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辛弃疾: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钱和数不清的姑娘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孙继胜的小宇宙》

从小就崇拜文人,特别是古代那些诗词大家,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柳永辛弃疾啥的,简直就是我的人生楷模,完美偶像。

后来,随着我识字越来越多,看的书越来越杂,有一天,我惊奇地发现,卧槽,他们居然还干这种事儿:白居易常年蓄养雏妓,柳永一生沉溺青楼,苏轼四十岁娶十二岁幼女,辛弃疾妻妾成群贪污受贿……这,这不特么在夺人三观嘛……

不可思议吧,高大形象瞬间崩塌。回头再读他们的作品,心里经常会暗暗嘀咕:这些闪耀着人类文明智慧之光的伟大诗句,真是那个流氓写的吗?

 

一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今天要说的是辛弃疾。

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出生在山东济南。南宋时期,中国北方早已沦为女真族大金国的领地,也就是说,辛弃疾最初是金国人,祖父是金国县令。

辛弃疾从小习文练武,饱读诗书,连续两次参加大金国科举考试,结果,两次落榜。

父母说:“要不然,咱再复读一年?”

复读个蛋!

金国分明是歧视我们汉人,试卷不统一,录取不统一,女真族考生还特么各种加分,考400就上211,汉人只能上蓝翔,凭啥?老子不考了!

公元1161年,21岁的辛弃疾一怒之下,召集了2000人,揭竿而起,打着抗金归宋的旗号,参加了耿京领导的起义军。

因为念过书有文化,被任命为军中的掌书记,也就是领导的机要秘书。

23岁那一年,辛弃疾干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当时,义军首领耿京突然被叛徒杀害,部队一时群龙无首,军心涣散,不知所措。

社会我辛哥,人狠话不多,在义军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毅然率领50名敢死队员,突袭5万人的金军营地,深入虎穴,将叛贼生擒活捉。

不但将叛徒押回临安正法,还顺手策反了金国万余名士兵归宋,轰动宋金两国,成一时传奇。

此事在宋洪迈《文敏公集》卷六《稼轩记》中有记载:

齐虏巧负国,赤手领五十骑,缚取于五万众中,如挟毚兔,束马衔枚,间关西奏淮,至通昼夜不粒食。壮声英概,懦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息,用是简深知。

宋高宗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一介书生,于万马军中擒获叛贼如探囊取物,这是常山赵子龙附体了吗?

辛弃疾一战成名。很快,被南宋朝廷任命为江阴签判,从此开始了他在南宋的宦仕生涯。

 

二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据我了解,诗人分为两种,一种叫诗人,一种叫爱国诗人。

战争年代,爱国诗人必须是主战派。对,跟敌人有什么好谈的,就是一个字:干!凡是主张和谈的都是投降派!打得过要打,打不过也要打,至少保证政治正确。

主战派诗人就算作品少,或者作品大部分阅读量很低,但只要有一首,甚至一句10万+的爆款就够了,凭此足以跻身十大爱国诗人的行列。比如岳飞的《满江红·写怀》,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如果你刚好文武双全,又能打又能写,那就完美了,那就是爱国诗人中的实力派。比如:辛弃疾。

辛弃疾的诗词,功底深厚,与苏轼一起被看作是宋代豪放派的领军人物,拥粉无数。作品内容涉猎广泛,其中,大量慷慨激昂,抒发爱国情怀的豪迈之作。

比如那首脍炙人口,上学时候要求全文背诵的《永遇乐·京口北古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抚今追昔,字里行间,充满了英雄末路的悲叹与壮志难酬的愤懑。这首词连续多年入选华语地区十大流行宋词排行榜榜单,成为辛词代表作之一。

辛弃疾一生以收复中原为己任,天天梦想着打回老家去,是朝廷最坚定的主战派。

按理说,有这样的好干部,朝廷应该感到高兴对不对,可是,由于众所周知但又不便明说的原因,高宗皇帝内心对抗金是有抵触的。

收复中原,把被金国掠去的父兄二人解救回来,这皇帝的位子谁来做?再说了,江南山清水秀,经济繁荣,生活富足,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干嘛要劳师动众去打仗?

不错,中原地区是我大宋的固有领土,是我天朝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大家都知道皇帝的心思,所谓抗金,不过是政治口号,宣传手段,说说而已。

只有辛弃疾等一帮主战派傻乎乎当真了,认定宋金两国早晚必有一战,每天磨刀霍霍,准备武力收复失地。

政治上如此幼稚,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能正确领会上级意图,思想不跟领导保持一致,能有什么前途?!

所以,辛弃疾为官40多年,并没有得到真正的重用,先后担任过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使、绍兴知府、镇江知府、隆兴知府、龙图阁待制、枢密都承旨等职,但大多是地方官或文职,根本不给他领兵北伐的机会。

而且,辛弃疾仕途颇为坎坷,六次被弹劾,多次被免职,从1181到1207不到30年时间里,工作岗位频繁调动多达37次,几上几下,历尽波折。

 

三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这么正能量的爱国者还被人告黑状,不用说,这肯定是主和派的阴谋,是恶意陷害!

许多人为辛弃疾鸣不平,辛弃疾自己反倒无话可说,因为每次被弹劾的理由都一针见血,直指他的软肋:好色贪财,淫刑聚敛

怎么好色?首先是妻妾成群。

除了大老婆范氏,辛弃疾的小妾,有据可查的至少有7个:田田、钱钱、整整、香香、卿卿、飞卿、粉卿。

名字都是辛老师给起的,图省事儿,把人家姓或者名字里的一个字拿出来叠音作为昵称。

汉字就是这么奇妙,不论什么东西,哪怕是低俗不堪的事物,只要用叠音表述,效果立刻就不一样了。比如猪叫猪猪,狗叫狗狗,吃饭叫吃饭饭,拉屎叫拉臭臭,是不是瞬间有一种萌萌哒很可爱的感觉?

关于这些小妾的用途,元人陶宗仪在《书史会要》中说:

田田、钱钱,辛弃疾二妾也。皆因有其姓而名之,皆善笔札,常代辛弃疾答尺牍。

也就是说,钱钱和田田有一定的文字功底,主要负责给辛老师的公众号《辛辛苦苦》排版,接广告,回复留言,跟粉丝互动啥的。

香香、整整、卿卿等几个小妾从前都是文艺工作者,有的擅长歌舞,有的擅长吹箫,有的擅长大宝剑,总之,各有所长,主要负责照顾辛弃疾的生活起居。

辛弃疾的诗词中多次提到过这些侍妾的名字。

比如:娇痴却妒香香睡,唤起醒松说梦些。

比如:有时醉里唤卿卿,却被旁人笑问。

请注意,上述7位只是有文字记载可以考证的,事实上,辛弃疾的小妾远不止这些。

 

四     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家里妻妾成群,而且个个貌美如花,就这也不耽误在外面沾花惹草。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跟你讲,连吴秀波这一款的都不例外,哪有什么忠贞不渝的爱情?!

史料记载,辛弃疾纵情风月,是青楼妓馆的座上常客。

那又怎样?在当时,嫖娼又不违法,纳妾更是寻常,而且没有人数限制,人家辛老师身强体壮,热爱生(pào)活(niū),怎么就好色了?再说了,读书人的事,能算色么?

问题不在这里,领导干部出入风月场所找小姐陪个酒做个大宝剑啥的可以原谅,但为了小姐与下属争风吃醋,利用职权公报私仇还收受贿赂,这就不单单是生活作风问题了。

话说有一天晚上,镇江知府辛弃疾请好友刘改之喝酒。

你也知道,领导请客吃饭不喜欢去饭店,太张扬,地摊儿烧烤啥的更不会考虑,他们一般喜欢去私人会所,也就是青楼。一来尽显低调奢华,品位不凡,二来方便酒后安排点其它项目,你懂的,不用再换地儿了。

酒菜都上齐了,辛弃疾叫领班:“8号没上钟吧?叫过来陪酒。”

领班是刚从东莞招聘过来的新人,不认识辛弃疾,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不好意思啊大哥,本来给您安排了8号,结果半路被别的客人截走了,要不您再换一个吧,其实6号也不错的。”

辛弃疾说:“就要8号。”

领班很为难:“那边的客人是当官的,咱惹不起呀。而且,这个包间人家也要了,您二位要不然坐楼下大厅吧。”

辛弃疾说:“谁呀?我去看看。”

趴门缝一看,一屋子人,自己的下属,某局局长正搂着自己的老相好8号推杯换盏,打情骂俏。

辛弃疾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顾忌身份没有发作,强压怒火,黑着脸回到桌上。朋友在一边儿笑话他:“镇江到底谁是老大呀?连个小姐都搞不定。”

把辛弃疾给气的,说不吃了,走!

回去就让秘书发通知:一小时后,所有委局一把手到府衙,召开紧急开会,传达上级重要指示精神。

某局局长果然缺席,电话打不通,发微信不回,家里单位都找不见人影儿。

这还了得,规定的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啊,目无法纪,玩忽职守,撤职查办,财产充公!

局长当时就懵了,心里说咋了?缺席一次会议就这么大劲儿,不至于呀,我是哪儿得罪领导了?

找各种关系说情,前后找了几十个人说都不行,绝不通融。

后来找到辛弃疾的好友刘改之,才算明白了事情的起因。当即以给刘母拜寿的名义,送了50万给刘改之,让帮着给说说。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刘改之过去说情,辛弃疾狮子大张口,直接向局长索要了100万,这事儿才算是摆平了。

此事绝非杜撰,元郭宵凤《江湖纪闻》中有记载:

是夕,改之与稼轩微服登娼楼。适一都吏令乐饮酒,不知为稼轩也,令左右逐之,二公大笑而归,即以为有机密文书,唤某都吏,其夜不至。稼轩欲籍其产而流之,言者数十,皆不能解。遂以五千缗为改之母寿,请言于稼轩,稼轩令倍之。

你们看看,一个地市级官员,腐败堕落到了何种程度,别的不说,就这一件事,弹劾他贪财好色,冤枉他了吗?

据查,辛弃疾名下有多处房产,特别是任隆兴知府兼江西安抚使时,搜刮民脂民膏,在上饶花重金给自己修建了一座名为“稼轩”的湖景豪宅,在群众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房子到底有多豪华?洪迈所著《稼轩记》中描述:

郡治之北可里所,故有旷土,三面附城,前枕澄湖如宝带。济南辛候幼安,一旦独得之,既筑室百楹,财占地十四。乃荒左偏以立圃,稻田泱泱,居然衍十弓。东罔西阜,北墅南麓,以青径款竹靡,锦路行海棠。集山有楼,婆娑有堂,信步有亭,涤砚有渚。皆约略位置,规岁月绪成之。

简直就是天上人间对不对,同朝为官的朱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参观完稼轩之后,都忍不住感叹:艳羡不已,耳目所未曾睹。活了大半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奢华的庄园。

辛弃疾洋洋得意,还发朋友圈炫耀:青山屋上,古木千章;白水田头,新荷十顷。配九张图,一大堆人在下面点赞:辛哥牛逼!

牛逼你大爷,我就问你,如此豪宅,如此众多的美女,就靠你那点工资,行吗?

 

五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

 

除了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之外,辛弃疾生活腐化糜烂,曾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而且每次做完,还喜欢写诗词留念,这也成为他日后被弹劾的证据之一。

比如《南乡子·舟行记梦》

欹枕舻声边,贪听咿呀醉眠。梦里笙歌花底去,依然,翠袖盈盈在眼前。

别后两眉尖,欲说还休梦已阑。只记得埋冤前夜月,相看,不管人愁独自圆。

有专家考证,这首词讲述的是辛弃疾酒后与某女子的一次“船震“经历。

还有那首在社会上流传颇广的《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元宵之夜,大庭广众,别人看灯他看人,见到好看的姑娘就跟着人家,没头苍蝇一样找来找去,成何体统,还有没有一点儿领导干部的样子?!

对于社会上的种种非议,辛弃疾倒也坦然,大大方方承认。他在《浣溪沙·偕叔高子似宿山寺戏作》一词中自嘲说:自笑好山如好色

老子就是好色,怎么了?

好色也是要有资本的,光有钱不行,身体好才是真的好。

辛弃疾既是读书人,也是在部队带过兵打过仗杀过人的武将,身强体壮,非常人可比。刘改之曾在《龙洲集》中形容辛弃疾:精神此老健于虎,红颊白须双眼青。

啥意思?就是说辛弃疾虽然老了但精神很好,身体和老虎一样强健,面色红润,白胡子,但是,双眼青,也就是有黑眼圈。

为啥有黑眼圈?还能为啥,熬夜过多,X生活过度。

这种事儿,不服老不行。晚年,辛弃疾自觉力不从心,开始分期分批遣散侍妾。

对呀,你老了,妹子们都还年轻着呢,最美好的年华已经给了你,咱不能耽误人家一辈子对不对。

伤心总是难免的,每送走一个,辛弃疾就写首诗词感慨一番,比如送别钱钱时写的《临江仙·侍者阿钱将行,赋钱字以赠之》,送别粉卿时写的《鹊桥仙·送粉卿行》等等。

曾经的爱人,要么忍痛送回娘家,要么替人家另外找个好的归宿,比如转让给更年轻更需要的同志。

有一次,辛弃疾的老婆范氏病了,请大夫来家看病,侍妾整整在一旁帮忙。

辛弃疾一看医生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就跟他说:“如果把我老婆的病治好,旁边这个姑娘就送给你了。”

没几天,范氏病愈,辛弃疾说到做到,立刻把自己心爱的整整送给了医生。

此事在宋周煇《清波别志》中有记载:

辛稼轩在上饶,属其室病,呼医对脉,吹笛婢整整者侍侧,乃指以谓医曰:“老妻病安,以此人为赠。”不数日果勿药,乃践前约。

 

六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公元1207年,辛弃疾病逝,享年68岁,死后葬于江西上饶铅山县永平镇,墓园至今犹在,墓前有郭沫若题写挽联:

铁板铜琶,继东坡高唱大江东去

美芹悲黍,冀南宋莫随鸿雁南飞

一直以来,辛老师在我的心目中都是一个熠熠生辉充满正能量的高大上形象,抗金名将,爱国诗人,原来也有这么多黑历史。

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钱和数不清的姑娘。谁能想到,浓眉大眼的辛弃疾居然是个好色敛财,腐化堕落的贪官!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爱国青年堕落成为腐败分子的?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辛弃疾的蜕变又带给我们哪些启示?

有个大人物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干不了坏事,而不好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

在那种封建专制体制下,哪有什么清官好官?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满朝文武都算上,一查一个准儿,没一个干净的你信不信?

辛弃疾六次被弹劾,罢官多次又被重新启用,最终在任上平稳着陆,寿终正寝,死后朝廷还给予高度评价,追赠“光禄大夫”,谥号“忠敏”,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辛弃疾立场坚定,始终高举抗金复国大旗。

是的,只要政治正确,即便在生活作风和经济上有点问题,别太过分的话,朝廷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皇帝自己心里也明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维护稳定,才是最重要的。

原创:孙继胜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孙继胜的小宇宙

编辑:小丽

图片:网络

  • 港媒:为何中国科技企业不会轻易向困难低头?
    中国的科技公司最近由于中美贸易战而遭受重创。然而,我认为以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为代表的中国科技公司不会轻易沦为短期困难的猎物。
  • 北青报:不要让孩子迷失在网游丛林
    不能否认,通过游戏可以获得快乐、活力和创造力。一些网络游戏也强调团队协作、永不言弃的精神,适度尝试具有一定价值和意义。但过度沉迷于游戏,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
  • 让孩子写诗,社会才会有远方
    “诗和远方”成为了很多都市人的奢望,但只有让孩子写诗,社会才会有远方;如果孩子已经深谙于苟且和油腻,那么社会将会死气沉沉。
  • 重阳,于己、于家、于国
    “天与秋光,转转情伤,探金英知近重阳。”伴随着旖旎秋光、飒飒秋风,重阳节如期而至。
  • “家校群”为何会吹起“马屁风”?
    “拍马屁群”的形成,并不是教师们履职不当的结果,而是特定相处模式、沟通方式的“并发症”。从很大程度上说,乃是家长、教师网络化人际关系“过热”的产物,这同样是一种过犹不及。
  • 张涛甫:学生会莫成“学官会”
    在官场,官员们变得更亲民了,渐渐回归初心。但在官场之外,“官气”却未消散,官本位意识仍然比较重。
  • 果粉的热情或将死于苹果的傲慢
    最近一段时间,苹果的麻烦有点多。售价1万多元的新款手机iPhone XS刚上市就被曝信号质量差、息屏无法充电等问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使用苹果手机的支付宝用户遭遇多起盗刷事件。
  • 吃火锅被浇热水:陌生人社会如何自保?
    因火锅添汤引发争执,继而导致一人重度烫伤,一人被刑拘,这样的结局,让人唏嘘。
  • “你欠西湖一个道歉”,法律要向你亮剑
    国庆期间,杭州西湖景区的一块石碑被人肆意涂写。事情一经曝光,引发舆论强烈谴责,“你欠西湖一个道歉!”近日,这位名叫平文涛的乱涂乱画者被抓获,鉴于其多次实施破坏行为,社会影响恶劣,目前,景区公安以寻衅滋事罪对其依法刑事拘留。
  • 更大规模减税,正是企业所需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正在共同担当护航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重任。这也能为应对经济稳中有变吃下“定心丸”。
  • 社评:面对美国变脸,中国首先应稳住阵脚
    美国副总统彭斯4日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发表长篇演说,对中国进行了全面抨击,并重点诬称中国干预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由副总统出面专门针对中国发表这样的“檄文”式演讲,至少在1972年以来从未有过。
  • 一个“工作与生活平衡”的人,很可能是个无趣的人
    “工作和生活之间要保持平衡”,“事业和爱情要双丰收”,这样的说法我们常听到,各种媒体中也对能做到的人大加赞美。如果某人事业很成功,但是是一门心思全在工作上的工作狂,他人的评价就会有意无意地说他失去了什么似的。
  • 江西10景区对外国人免费,该不该
    国庆黄金周眼看着又来了,旅游话题再度热门起来。有游客反映,全国不少景区在出售门票时,均存在“一票两价”甚至“一票多价”的情况,本地人免费游玩,外地人则要收费。
  • 从价格形成机制上促进门票降价
    要想破解“明降实不降”,确保门票价格能真正降下来,关键还是要从“价格形成机制”的源头上削减门票价格的不合理“额外负担”,彻底改变门票收入被“雁过拔毛”、“大量经费用于养人”的畸形局面。
  • 北京青年报:“纸螃蟹”遇冷是一件好事
    所谓“纸螃蟹”,类同于“月饼券”,也就是消费者先买券,然后凭券兑换螃蟹。一般人可能想不通,想吃螃蟹到市场上去买就是,何必多此一举先买券呢?想不通之处,正是问题所在。
  • 传统节日让我们享受单纯的快乐
    给传统节日一份单纯的快乐,让我们只是为了快乐而过节,无须额外附加其他的解读与阐释,少些为了质疑而质疑、为了忧虑而忧虑。
  • 正当防卫认定要坚持“宽严相济”
    在正当防卫的认定标准上应适当放宽“准入”门槛,在标准设定上应更多站在正当防卫人的角度考虑,不能对正当防卫人过于苛求,从标准认定上要有利于防卫人。唯有如此,公众在面对不法侵害时,才会毫无顾虑地勇于同犯罪行为作斗争。
  • “倍速”追剧成时尚 是剧情太慢还是我们太急
    看到一则文化报道说,“二倍速”追剧,已成时下一些人观剧的一种文化时尚。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发出感叹,“当代年轻人时间有多紧张?看个剧都要开二倍速。”
  • 苹果发布新品,商人从来不傻
    当苹果已不再是那个苹果,苹果手机未来的路,还能走多远?
  • 滴滴“一键报警”不应形同虚设
    基于社会责任立场,滴滴平台应将乘客安全放在首位,继续简化一键报警流程,积极与警方保持信息数据的沟通,不要为了企业私利,而罔顾乘客人身安全。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