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同升一面旗 共爱一个家

在国歌雄壮的旋律烘托下,鲜艳的五星红旗徐徐攀升。映衬着东方第一缕曙光,那一抹红越升越高,跃动在秋日的碧空中。

国旗之红

在国歌雄壮的旋律烘托下,鲜艳的五星红旗徐徐攀升。映衬着东方第一缕曙光,那一抹红越升越高,跃动在秋日的碧空中。

这一刻,是公元2018年10月8日6时17分。北京天安门广场汇聚了4万余名观众,在祖国的心脏见证五星红旗升起。

和所有其他观众一样,范小军翘首仰望那抹红。此刻,他站在离国旗最近的地方,进行电视直播的摄像机对准了他举起的右手。

站在范小军身后的记者能听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加速跳动的心脏和两颊的高原红,时刻提醒着这位26岁的边防战士:你已经“醉”了。

令他“醉”的是首都充足的氧气,更是天安门国旗杆顶端那抹明亮耀眼的红。

目光跨越千山,穿行到海拔5400多米的喀喇昆仑山。在那个高寒缺氧、连藏羚羊都未曾涉足的地方,范小军和战友曾一次次将自己化身为“行走”的界碑,在巡逻的终点展开一面面国旗,宣示主权。白的雪,蓝的天,衬托得那面旗越发红得摄人心魄。

不论在何处,边防线上升起或展开的每一面国旗,都与天安门升起的这抹红有着同样颜色。这种红色,就叫“国旗红”。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抹红。在中国军人心中,这抹“国旗红”是在捍卫国家利益第一线、是在每一寸国土抛洒的热血颜色。到现在,已经有数百名边防军人长眠于喀喇昆仑山。

升旗仪式结束后,清晨的长安街开始了新的一天。广场的人流缓缓挪向各个进出口。

和记者并肩穿过通道的嘉宾,是头戴蓝色贝雷帽的23岁女兵杨松铭。今年11月,她即将和战友一起,前往非洲南苏丹,开始长达一年的维和征程。

这一刻,3000多名中国蓝盔将士正在全球9个任务区执行维和任务,每一个中国营区都有一抹抹红色为和平飘扬。

“小时候,我也曾问过老师,为什么国旗这样红?老师告诉我,那是先烈用鲜血染成的。长大后穿上军装,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杨松铭指了一下左臂章上绣的红色国旗对记者说:“这些年,我们有13名战友牺牲在维和一线,他们的热血洒在异国他乡,他们都是身披国旗回到祖国。也许,没有多少人会记得他们的姓名,但他们就是国旗上最深的底色。”

国旗之力

国旗护卫中队旗手袁晋爽振臂一挥,鲜艳的五星红旗瞬间迎风飘扬,随着朝阳一同升起。

国旗台下,列队的上士班长索朗顿珠热泪盈眶。在他所属的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他和战友守卫着漫长的西南边境线。在这次“同升一面旗、共爱一个家”主题活动中,他作为边防官兵代表,第一次在现场观看了天安门广场的升旗仪式。

“真没想到,‘十一’长假已经结束,竟然还有那么多观众从凌晨就守在这里,就是为了看一眼升国旗的仪式。”索朗顿珠动情地说,“以前觉得连队升旗场面小,现在回想一下却有了不一样的感受。我们升的是与天安门广场同样的国旗,我们背后同样站着亿万中国人。这亿万人的爱国情怀,就是我们戍守边疆的最大动力。”

前不久老兵退伍前夕,索朗顿珠带着国旗,陪伴即将退役的战友,前往防区内的零号界碑进行最后一次巡逻。当他们在零号界碑展开国旗,举起右拳,喊响戍边誓言,索朗顿珠感到胸膛里澎湃着一种强烈的力量。正是这力量,推动着他在这条巡逻路上继续走下去。

感受到国旗这种特有力量的,还有川藏兵站部某汽车团的三级军士长朱小红。此刻,他站在天安门广场国旗台下,手捧着所属部队成立后在川藏线上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
这面手工缝制的国旗上细密的针脚,述说着无言的历史。这面旗,曾在数十年前悬挂在汽车团进藏车队的头车上,作为整个车队穿越川藏线的信标。

朱小红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穿越川藏线的时候,险些随运送物资的卡车跌入万丈深渊。幸亏老班长张仁斌果断处置,他才能顺利将车开出险境。惊魂未定时刻,远远看见对面山腰的头车顶上飘扬的五星红旗,朱小红感觉内心在升腾一股力量。这力量,让他重新踩下了油门,在川藏线上一踩就是十多年。

天安门广场上,那么多观众的目光仰望着国旗,也注视着这群来自天南海北的军人。沐浴在海潮般的目光里,朱小红明白了那股力量的含义:“国旗的力量,其实就是人心的力量。我们守卫祖国河山,就是在守护亿万民心。”

国旗之重

一面国旗有多重?

北部战区陆军牛耳河边防连四级军士长雷粒,从国旗护卫中队旗手手中接过一面标准的一号国旗,重量为0.5千克。

雷粒赠给旗手的那面国旗,是用额尔古纳河畔的红柳树枝编制而成,重量接近2千克。他还从旗手那里得知,天安门广场升起的特号国旗重量为3千克。

来自西藏山南某边防连的连长李文多带着2名战士,从高原哨所背下来的石头国旗,重达50多斤。

新疆军区河尾滩边防连上士班长范小军赠给国旗护卫中队旗手的另一块石头国旗,重达30多斤。

范小军还告诉记者,在新疆阿拉山口,有一座山的半个山体上都是用石头垒成的巨大国旗图案。

国旗的有形之重可以衡量,但蕴含的无形之重,正如那座“国旗山”,映照着军人的如山使命和千钧重担。

范小军在喀喇昆仑山的巡逻路上发现了那块长条昆仑石。考虑到5000多米的高海拔和严寒,当时有人建议他先把石头背回连队,但他坚持在边境线的巡逻点位上画出了这面国旗。

对他来说,边境线上的这面石头国旗就是边防军人宣示主权的方式。这块来自全军海拔最高哨所的石头国旗,最能展现祖国在边防军人心目中的重量。

国旗之重,生命之重。

30年前,在南沙渚碧礁上空,首批守礁官兵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南沙的风雨和高盐高湿的环境,让这面国旗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残缺了一半,但上面守礁官兵的签名和誓言依然清晰可见。这面旗也被带到了活动现场。

首批守卫南海岛礁的老兵代表唐永泉向参加活动的军事记者和护旗官兵介绍说,当时在条件极端恶劣的第一代高脚屋里,他们每天起床看到国旗还在,就知道礁盘还在,接着就开始新一天的卫戍海疆任务。

“国旗就是我们的命。”一位老兵的话,让无数人闻之动容。

国旗之梦

退役海军陆战队队员唐永泉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30年前从南沙岛礁带回的这面残缺褪色的国旗,会带着自己找到失去联系多年的守礁战友,又带着自己重返当年的老部队,还把自己带到了北京天安门的国旗下。

在互赠国旗的仪式现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负责征集文物展品的工作人员找到了他。

“这是中国在渚碧礁升起的第一面国旗,上面还有9个守礁官兵的签名,非常有历史意义和收藏价值。你愿意把它捐给军事博物馆永久保存吗?”馆员阎欣恳切地询问守礁老兵。

一想到,这面国旗曾经飘扬在自己魂牵梦绕的地方,那上面有自己年轻时的报国军旅梦、永远难忘的战友情谊,唐永泉觉得有点不舍。

从海军退伍后,唐永泉回到老家湖南东安县,搬了几次家,最后开了一家小卖部。妻子几次想把这残破的国旗“处理”掉,省得在家“占地方”,但他每次都把这面国旗卷起来,装进盒子收好。每当他说起自己当年在南海岛礁高脚屋的战斗岁月,总有人以为这位小卖店老板在“吹牛”,而他又舍不得拿出那面“宝贝国旗”来和人们争论。

不过,如果这面国旗能进入军事博物馆,成为“国家记忆”,让更多人看到中国在南海岛礁上宣示过主权,让更多人记住守礁官兵为守卫南沙做出的牺牲奉献,自己的梦也算圆了。

最终,唐永泉在捐赠展品的收据上郑重签下了名字。守礁老兵的国旗故事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在东安县父老乡亲中引起了不小的热潮。县电视台很快联系到了唐永泉,邀请他从北京返回家乡后,参与录制一期专题节目。

到天安门圆梦的不仅有守礁老兵,还有3位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

他们的名字分别是马长林、沈荣发和段北福。年轻时在西北戈壁隐姓埋名的他们,干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1980年,成功发射中国第一枚洲际导弹。

一位军事记者的8岁女儿看到电视节目后,画了一幅画。画上,在大国重器的护卫下,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参加这次活动的多位嘉宾专门在画上签名留念。

“我们就是戈壁滩上的一粒沙子,胡杨林里的一片树叶,一阵东风刮来,被你们发现了。”老人们笑言,新闻媒体报道后,自己成了“老来红”,老了老了又火了一把。
在金水桥通往国旗护卫中队的长长通道上,马长林的女儿马瑞军告诉记者,老人患有心脏病,但这次为了到天安门看升旗,凌晨三点就起床了。

“父亲经常说,他们最大的愿望不是有人记住他们的名字,而是事业后继有人。”马瑞军说。

版式设计:梁 晨

图①:10月8日6时17分,开山岛守岛民兵王继才的妻子王仕花、首批守卫南沙岛礁的老兵、边海防一线官兵代表等在天安门广场观看升国旗仪式。 本报记者 穆可双摄

图②:西藏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五连连长李文多带领上士王祖江、赵家林,从海拔4000多米的西藏高原哨所,一路背到活动现场的50多斤重的石头国旗。本报记者 高立英摄

图③:新疆军区边防某营教导员吴移桃带领战士李加,从喀喇昆仑山某高地背回来的重达30多斤的石头国旗。本报记者 高立英摄

图④:川藏兵站部某汽车团升起的第一面国旗,缝制五角星的细密针脚清晰可见。本报记者 高立英摄

图⑤:牛耳河边防连官兵用从额尔古纳河畔采集的红柳树枝和白桦树皮制作的国旗。本报记者 高立英摄

图⑥:首批南沙守礁官兵在渚碧礁升起的第一面国旗。本报记者 高立英摄

图⑦:国旗护卫中队回赠活动嘉宾的国旗。央广军事记者 谢 芳摄

图⑧:活动主持人周雷的女儿周朱子看了相关报道后,画的蜡笔画《感恩您,我的国》。本报记者 高立英摄

  • 港媒:为何中国科技企业不会轻易向困难低头?
    中国的科技公司最近由于中美贸易战而遭受重创。然而,我认为以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为代表的中国科技公司不会轻易沦为短期困难的猎物。
  • 北青报:不要让孩子迷失在网游丛林
    不能否认,通过游戏可以获得快乐、活力和创造力。一些网络游戏也强调团队协作、永不言弃的精神,适度尝试具有一定价值和意义。但过度沉迷于游戏,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
  • 让孩子写诗,社会才会有远方
    “诗和远方”成为了很多都市人的奢望,但只有让孩子写诗,社会才会有远方;如果孩子已经深谙于苟且和油腻,那么社会将会死气沉沉。
  • 重阳,于己、于家、于国
    “天与秋光,转转情伤,探金英知近重阳。”伴随着旖旎秋光、飒飒秋风,重阳节如期而至。
  • “家校群”为何会吹起“马屁风”?
    “拍马屁群”的形成,并不是教师们履职不当的结果,而是特定相处模式、沟通方式的“并发症”。从很大程度上说,乃是家长、教师网络化人际关系“过热”的产物,这同样是一种过犹不及。
  • 张涛甫:学生会莫成“学官会”
    在官场,官员们变得更亲民了,渐渐回归初心。但在官场之外,“官气”却未消散,官本位意识仍然比较重。
  • 果粉的热情或将死于苹果的傲慢
    最近一段时间,苹果的麻烦有点多。售价1万多元的新款手机iPhone XS刚上市就被曝信号质量差、息屏无法充电等问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使用苹果手机的支付宝用户遭遇多起盗刷事件。
  • 吃火锅被浇热水:陌生人社会如何自保?
    因火锅添汤引发争执,继而导致一人重度烫伤,一人被刑拘,这样的结局,让人唏嘘。
  • “你欠西湖一个道歉”,法律要向你亮剑
    国庆期间,杭州西湖景区的一块石碑被人肆意涂写。事情一经曝光,引发舆论强烈谴责,“你欠西湖一个道歉!”近日,这位名叫平文涛的乱涂乱画者被抓获,鉴于其多次实施破坏行为,社会影响恶劣,目前,景区公安以寻衅滋事罪对其依法刑事拘留。
  • 更大规模减税,正是企业所需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正在共同担当护航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重任。这也能为应对经济稳中有变吃下“定心丸”。
  • 社评:面对美国变脸,中国首先应稳住阵脚
    美国副总统彭斯4日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发表长篇演说,对中国进行了全面抨击,并重点诬称中国干预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由副总统出面专门针对中国发表这样的“檄文”式演讲,至少在1972年以来从未有过。
  • 一个“工作与生活平衡”的人,很可能是个无趣的人
    “工作和生活之间要保持平衡”,“事业和爱情要双丰收”,这样的说法我们常听到,各种媒体中也对能做到的人大加赞美。如果某人事业很成功,但是是一门心思全在工作上的工作狂,他人的评价就会有意无意地说他失去了什么似的。
  • 江西10景区对外国人免费,该不该
    国庆黄金周眼看着又来了,旅游话题再度热门起来。有游客反映,全国不少景区在出售门票时,均存在“一票两价”甚至“一票多价”的情况,本地人免费游玩,外地人则要收费。
  • 从价格形成机制上促进门票降价
    要想破解“明降实不降”,确保门票价格能真正降下来,关键还是要从“价格形成机制”的源头上削减门票价格的不合理“额外负担”,彻底改变门票收入被“雁过拔毛”、“大量经费用于养人”的畸形局面。
  • 北京青年报:“纸螃蟹”遇冷是一件好事
    所谓“纸螃蟹”,类同于“月饼券”,也就是消费者先买券,然后凭券兑换螃蟹。一般人可能想不通,想吃螃蟹到市场上去买就是,何必多此一举先买券呢?想不通之处,正是问题所在。
  • 传统节日让我们享受单纯的快乐
    给传统节日一份单纯的快乐,让我们只是为了快乐而过节,无须额外附加其他的解读与阐释,少些为了质疑而质疑、为了忧虑而忧虑。
  • 正当防卫认定要坚持“宽严相济”
    在正当防卫的认定标准上应适当放宽“准入”门槛,在标准设定上应更多站在正当防卫人的角度考虑,不能对正当防卫人过于苛求,从标准认定上要有利于防卫人。唯有如此,公众在面对不法侵害时,才会毫无顾虑地勇于同犯罪行为作斗争。
  • “倍速”追剧成时尚 是剧情太慢还是我们太急
    看到一则文化报道说,“二倍速”追剧,已成时下一些人观剧的一种文化时尚。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发出感叹,“当代年轻人时间有多紧张?看个剧都要开二倍速。”
  • 苹果发布新品,商人从来不傻
    当苹果已不再是那个苹果,苹果手机未来的路,还能走多远?
  • 滴滴“一键报警”不应形同虚设
    基于社会责任立场,滴滴平台应将乘客安全放在首位,继续简化一键报警流程,积极与警方保持信息数据的沟通,不要为了企业私利,而罔顾乘客人身安全。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