而被人们永久记住,而是因为贫苦中绽放出的温暖和童真,深深刻入了每位观众的心灵。

孩子们那朴素的愿望、热切的面庞、有趣的逻辑是这个世界最柔软、也最容易被伤害的部分,那里就像是世间所有欢笑和泪水的源头,而马基德发现了这个宝藏。

马基德导演的作品不多,几乎每部都离不开孩子,就连他耗费7年拍摄的新作《穆罕默德·真主的使者》,讲述的也是13岁穆罕默德的故事。

马基德说他喜欢拍摄孩子是源于自己的童年经历,孩子在他心中都是纯真的天使,如果成人的世界还能保有孩童的美好,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是现在这副样子。

尽管如此,马基德并不想让自己的电影中只有悲惨沮丧和生无可恋,他传递着温情与美好,也更希望人们可以珍惜这份纯真善良。时间、童年和人性,是马基德最为珍视的三部分,这些构成了他的电影的魅力。

他认为,高明的导演不是在展示人性之恶,不是在借电影来宣泄自己对于现实的不满,也不应该无视于种种世间真相而做无忧无虑的白日梦,而是要通过电影来解答一个问题——如果世界如此不完美,你应该怎么做,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马基德电影产量不高,因为他在每部电影上投入时间很长,说及此,马基德还以中国的“日久见人心”来形容。

所以,在创作《小鞋子》时,他的脑中就算是有了故事的雏形,他也一个字都不写,而是先对兄妹的生活、文化、周围的一切做深入的调查,甚至连孩子喜欢吃什么,周围人喜欢吃什么,孩子怎么上学怎么玩、和谁玩等等,都要做详细深入的研究。调查三四个月,要做到一点都不遗漏,把所有的内容在心里慢慢消化理解后,才开始酝酿动笔写剧本。

终于,万事俱备只欠开机时,马基德因为不满意结局又停了下来,原来的结局是父亲给兄妹各买了一双新鞋,但是马基德觉得不对劲,欠缺点什么东西:“要开机的时候我害怕了,我跟团队说,我现在对这个结局不是特别满意,这样拍出来的话,会把之前努力的几个月全部葬送掉。”

于是,马基德重新看剧本,看积累的素材,还去了拍摄场景,“当时是乡下,老式的院子里有小水池,我看孩子们在那儿玩,水里面有小金鱼,看到这些,我的灵感突然来了。”

“阿里拿了第一,但是没有得到鞋子,失望的他把磨破的脚泡在鱼池里面,鱼去亲吻他的脚,这是我想要的点,我想说明这是我的中心思想。这么小的孩子遇到困难的时候,肩负起一种责任感,他付出了这么多,他的行动感动了鱼,鱼去亲吻他的脚。”

马基德另一部佳作《天堂的颜色》讲述的是盲童穆罕默德的故事,他是个对生活充满热诚与希望的孩子,但是因为生活贫苦,父亲再婚后,想把他这个“拖油瓶”甩掉。

片中小男孩的扮演者是个天生的盲童,在拍电影前,马基德带他去旅行,增加彼此的了解,“我想知道他是怎么看这个世界,怎么体验这个世界,说的是我带他去旅行,没想到结果是他带我去旅行。我在这次旅行当中发现了好多东西。”

他们去了伊朗北部,那里有海,有河,有森林,进森林以后,风吹来的时候树叶会响,“这个孩子说我看到有光了。他把微风比作光,我们从森林里面出来去河边,他把河水的流水声听成是熊的声音。”

“我说这是流水的声音。他说不是,流水的声音是平缓的、静静的,我领着他把手放在河边,让他体验水,他觉得很奇怪,第一次听到水声是这样的,就去水里摸,怎么水是这样的?有水,有沙石,他自己摸,自己感受。”

就这样一路旅行相处下来,马基德说自己甚至有些害怕,“他的世界里面接触的,和我们肉眼能看见的,完全是两回事情。我感觉好像真正眼瞎的是我,而他眼睛是明亮的。因为他说的这些,我们平常任何人体会不到,我们不去想,我们看不到。我讲的这些不是寓言,也不是传说,这是真实的,我亲身经历的。”

这部电影距今也将近20年了,但马基德认为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们的眼睛能看到什么?其实我们什么也没看到,我们已经没有感觉了。我们的心眼已经被蒙蔽了,真实的东西看不见,只能看到表面的东西,对于世界上这些反人性的行为,我们已经麻木了。”

多年来,马基德坚持拍摄儿童电影,因为看到孩子,他说总会想起自己的童年,“我很怀念我的童年时期,尤其青少年的那段时间,我想那也是让我从一个青少年走入成年的过渡的桥,一直伴随着我,我一直很怀念那段时光,可以说我一直沉浸在儿童时代、青少年时代那一段时间里面。我的创作灵感,实际上也是从那时候有的。”

马基德透露,其实儿童题材的电影在伊朗并不多,也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容易过审,反而难度更大,但是他喜欢拍,他喜欢和孩子打交道。

导演都试图在作品中传递自己的所思所想,马基德说,你为此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你得知道你要说什么、想说什么,“所以作为一个导演,你要想的东西比别人多一些,你要看的东西比别人多一些,你要关注社会,尤其是贫穷的这些人。”

“作为一个真正的导演,你要有一种责任感,这是一种担当,担当的对象是人类,是人民,是民族,是国家,是社会。现在我们人类最大的问题就是事不关己,你觉得社会上其他人跟我有什么关系?那个国家、那个民族跟我有什么关系?错了,我们都是人类,我们都是同胞。”

马基德认为,作为一个导演,首先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真正的人,才能向人类传达人的信息,“真正的人,就是有人性的人,塑造别人,先要将自己塑造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导演内心一定要强大,你内心不强大,没有天空和大海的宽广心胸,你怎么去关注别人,或者是向别人展示你的优势?你根本没有可展示的东西。不只是导演,有强大内心的作家、画家,只要是心里面想着同胞、想着人类,心胸宽阔的人,他的作品就跟其他的人不一样。”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