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辱人绰号属欺凌:别拿言语暴力不当回事

11月12日,广东省教育厅官网挂出13部门联合印发的《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其中明确规定,“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的”属于校园欺凌,在被治理的范围之内。

11月12日,广东省教育厅官网挂出13部门联合印发的《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其中明确规定,“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的”属于校园欺凌,在被治理的范围之内。很多人觉得奇怪,一个多部门出台的治理方案,居然连校园起绰号都要管,是不是太琐细了?

 

校园欺凌中最多的就是言语欺凌

校园欺凌内容多样,按照伤害对象来划分,可分为“身体伤害型”和“精神侮辱型”。

在以往,舆论对于校园欺凌的关注,多是集中在有明显肢体暴力行为的“身体伤害型”欺凌上。

相比之下,“精神侮辱型”就很容易被忽略——就跟家暴一样,大多数人更愿意讨论动手打人,而忽略了冷暴力、软暴力。

所谓的“精神侮辱型”,就是使用谩骂、诋毁、蔑视、嘲笑等侮辱歧视性的语言,致使他人的精神上和心理上遭到侵犯和损害,属精神伤害的范畴。

其中“起侮辱性绰号”是最为常见的一种。例如,看到同学胖胖的,就给人家起“肥猪”之类的绰号,这是侮辱性的。

虽然,这种“精神侮辱型”的言语欺凌经常性的被忽略,但事实上,它却是校园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欺凌现象。

2017年5月发布的《中国校园欺凌调查报告》就指出,语言欺凌是校园欺凌的主要形式。

按照校园欺凌的方式进行分类,语言欺凌行为发生率明显高于关系、身体以及网络欺凌行为,占23.3%。

2018年5月,“中国少年儿童平安行动”组委会发布一项调查结果也显示,“语言伤害”“同伴暴力”“运动伤害”是当前亟待解决的三大校园伤害问题。

其中,81.45%的被访小学生认为,“语言伤害”是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新京报》就举例说,语言欺凌的情况在现实中不罕见:有的孩子身体矮小,就被取了“小矮子”的外号;有的孩子腿脚不便,被取了“铁拐李”的外号……这里面,有些绰号或许是无心之举的闹着玩,但有的就是故意为之的羞辱。但不可否认的是,绝大多数都对被起“绰号”的学生造成了心理伤害。

在校园中,言语欺凌和暴力并不只存在于学生和学生之间,也会存在于教师和学生之间。

2018年6月,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公布的“教师语言暴力调研报告”显示,48%的小学生、36%的初中生、18%的高中生表示,老师在批评自己或者同学时使用语言暴力。

比如“你吃得这么肥,怎么连一个问题也不会回答?”;“不学习就滚出去”;“不好好听课,你以后就是废人!” ;在比如“你真笨,我是没办法教你了”……

相信,这些话语,很多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或多或少的听到过。如此这般采用讽刺、挖苦、揭短、当众出丑等手段对学生进行冷暴力或者“心理惩罚”的,都属于言语欺凌。

无论是美国、中国香港还是中国台湾,都将言语欺凌列为校园欺凌的一部分。尤其是中国香港地区,明确列出,“起花名”“叫花名”也属于言语欺凌的一种。

言语欺凌的伤害到底有多大?

由于言语欺凌多半是从受害者自身的样貌、行为习惯、家庭背景、学习成绩等进行“攻击”,这对身心尚不成熟的孩子来说,会造成严重的心理负担。

而且,言语欺凌具有隐蔽性,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对于自尊心较之成人更为敏感、细腻、脆弱的孩子来说,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有可能在孩子幼小的心中留下灰色的印记,影响其一生。

例如,《武汉晚报》在2017年初采访了一位退休教师,他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他曾经有一个学生,就是因为头发干枯、卷曲,总是被班上的好事者嘲笑,还起了一个侮辱性的绰号,这些学生每天以喊这个外号为乐。原本以为是学生之间相互玩闹取乐,结果事情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料。

那名学生一次被刺激之后,用凳子把其中一个嘲笑他的学生脑袋砸成重度脑震荡,以至于这名原本被欺负的学生要被公安机关拘留。最终的结果是,这名被欺凌的学生被迫转学,并且对校园和学习产生抗拒,初中毕业之后就没再上学;而那个欺负别人反被打的学生,留下了终身后遗症。

如果实施言语欺凌的人有学生变成了教师,那么对于学生造成的伤害可能会更大。

《江南时报》曾报道,2003年4月,重庆市渝中区初三女生丁某因为上学迟到,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批评教育,其间班主任当着其他同学的面赤裸裸地贬损丁某:“你学习不好,长得也不漂亮,连‘坐台’的资格都没有。”丁某遭此侮辱,一时想不开,写下遗书后跳楼自杀身亡。

很多人都很熟悉的台湾著名作家三毛,少年时就曾因为数学不好而被教师责骂,敏感而自尊心强的三毛因此患了自闭症,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呆就是七年,再也不愿去学校。直到成年,回忆起来还心有余悸。

俗话说,恶语伤人六月寒。语言欺凌往往伤害人的自尊、伤及对方心理上最脆弱的地方。

很多网民就在“辱人绰号属欺凌”这条新闻下边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最常见的就是,遭遇了言语欺凌,却只能忍气吞声,直到升学,换了环境,才摆脱了噩梦。

心理学的研究指出,人皆渴望得到他人对自我的爱护与肯定,特别是得到自己生活中重要人物(通常包括父母、师长、领导、朋友、恋人等人物)的爱护与肯定。这是人性之本,也是人格成长的需要。

虽然摆脱了言语欺凌的环境,但曾经的经历也有可能对心理健康产生一定影响。到语言暴力伤害的学生,首先容易出现成绩下降、失眠、心跳加快、情绪不稳等现象,随即就可能出现抑郁、焦虑、紧张等心理症状,再接下来容易出现心理障碍、心理疾病。

新加坡理工大学的研究就指出,在134名曾在校园被欺凌的青少年中,六成人患上思觉失调,九成思觉失调个案遭遇被人嘲笑、起“绰号”等言语欺凌。而“思觉失调”是指一种可能发生于一些人士身上的早期不正常精神状态。

不能放过任何形式的校园欺凌,包括言语欺凌

最近两年,一桩桩令人发指的校园欺凌案件,让人明白,所谓“打打闹闹”“带血青春”并不应该是成长的必然,而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同理,教师使用过激的刺激性语言以及同学间看似“开玩笑”的花名,很多也不是正常的状态,而是藏匿着一种隐性伤害。

所以说,此番广东省细化了校园欺凌的类别,提出了预防、治理等诸般措施,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可以发现起侮辱性绰号、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侮辱诽谤等,都被归入了校园霸凌的范围,这也是与全球通行的反校园霸凌的标准一致的。这意味着中国的反霸凌标准,正在与全球实践相接轨,扩宽了反霸凌的外延。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一政策的落实。

首先,反校园言语欺凌,必须提高学校和老师的专业度。现实情况中,相当多的老师没有能力去发现孩子中存在的欺凌现象,如何把防欺凌文件落到实处,怎么判断欺凌、怎么帮助学生走出欺凌,事后有没有修复机制去修复孩子与同学之间、学生家庭与学校之间、学生与教师之间的关系,都是需要专业培训的。

同时,老师也应该受到指导和培训,提高教学专业程度,避免有意或者无意的话语,对学生形成言语欺凌。

其次,在广东的文件中也提到,学校应根据本校实际成立学生欺凌综合治理委员会,对学生欺凌事件进行认定和处置。教育学者熊丙奇就对此发表评论说:“要让校园欺凌治理委员会切实发挥作用,需要欺凌治理委员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委员会。不能像有的学校的家委会那样沦为摆设,形同虚设。”

比如,委员应该由学校领导、教师代表、家长代表、学生代表(适合高中阶段学校)、法律人士、教育专家等共同组成,既有代表性,又具有专业性;委员会应该拥有独立进行调查、处理校园欺凌事件的权力,而不是由学校行政布置工作。

同时也要改变目前对于校园欺凌“重平息、轻教育”的现状。在给各方一个“满意”的说法的同时,无论是事前的防范教育还是事后的惩戒教育都应当做到位,否则就丧失对实施欺凌学生的教育契机和教育责任。

不放过任何形式的校园欺凌,以最快的速度介入解决校园欺凌,“对症下药”,分级治之,这对于学生和教育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事。

  • 不能让“逢雨看海”成为城市通病
    国内不少城市,每年夏天都因内涝而瞬间成为“泽国”。被内涝折磨的城市中,台阶成了瀑布,驾车如开船,连公交车都成了“冲锋舟”。
  • 揪出摄像头是酒店责任,不是消费者的
    涉事酒店负责人以一副“你莫大惊小怪”的神态表示,“我跟你说,郑州的酒店,百分之八十都装的有。”
  • ofo名下已无可执行财产:共享经济该如何突围?
    日前,ofo在经过融资难、退押金潮等风波后又一次上了微博热搜榜。
  • 一公斤烟头奖60元,是否成“肥皂剧”?
    据媒体报道,6月16日起,安徽滁州为期近4个月的“捡1公斤烟头兑换60元现金”不再延续。新办法是,每公斤烟头奖励毛巾一条或肥皂2块,价值约10元。
  • 一只芒果而已 至于的吗?
    过去的一周,人们被热搜列表里的一只芒果搅得心神不宁。
  • 【社论】垃圾分类:多一些耐心多一些自觉
    7月1日起,即将正式实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规定,个人混合投放垃圾,最高可罚200元;单位混装混运,最高则可罚5万元。垃圾分类,市民准备好了吗?
  • 身份证照片自拍的前提是真实
    据媒体报道,日前,安徽省公安厅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透露,该省正式推出的身份证人像智能采集系统中,公众可根据需要选择现场拍、自助拍、手机拍、提前备等多种方式,现场采集或线上上传本人满意且验证合格的人像信息,拍出“最美证件照”。身份证照片可自拍上传,迅速登上热搜。
  • 格力手撕奥克斯,“同行举报”让消费者获益
    6月10日,格力电器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实名举报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称部分产品与其宣传、标称的能效值差距较大。
  • 只让“毕业生代表”参加,这是谁的毕业典礼?
    6月8日,苏州大学发布《关于举行苏州大学2019年毕业典礼的通知》,其中对于出席典礼的学生的规定,不是全体2019届毕业生,而是“2019届毕业生代表”,引发舆论热议。
  • “不收现金就不是受贿”纯属自欺欺人
    招商引资是地方政府加快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然而,却有干部把它当作了自家的“摇钱树”,做起自己的“生意”。
  • 关了自家的门,堵了大家的路(钟声)
    法国科学家巴斯德有句名言:“科学无国界,它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是照亮世界的火把。”然而,一些美国政客却要背道而驰:仿佛科学的边界任由他们划定,创新的成果只能由他们独享。
  • 非遗传承的生命力在于“表达”
    本周六是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眼下正是非遗传承的好时代。
  • 推行垃圾分类 践行绿色发展
    垃圾分类看似事小,但“利民之事,丝发必兴”。
  • 狱内月消费七千却不交全罚金,也能减刑?
    近日,据澎湃新闻报道,继2017年11月获减刑7个月后,贾玉山再次获得减刑。公开资料显示,贾玉山系宝源丰公司原董事长,被指违反防火规范要求建设厂房,2013年6月3日发生重大火灾,造成121人死亡、76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82亿元。
  • 韩国国青脚踩奖杯,赢了比赛输了职业道德
    据新京报报道,“熊猫杯”5月29日收官,中国国青队3场连败垫底。更令中国球迷堵心的是韩国球员在庆祝夺冠时的踩踏奖杯行为。
  • 中青报:酒店偷拍,追责容易维权难?
    随着一起又一起民宿酒店偷拍事件的发生,公众对隐私泄露的恐慌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这不仅涉及隐私权,更涉及基本的安全权,自然刺痛人们的敏感神经。
  • 新华网评:用数字之光照亮美好未来
     当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在贵阳拉开帷幕时,一场“高配”的数字之旅也随之开启。最新大数据前沿技术、领先应用成果、未来科技皆是最吸睛的焦点。数字之光“点靓”我们的现实生活,也照亮美好未来之路。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新技术,占据创新制高点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在新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空间技术等颠覆性、战略性技术上占据制高点,需要下好“先手棋”。
  • “儿童用品存重大缺陷”监管不能缺位
    本来是为了让孩子们在床上玩耍或者是睡觉的时候更加的安全,很多的家长就从网络上购买了所谓的“护娃神器”,也叫儿童床护栏,把它安装在床边上。没有想到的是这类“护娃神器”,不但没有保护好孩子,还存在着比较大的安全隐患,甚至造成了一幕幕的悲剧。
  • 方兴东:AI治理,中国该如何积极有为
    “人工智能”(AI)在时下的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已经成为最热的词汇之一。人工智能越来越多地应用,标志着互联网革命真正进入深水区,将给整个人类社会发展带来深刻的革命。最近,AI治理成为全球最大的热点问题。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