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忘不了的沈锡纯

清人薛雪说:“好浮名不如好实学。”声名不过只是一个符号,声名背后的作品才是实质所在。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或许没有这个展览,他的名字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沈锡纯。

他是福建画坛,花鸟、山水、人物全能的国画大师,是“诏安画派”的第四代宗师,还是福州画院创始人之一。

他与齐白石、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一起被列入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第一部编年史《中国美术年鉴》。

他生于清末,眼见着民国、抗战、新中国成立、文革、改革开放……

热血在动荡中沸腾成爱国的赤诚,这一路的跌宕起伏、宠辱波折,后人虽不得知,却重新在他遗存的作品中识得。

项南评价他:“丹青绘大地,一生为人民。”

不过,所有名望都只不过是过眼的浮云,对他本人来说是不太重要了。

沈锡纯

诏安画派的第四代宗师

沈锡纯,生于1910年,真真是抓住了清朝的尾巴,因为在第二年辛亥革命就推翻了清朝的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

他出生的福建诏安县是个位于闽粤交界的小县城,地方虽不大,却在清道光至民国时期诞生出了闻名八闽的“诏安画派”。

图片来源:《百年沈锡纯——墨彩华章》

纵观中国美术史,但凡画派的诞生,大多因为这些画派的代表人物名声赫赫,海派从任伯年到吴昌硕,岭南画派有“二高一陈”,京派有齐白石,均是美术史绕不过去的大腕。

沈锦洲是诏派的开宗大师,《诏安县志》云:“沈锦洲(清嘉庆至道光年间,约1797-1850年。)初习工笔画,以牡丹著称。…中年以后,改习半工写…以凝练浑朴之长,学者翕然宗之。谢琯樵、沈瑶池少时皆执贽其门焉。”

沈锡纯《湖园画秋英》(局部)80年代

诏安画派就是建立在以沈锦洲院体工笔基础上,“这种画风开诏安绘画先河,成为承其衣钵者的画学典范,并为其弟子沈瑶池、谢颖苏等人发扬光大。”(沈耀明《诏安画派的发展源流及影响》。之后他的弟子沈瑶池、谢颖苏开创了诏安画派的鼎盛时期,他们的作品甚至被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

诏安画派师承表

从这张简略的师承表我们看到,之后沈瑶池、谢颖苏又传艺于擅花鸟草虫的学生谢联璧(字楚瑜),而沈锡纯的老师谢锡章(字半圭)就是谢联璧的入室弟子。

从明代开始福建的画家就创造出一种极具动感的造型风格,“诏安画派”在继承杨州画派中的闽籍画家黄慎华喦的画风后又融入海派特色,对全闽乃至台湾的艺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所以诏安画派又有“闽派”之称。

沈锡纯《健笔纵横向晚晴》70年代

沈锡纯《雏燕飞舞》80年代

从沈锡纯的作品中,可以很明显看到这种动感之风的影响。他的花鸟画有两个面貌,一个工笔,一个写意。但无论哪种,有充满着活泼和生机的景象,造型上形象的动感,画面造型的活跃和生机传达出大自然生命的气息。

《百鹤献瑞》80年代

兼收并蓄

当然沈老的艺术养分远不止于此。

他1933年毕业于上海新华艺专国画系。

上海新华艺专,是近代美术教育史上著名的高等学府,创办于1926年,1941年由于战乱而停办。现在我们不到相关的办学资料,但从当时的师资我们可以看出这绝对是一个对艺术具有极大包容性的学校。

在教师名单中不仅有师法新安派探求水墨之变的黄宾虹、有主张中国现代写实主义美术的徐悲鸿、有完全执着中国传统绘画的潘天寿、还有以后印象派为精神向导的倪贻德等等。

不管是中国传统绘画,还是西方写实主义、印象派、后印象派等等艺术观念在这里都得以存在。沈锡纯在这里的学习机会可以说完全拓宽了他的艺术眼界。

《高湖桥下》60 年代(局部)

《葵花向阳》60年代

以至于我们在沈老的作品上除了福建传统艺术的鲜活,还融入海上画派岭南画派的特色,他更将西画的造型中国画的笔墨、意境、情趣结合,产生出了独具特色的中国绘画。

《名山奇猿》70 年代(局部)

《大寨红花遍地开武夷山下处处闹》70年代

沈锡纯的人物画也很有特点。中国人民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传席先生曾说:“沈锡纯先生山水、人物、花鸟、走兽部能画,但我看他的人物画最好。我刚看到他的一幅人物画就特别好,几个人物很冇特点,山和人物都是用线条画出来的。”

这个钟馗与沈锡纯老先生如此之像,顿时让人感觉沈老十分可爱。

《福寿康乐》80年代(局部)

虎志常在

从上海新华艺专毕业后,沈锡纯在闽粤地区任教。时值中国战火纷飞,人人都在用一切的方式为抗战助威,他心中传统文人刚正不阿的浩然正气,以及对祖国解放强盛的渴望,让虎的题材成为他创作的重点。

中国人自古就喜欢虎。虎是强壮、威武的象征。虎是兽中之王,代表威严,权利,荣耀,热情和大胆;具有压倒一切、所向无敌的威力,是极其具有代表性的题材。

《百尺飞泉喧震谷》80年代

“沈锡纯画虎、画鹰对他的精神也是一种寄托,因为他本人受了很多委屈。他希望我们国家强大起来,他画虎、画鹰都寄托了他一种思想感情,一种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心。老一辈的传统知识分子对国家和民族的文化都有强烈的责任心,这是值得后一代好好学习的。” ——陈传席

他画虎师承号称“虎痴”的张善孖先生。张善孖是张大千的二哥,曾画过一张《猛虎扑日图》,图上正画的是28只斑斓猛虎,奔腾跳跃,正扑向一丝落日。此画题为“怒吼吧,中国!”画的左下角还题道: “雄大王风,一放怒吼;威撼河山,势吞小丑!”充分表达了全国人民坚决打败日本帝国主 义的气概和决心。

在沈锡纯的笔下,更加突出了虎的结构,细致对虎头、虎爪的表现,并且结构严谨,设色沉稳。

《崇山幽谷》80年代

他笔下的虎神态各不相同,沈锡纯说:“我们看到老虎雄猛的一面,也要看到它慈爱的一面,只见一面是不全面的。”

正是一次与虎擦肩而过的经历,让他对虎的感情更加深刻。“那是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吧,我正好途经龙岩。看到路牌乌写着:‘此路有虎,下午四时不能过!’怕行人有危险。”他没顾路牌的警告,转身躲到了树上,过了会儿,果真出现一只小虎,又一只小虎,然后一只大虎款款而出,大虎的眼中流露出慈母般之爱。这对沈锡纯有极大的触动,所以他常常在画虎的时候会题款题到“虎性虽猛犹爱子”。

他通过不断仔细观察老虎的各种神态,把老虎怎么跑跳,怎么咆哮,怎么捕食,甚至连最细小的动作变化都默记于心。他说:“画虎最要紧的是要画出老虎的骨气,威风,画虎,画皮容易画骨气难!”“画虎与作画家、做人一样,要爱憎分明,疾恶如仇,要刚正不阿,乐观豁达,要有理想、有追求,有正气,有骨气!”

《声威震宇》80 年代

不为身后名

沈老成名很早,他从上海新华艺专毕业后的第四年,创作的工笔花卉草虫就入选上海古今名画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今名画粹》,同年还出版了自己的画集。

闽籍著名画家陈子奋先生赞沈锡纯先生“诏安画纛由君擎”表达其对沈老艺术的认可。由于沈锡纯老师独特的艺术成绩,1947年,沈锡纯与徐悲鸿、齐白石、潘天寿、张大千等名家共同载入《中国现代艺术家像传》。

新中国成立后,他创作《雄鸡一唱天下白》《勤劳兴国》等一系列反映新时代的作品获国家嘉奖。

《劲节虚心凌云高洁》90年代

中国画反映的是“画家的内心世界。”这话千真万确。在中国近代史的动荡变迁中,他享过赞誉,也受过冷落,但作品上还是深深印上了炙热的情怀,是一种机具生气的、乐观的态度。

所以没必要感叹“逝者如斯”,艺术作品可以不磨灭,为识者过目不忘。

清人薛雪说:“好浮名不如好实学。”声名不过只是一个符号,声名背后的作品才是实质所在。

再此缅怀闽籍大家沈锡纯先生。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