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让孩子写诗,社会才会有远方

“诗和远方”成为了很多都市人的奢望,但只有让孩子写诗,社会才会有远方;如果孩子已经深谙于苟且和油腻,那么社会将会死气沉沉。

一个孩子对秋游会有多渴望?小学五年级的王亦洪用一首诗,向全世界证明了自己的渴望:

何时秋游啊?/我准备的酸奶过期了!/我准备的薯片过期了!/而下一个即将过期的,恐怕就是我这善良的/心灵了呀!

童真的笔调,小孩子的敏锐,对秋游的满满期待,让成年人们乐开了花,好似喧嚣网络中的一股清流。

小朋友像松鼠过冬一样,提前为秋游准备好了那么多好吃的,却还是没有等到秋游,只能在诗里呐喊,这种对心情的描摹拿捏,远比用程式化的成语“望眼欲穿”“心急如焚”更爽直、天然,也更能打动人。这是诗的魅力,也是属于每个人心灵深处的率真。

《秋游》的作者王亦洪,是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学一名五年级的小学生,平时就爱在作业本上写诗。这首诗阴错阳差地流传到网络上,成为了网红。

“诗和远方”成为了很多都市人的奢望,但只有让孩子写诗,社会才会有远方;如果孩子已经深谙于苟且和油腻,那么社会将会死气沉沉。

不知道从何时起,很多孩子们的童年过早结束了,本该无忧无虑、摸鱼发呆的日子,被太多太多的功利和苟且所充满。就算不提各种鸡血的奥数、培优、升学考试,即使是孩子的兴趣爱好也被折腾得变了味道:下围棋就要考段位,学跆拳道就要考腰带,至于钢琴、小提琴更成为精确的“投入产出比”,时间、金钱和练习相叠加必须带来最大的“收益”。

孩子对世界探索和好奇,被涂抹上厚厚的功利色彩,家长望子成龙的攀比焦虑,商业模式的无孔不入将孩子的“诗意”扼杀得奄奄一息。稚气的孩子脸上,有了太多的不该有的世故、成熟与无奈。

《秋游》的小诗让成年人忍俊不禁。让孩子写诗,就应该给孩子充分的写诗空间和时间,把功利心放一放,把升学焦虑放一放,让孩子去自由探索和幻想。老师也应当鼓励这样的创作,不是为把诗“变现”成为优秀作文,“变现”为升学、颁奖的敲门砖,而是当以社会之力呵护童年的快乐,把远方和诗还给孩子。

现代社会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家长很多时候过早地把职场焦虑传染给了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成为摧残童年的高尚借口,也被商家精心设计套路。

孩子们对花儿不欢笑,对鸟叫不兴奋,不玩泥巴,不馋嘴,不渴望,不做梦,不写诗,不讲故事,社会便没有未来和创造,没有激情和远方。科技的发明是为了让人从重复单调的劳动中解放出来,而不是为了把人变成机器。人工智能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挑战了机械记忆和熟练技能的价值,但是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永远不会被机器所代替。

所以,让孩子写诗,社会才会有远方,放一放成年人的功利心,孩子才会走得更远。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