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洛伦佐和乔瓦娜 | 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的一对金童玉女

当艺术与历史相遇时,一个关于繁华、逆境、光荣、死亡和追求崇高的故事……

他是出身豪门的翩翩公子、多才多艺的青年才俊、锋芒逼人的政坛新秀,也是温纯体贴的丈夫、慈祥可亲的父亲。

她是世袭贵族的娇俏少女、诗人和画家眼中青春永驻的美神,也是温柔多情的妻子、舔犊情深的母亲。

然而,他们都没有活过三十岁。

当艺术与历史相遇时,一个关于繁华、逆境、光荣、死亡和追求崇高的故事……

今天我们要跟大家介绍一本别开生面的小书:《洛伦佐和乔瓦娜——文艺复兴时期永恒的艺术与短暂的生命》。

书中的主人公是15世纪佛罗伦萨一对年轻的夫妇——洛伦佐和乔瓦娜,他们都来自佛罗伦萨的显贵家族,各自在年少时就是公众注目的焦点。

他们显赫的地位也让他们见证并亲身参与了佛罗伦萨文艺复兴的恢弘图景。因此,谈到佛罗伦萨文艺复兴,除了基尔兰达约、波提切利、米开朗基罗这些声名卓著的艺术大师,这对夫妇也委实是绕不开的人物。

两个豪门

莎士比亚的《罗密欧和朱丽叶》是欧洲文学中最经典的爱情故事,故事开篇即写道:“ 两个豪门家族。”这样的台词也同样适用于咱们的主人公洛伦佐·托尔纳博尼和乔瓦娜·德格里·阿尔比奇。

洛伦佐的家族长期活跃于佛罗伦萨的商业、金融和政治事务。他的姑母卢克蕾齐亚是15世纪佛罗伦萨最有学识的女性之一,嫁进了当时佛罗伦萨乃至整个意大利半岛最有权势的家族——美第奇家族,并生下了日后开创佛罗伦萨“黄金时代”的伟大的统治者——洛伦佐·美第奇。

所以说,我们这本小书的主人公洛伦佐·托尔纳博尼与美第奇家族的洛伦佐·美第奇是杠杠的堂兄弟关系,那时候的人有个习惯,跟谁好孩子就起个一样的名,哥俩的同名进一步证实了两人所在的家族非同一般的关系。

虽然有家财万贯的富豪老爹可以啃,有过硬的亲戚美第奇可以拼,咱们的主人公洛伦佐·托尔纳博尼可不是个成天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他不仅接受了非常良好的人文主义教育,结交了一大批艺术家和文人、学者,而且22岁时就在父亲的监督下开始在银行业和商业领域拓展属于自己的事业,并且日后准备在政坛大展宏图(佛罗伦萨有法律规定,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能担任公职)。

再说说咱们的另一位主人公乔瓦娜,她出身于15世纪在权力和影响力上唯一可以与美第奇家族相抗衡的阿尔比奇家族,像当时所有的贵族家的女儿一样,乔瓦娜在修道院接受了完整的教育。她以超凡脱俗的美貌闻名于时,她娇美的形象以相当高的频率被定格于当时的视觉艺术中。

尼科洛·菲奥兰提诺:乔瓦娜·阿尔比奇铜章牌(佛罗伦萨巴杰罗美术馆)。

正面是《乔瓦娜·德格里·阿尔比奇肖像》(上),背面为《手持弓箭的维纳斯》(下),旁边的文字是维吉尔的诗句:“ 少女的面庞和容貌,少女的手臂。”

在这里,爱神维纳斯与象征贞洁的狩猎之神狄安娜合二为一。艺术家借此说明两种理想的美都融合在了乔瓦娜的身上。

世纪大婚

他们的婚礼是当时一场极为奢华的盛事,并且有详尽的文献记录。新娘乔瓦娜的父亲马索·德格里·阿尔比奇的账本中罗列了女方全部的经济支出,另外他还记录了婚礼耗资的每一个细节。

还有一份文献,由人文学者、执教佛罗伦萨大学的纳尔多·纳尔迪撰写的《写给杰出的年轻人:洛伦佐·托尔纳博尼和乔瓦娜的新婚颂诗》,全诗以优美的人文主义小写体写在羊皮纸上,共336行。

这首诗记录了婚礼的壮观场面:几乎全城的居民都涌上街头,观看送亲的队伍。出席婚礼庆典的除了本地的达官显贵,西班牙公使和罗马大使也到场祝贺;被誉为佛罗伦萨最伟大的统治者的洛伦佐·美第奇在婚宴上对与他同名的新郎兼堂弟的洛伦佐·托尔纳博尼大加赞美。

在第一场宴会之后,庆典换了个地方,在新婚夫妇府邸附近的圣弥额尔巴托尔迪教堂前的广场上举行。那里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酒会。广场上的平台主要被用作一个舞池,新娘乔瓦娜坐在描绘着精美图案的长椅上邀请贵族年轻男女依次成对跳舞。一支舞总是佛罗伦萨贵族展现他们优雅气质的理想机会。

不过,在露天广场的庆祝活动并不仅仅是贵族们的活动,邻里的居民们也同样受邀。不过富足的食物使得宾客们难以自控,当时出现一系列冲突扭打,另外根据一位16 世纪作家的记载,在狂欢的过程中甚至有一个银碟被顺手拿走了。

庆典活动整整持续了三天,以一场精彩的角斗比赛而告终。这场婚礼如此盛大奢华,其声名之隆,以至于时隔一个世纪之后都依然有人撰述。

乔万尼·迪·塞尔·乔万尼:《婚礼队伍》。

画面描绘的正是贵族们最昂贵而优雅的装扮。

女士们带裙摆的华美裙子格外夺人眼球,

展现了富有的年轻人炫耀她们财富与美貌的不可遏制的欲望。

岁月静好

洛伦佐和乔瓦娜婚后有时居住在佛罗伦萨城中心的托尔纳博尼府邸,其他时间则居住在位于城市北部山上基亚索马赛雷利的家族乡间别墅。

新婚夫妇在结婚的第一年委托了一些独特的艺术作品用以装饰以上两处府邸的私人空间,彰显了这对年轻夫妇的美学品位、人文主义理想以及对未来的期许。1487 年,佛罗伦萨最著名的画家之一、大名鼎鼎的波提切利,被派遣在别墅里进行创作。

而在夫妇二人位于市区佛罗伦萨洛伦佐的府邸,洛伦佐的房间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展示中心,屋中摆满了精心装点的物件以及由一批优秀艺术家所创作的色彩绚丽、细节精致的作品。

最为难得的是所有专为这间屋子创作的作品都留存了下来。包括文艺复习艺术大师多米尼克·基尔兰达约的圆形画作《三博士来拜》,这些作品共同营造了令人惊艳的整体装饰效果。

可以说,洛伦佐和乔瓦娜结婚的第一年所委托的许多恢弘的艺术品都证实着一种非凡的乐观主义,表达了一种将爱、理想主义、美、宗教虔敬与现世生活完美结合的愿景。而在这些似乎具有不朽的灵晕的艺术杰作的环绕下,洛伦佐和乔瓦娜的生活似乎也具有了某种“永恒”的意味。

1487年10月11日乔瓦娜生下第一个儿子,更为这个家族增加了骄傲与喜悦。这种情感被一个宏伟的建筑——新圣母大殿主礼拜堂——所铭记,由托尔纳博尼家族所委托装饰的这座建筑成为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最让人惊艳的艺术作品群。

《三博士来访》

新圣母大殿主礼拜堂

命运沉浮

命运的敲门声总是在人们猝不及防时响起。1488年,乔瓦娜19岁,初为人母,正是最芬芳和饱满的生命季节,而洛伦佐刚刚20岁,正是意气风发、蒸蒸日上的好年龄。

然而,厄运降临了这个家庭。再次怀孕的乔瓦娜还未等到第二个孩子出生就在1488 年10 月病逝了。她的离世使洛伦佐入了极度的伤痛之中。一首纪念诗歌这样写道:

我是幸运的,在性格和思想上亦是有才的

但当我将生下我的第二胎并迈入婚姻的第二年时

啊,我与我那还未出生的孩儿一起死去了

我可能死得更加悲伤,与原本赐予我的相比

阴险的命运伸出了它的魔掌

妻子的早逝给洛伦佐的心头留下了深深的伤痕,一系列的艺术作品被先后委托以寄托他对亡妻的哀思。

1490 年,乔瓦娜被清晰地描绘在新圣母大殿家族礼拜堂的壁画《圣母访亲》中,作为一群女性旁观者的领队。对于洛伦佐挚爱却早逝的妻子而言,她依然有在天堂寻找永恒救赎的希望,而对洛伦佐而言则是死后与乔瓦娜团聚的期盼。

洛伦佐还委托了一件乔瓦娜遗像并将其永久地悬挂在托尔纳博尼府邸。这就是基尔兰达约那幅不朽的作品:《乔瓦娜·德格里·阿尔比奇的肖像》。画面背景中的一个标签上写道:“ 哦,艺术,如果你可以描绘性格与精神,这世上不会有任何画作比这一件更加美丽。”

《圣母访亲》

局部

《乔瓦娜·德格里·阿尔比奇的肖像》

乔瓦娜的去世似乎也带走了佛罗伦萨“黄金岁月”中最耀眼的那一部分,接下来,时代的哀歌在慢慢奏响。1492年4月8日,佛罗伦萨“伟大的统治者”洛伦佐·美第奇(我们的主人公洛伦佐·托尔纳博尼的堂兄)过世,他的儿子皮耶罗·美第奇接替了佛罗伦萨统治者的位置。

然而,这位含着金钥匙出身的“新君”却委实缺乏其父的政治智慧和卓越才干,他做出的一系列冒失之事,不仅激化了佛罗伦萨本的社会矛盾,也把自己推到了某些政治势力的对立面。美第奇家族逐渐没落,最终丧失政治权利。洛伦佐也因此卷入政治风波之中,最终以“叛国罪”被判死刑

之后,美第奇家族又重拾权力,像托尔纳博尼这样的家族又重新回到了政治舞台。1519年10月,洛伦佐和乔瓦娜唯一的孩子乔万尼诺当选佛罗伦萨共和国在教皇宫廷的演讲官。这位年轻的继承人必然去了西斯廷礼拜堂,去看基尔兰达约1482年所创作的他父亲真人大小的肖像,那时米开朗基罗正在为礼拜堂创作天顶画。

看到这一肖像无疑像是打开了记忆的闸门。那是光荣的年代,而洛伦佐和乔瓦娜的一生为我们叙述了一个关于繁华、逆境、光荣、死亡和追求崇高的故事。尽管他们早已逝去,但他们年轻的音容笑貌却在文艺复兴艺术大师的作品中得以不朽。

多米尼克·基尔兰达约:《召唤圣彼得和圣安德鲁》(局部)

(中间的少年像为洛伦佐·托尔纳博尼)

- 版权信息 -

编辑:子水 黄泓

《洛伦佐和乔瓦娜》

图片来自《洛伦佐和乔瓦娜》

《洛伦佐与乔瓦娜:文艺复兴时期永恒的艺术与短暂的生命》

作 者:(荷)赫尔特·扬·凡·德尔·斯曼 著

当艺术与历史相遇时,一个关于繁华、逆境、光荣和死亡的故事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