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除旧迎新 2017:不止BAT,那些跨界教育的互联网巨头,如今几家欢喜几家愁?

由移动互联网而起的这一波在线教育大潮,已经过去了数个年头。对于教育行业来说,这几年是不断适应互联网,并探索教育线上化的过程。而对于已是无处不在的互联网来说,教育可能只是它发挥连接作用,侵入、改变的又一个细分领域而已……

由移动互联网而起的这一波在线教育大潮,已经过去了数个年头。对于教育行业来说,这几年是不断适应互联网,并探索教育线上化的过程。而对于已是无处不在的互联网来说,教育可能只是它发挥连接作用,侵入、改变的又一个细分领域而已。

无法否认的是,教育是一个规模巨大的市场。在线教育的发展不只是吸引了无数互联网从业者投身创业,巨头们也没有放过这块大蛋糕。包括“BAT”在内的多个互联网公司,都不同程度地进入了教育领域。

企鹅智库去年发布的研究报告将 2017 年称作分水岭,认为随着互联网用户增速见顶和消费升级,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即将进入“下半场”。那么在上半场中,作为跨接者的互联网巨头们做得如何呢?

YY:曾经的颠覆者已偃旗息鼓?

YY 并不是第一个大力开拓教育业务的互联网公司,却成为了许多人在线教育生涯的起点。自 2013 年开始,部分教师开始从传统机构中脱离,开始了在线上课的尝试。在当时,YY 教育的发展让人们看到了两件事:大量教师聚集在平台中授课,在线教育的供给端已形成一定规模;部分教师收入超百万,证明在线教育的规模化收入能够实现。在当时,一切看起来都很美。

为了更好的运营教育业务,YY 在 2014 年初发布了教育品牌“100教育”,耗资百万美元买下 100.com 域名,宣称将投入 10 亿元,要以免费 + 补贴的方式“烧”出一个教育平台。“颠覆新东方”的口号就此响彻教育圈。

新品牌的用意无疑是规避 YY 本身娱乐属性过强的问题。但这没能掩盖一个尴尬的事实:作为工具的 YY ,并未给老师们提供期待中的流量,招生问题更多取决于老师团队自身的运营、营销能力。

很快,YY 在 2014 年底做出了改变:3 亿元收购郑仁强团队,1.2 亿元从培生手中买下环球网校。在外界看来,这是“100教育”从平台化受阻后,向自营模式的转变的信号。然而,据 YY 2015 年 Q1 财报显示,100教育当季营收为 2260 万元。在整合了环球网校、郑仁强团队、以及原YY教育频道业务之后,这一成绩显然不能令人满意——2000 万基本相当于环球网校此前单季度的营收规模。

2015 年 8 月,100教育宣布免除郑仁强职务,甚至将业务的重点转向了 K12 和职业教育,并在之后甚少发声。如今点开100教育首页可以发现,其已经成为了一个专注于 K12 一对一辅导的在线教育品牌。

免费模式,是 YY 用互联网思维改变教育行业的最大杀手锏。但在回顾就职100教育的这一段经历时,郑仁强却说:免费是一种破坏生态的玩法,一个平台通过免费来招徕流量,必将引发他人的效仿,这带来的后果是老师收入下降、学生学习效果变差、机构收入减少,最终所有角色的利益都会受损。

而故事的另一个“主角”俞敏洪则对媒体表示,秀场模式是利用从众心理来激发不理性消费,教育领域的消费是理性消费,互联网时代的盈利玩法替代不了传统教育的盈利模式。

无论如何,这场“颠覆新东方”的大戏,似乎已经结束。

百度:流量+内容双轮驱动

除医疗以外,教育始终是百度最重要的营收来源之一。因此,百度在 BAT 三巨头中率先开始教育业务也就并不奇怪了。2013 年,百度推出“百度教育”,以中间页的形式汇聚课程、机构、留学、考试、资料等细分分类信息,以实现对教育流量的精细化运营。平台产品度学堂、K12 答疑 App 作业帮也在同年诞生。

与此同时,百度也在投资方面展开了自己的布局。2013 年,百度千万美元投资在线教育平台传课网。2014 年,百度投资了沪江与智课教育,并参与跟投了万学教育的 C 轮融资。对于百度来说,这些教育企业为其提供了更丰富的教育内容,而百度所拥有的流量资源,则无疑为它们的发展带来了绝大助力。

从百度自身来看,其做教育有着两个天然的优势。首先,作为在中文互联网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搜索引擎,其在流量上的优势不可小觑。尽管在移动端影响力锐减,但在“重决策”的教育领域,PC 端的流量仍然价值千金。另一个优势则是内容,运营多年的百度文库,积累下了巨量的内容资源。而问答社区百度知道,更是孵化出了作业帮这只“金蛋”。

2015 年,百度成立了教育事业部,专门整合内部资源。其主要包含着两大主线业务:

1、百度传课,由传课网并购而来,是面向 18-30 岁的群体的在线课程平台。18 岁以后的群体课程相对 k12 来说标准化更强,更便于网络传播和授课,所以更适合于工具化和平台化的运作;

2、百度文库,聚合了巨量的教育类内容有着很强的运营潜力。近期,其推出了“高考App”、“高考教辅书”、“高考闪电估分”等多个产品和功能,专注于 K12 领域;

而在外部,拆分后独立运营的作业帮在去年获得了 60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并在多家机构的流量排名中位列教育类领域第一。与百度投资的企业一道,“作业帮们”正在为百度构筑服务环节的护城河。

阿里巴巴:一切从交易开始

在跨界进入教育领域的时候,互联网巨头们都会从自己擅长的地方做起。而阿里巴巴找到的切入点,是交易。在芥末堆 GET2015 教育科技大会上,淘宝教育负责人房卉林表示,在线教育现阶段有着很多痛点,而淘宝教育的第一步,是帮助平台上的教育机构做好交易,努力让教育机构赚到钱。

对于电商行业的带头大哥淘宝来说,撮合交易正是其最擅长的事情。原名淘宝同学的淘宝教育,也正是以淘宝网下的二级类目的形式,以电商模式来运营的。在 2013-2014 年的时间点上,拥有淘宝品牌的公信力、成熟的支付生态和支付习惯,以及淘宝网自带的电商流量,淘宝教育上很快聚集了众多机构与老师。据其官方披露的数据,在 2014 年,其付费用户就已超过千万。

淘宝教育也没有错过 2016 年刮过的“直播”旋风。去年 9 月,淘宝教育宣布上线免费直播工具 tblive ,最高支持百万并发,要为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但是,随着在线学习的概念被逐渐普及,其所积累的支付习惯其实已经不再能称为优势。而电商流量在教育行业转化效果如何,也是外界目前对其最大的问号。

除淘宝教育以外,阿里旗下的其它业务板块也对教育有所涉猎。在去年的南京云栖大会上,阿里云联合金智教育发布了大学云计算/大数据人才培养和智慧校园解决方案,并与南京大学、南京理工大学等九所江苏高校联合启动大数据人才联盟。除了借此培养云计算人才之外,教育成为了巩固其国内第一云计算服务商地位的重要入口。

在投资方面,尽管阿里出手不多,但其投过的 vipabc 与超级课程表,都是在其各自赛道上拥有足够的名气的公司。其中在 2015 年末获得 C 轮 2 亿美金融资的 vipabc,更是在线教育行业第一个“独角兽”企业。

对于“教育信息化”这座金矿,阿里也有所涉猎。2015 年,阿里与北京市教委共同研发的一款免费的中小学健康管理家校合作系统“阿里师生”,包含了健康管理、营养测评、出勤管理、学校通知、健康反馈和班级互动等多个功能模块。尽管因种种原因而在 2016 年 7 月停止运营,但互联网巨头阿里试水进入公立校,仍然是值得注意的信号。

腾讯:连接一切

如果说在进行业务拓展和跨界的时候,百度靠的是搜索和流量,阿里擅长切交易环节,那么腾讯的特点,就是依托以 QQ 、微信两大霸主级应用,以其社交帝国为根基,连接一切内容、行业与人。

经芥末堆梳理,腾讯集团内共有六个与教育相关的业务,其中一部分是在线视频课程交易平台,包括腾讯课堂和腾讯精品课;另一部分是以 QQ、微信为基础的智慧校园综合解决方案:

1、腾讯课堂:B2B2C 在线课程交易平台,依托 QQ 群视频和腾讯视频的直播能力,实现在线教学和即时互动学习;

2、腾讯精品课:以录播课程为主的课程平台,其中包括了腾讯推出的一些自制课程;

3、腾讯微校:专门为高校微信公众号设计的第三方工具,帮助高校公众号运营者零技术实现报名、微信上墙、投票等校园功能;

4、腾讯智慧校园:以微信为基础推出的针对学校、老师、学生、家长的校园综合解决方案;

5、QQ 家校群:一款以家校沟通为基础功能,并附有作业布置、批改等功能的智慧教育产品;

6、QQ 智慧校园:以 QQ为基础的智慧校园解决方案,涵盖了信息安全、校务、教学、校园生活等近百种功能;

基于社交产品流量做课程平台,腾讯在这一方面的做法与阿里、百度较为相似。而上线四款产品做智慧校园、家校通类产品,则是在将其“连接器”的作用发挥到极致。在接受芥末堆采访时,腾讯教育中心总监潘鸿雁曾表示,腾讯更多的是搭建平台,并用接入更多第三方内容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包括题库、作业批改、社交、在线答疑等。

而在投资方面,腾讯是 BAT 三巨头中涉猎最广泛的一个。在 O2O(疯狂老师)、题库(猿题库、易题库)、在线英语一对一(ABC360)、知识变现(在行分答、知乎)背后,都有着“企鹅”的身影。

腾讯在教育领域最受瞩目的投资,还是 2016 年 2 月对新东方在线的 3.2 亿战略投资。两巨头的强强联合,让整个教育行业侧目。目前,新东方在线已在新三板正式挂牌,而在谈到与腾讯的合作时,新东方在线 CEO 孙畅表示,有两个方向是特别看好的:

1、基于腾讯的音视频技术去延展的教育业务;

2、基于腾讯的游戏去做游戏化教育;

在前不久腾讯课堂组织的一次沙龙上,腾讯副总裁梁柱表示,在大部分行业,腾讯起到的都只是“连接”的作用。但教育行业的复杂性,让简单的连接不再起效,因此腾讯会不断地做更多事情来产生真正的价值。腾讯不是一家短视的公司,未来将在教育领域投入更多资源,不断向前发展。

网易:从产品到服务,“体系化”是关键词

网易进入教育领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有道词典上线的 2008 年。与其他巨头有目的地跨界不同,网易做教育有一些“误打误撞”的感觉。例如原本计划做搜索抗衡百度的有道,因辞典产品的火爆而逐步发展为国内最好的学习工具类产品提供商之一。而网易集团本身,也因为“网易公开课”受到追捧,开始在教育平台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如今,依靠网易有道和集团教育事业部两架马车拉动,网易拥有了包括工具性产品和多个平台在内的业务矩阵。其中有道旗下的多个工具型 App,包括用户数超 6 亿的有道词典,成为了网易平台类产品的流量来源。

如果对比网易旗下平台与其它教育平台的不同,体系化可能是最合适的答案。2014 年年底,云课堂联合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多个大学一起制作了大学计算机专业课程,课程体系中包含了 Java 程序设计、 C++ 程序设计、算法设计与分析等大学计算机专业从大一到大四全部课程。从最初的 C2C 平台起步,为了让云课堂上的课程从零散向体系化发展,网易走向类似京东的 B2C + C2C 的模式。除计算机之外,其体系课程还包括 IBM 认知计算、互联网职业技能、清华高端金融、中欧管理与领导力等。

而网易有道则在 2016 年发布“同道计划”(即投入 5 亿孵化 20 个教育工作室)后,作为平台方介入课程的生产和运营环节。

不只 To C 业务,近两年来,网易教育事业部还开始了在 B 端的布局。基于中国大学MOOC,网易教育事业部推出了针对高校的学校云,一个提供给高等院校老师的在线教育平台,目前有 300 多所学校正在使用。2016 年 11 月,其还发布了网易云课堂企业版。通过与中欧商业在线、西门子、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等合作,提供企业内训课程资源。

斗鱼TV:拓宽品类谋增长

以游戏直播起家的斗鱼TV,是 2016 “直播年”中最受关注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在去年 4 月,其上线了教育频道“鱼教鱼乐”,吸引教育主播前来教授一切符合“教育培训”定义的内容,并为教育类主播提供签约、并提供首页推荐机会和专属包装推广方案等吸引条件。

除语言、K12、职业技能等常规培训以外,在斗鱼上能够“开课”的品类还包括了星座占卜、塔罗牌等兴趣品类。在近一年的运营当中,包括英语培训、历史讲座等多个领域都有“主播”获得不错的人气,同时在线人数甚至可以高达数万。

以秀场为主的现象级直播App映客中,也出现了泛教育类直播。直播平台最主流的受众来自竞技类游戏,主要是中学生和大学生,年龄与教育目标人群完全重合。游戏类平台的巨大流量,如果能够实现成功导流,将是几乎所有在线教育产品都无法企及的量级。但其所面对的问题也与当初的 YY 类似,娱乐平台的流量究竟能否有效地应用在教育中?

芥末堆在对斗鱼平台主播的访谈中发现,这些主播们选择在弹幕直播平台内上课,既有因为兴趣、教育情怀不计收入只为讲课的老师,也有看重斗鱼流量而前来试水的名师、创业者。从商业价值的角度看,观众的打赏收入对主播来说可以基本忽略不计,娱乐平台的导流效果也并不明显,品牌曝光,可能是目前其能发挥的最大作用。

喜马拉雅FM:知识经济的“春天”从音频开始?

音频平台的竞争,自 2012 年就已开始。除喜马拉雅FM之外,以有声读物和 UGC 内容吸引用户的音频产品还包括蜻蜓FM、荔枝FM、多听FM、考拉FM等。但除了流量广告之外,它们还并未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直到喜马拉雅FM推出付费订阅功能。

2016 年 6 月 6 日,由前央视主持人马东与奇葩说团队一同打造的演讲教学节目《好好说话》,成为喜马拉雅对外推出的首个付费音频内容,并取得了单日销售额超 500 万的成绩。据喜马拉雅FM创始人余建军推测,其最终的“成绩”将可能达到 5000 万的量级。在此之后,吴晓波、樊登、葛剑雄、袁腾飞、龚玲娜等各领域名人,纷纷登陆喜马拉雅FM开声讲课。

12 月 3 日,喜马拉雅FM仿照双十一模式,推出“知识狂欢节”。850 位知识网红和超过 2000 个音频课程在当日打折销售,创下单日销售额 5000 万的成绩单,与 2009 年淘宝首届双十一购物节持平。知识经济的春天,似乎真的来了。

果壳、知乎、罗辑思维

以相似模式获得收入的还不止喜马拉雅,果壳网孵化出的音频问答 App 分答在上线 42 天后就取得了 100 万付费用户、交易金额 1800 万以上的成绩,并相继获得了 A 轮和 A+ 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 2 亿人民币。知乎则推出了变现产品“知乎Live”,在半年时间内开课超 1500 次,主讲人平均时薪达 10980 元,单场参与人数最多为 12 万人。2017 年初,知乎也宣布了其获 D 轮融资的消息—— 1 亿美元,今日资本领投。最后一个则是“知识大V”罗振宇的罗辑思维,在高调投资 Papi酱后又宣布撤资,罗振宇称要将全部精力都放在知识服务 App “得到”上。“知识+音频”,成为了新的风口。

2017 年初,知识变现的赛道已有成为红海的趋势。在可见的未来,四家公司从各自不同路径切入的企业,将面对直接的竞争。这一教育的“新形态”将如何演进,可能会是接下来一年最大的看点之一。

本文转载自:芥末堆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