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所有好的笑话,最终都变成了悲伤

在摄影大师中的名录中,艾略特·厄威特( Elliot Erwitt )的名字似乎不如布列松、卡帕以及罗伯特·弗兰克那么响亮。他既没有提出像“决定性瞬间”那样的经典概念,也没有因其独创的风格而改变摄影潮流的走向,但他仍无愧摄影大师的称号。

他的幽默,穿透人心

在摄影大师中的名录中,艾略特·厄威特( Elliot Erwitt )的名字似乎不如布列松、卡帕以及罗伯特·弗兰克那么响亮。

他既没有提出像“决定性瞬间”那样的经典概念,也没有因其独创的风格而改变摄影潮流的走向,但他仍无愧摄影大师的称号。

他的经典作品比比皆是,那些镜头下的 kiss 和“拥抱”无人不知,浪漫又甜蜜。除此之外,被他定格的名人瞬间也有不一样的光彩。

不过,这些精彩摄影都不足以展现艾略特的大师风范,那些透露着机敏、诙谐与幽默的作品,才是他最为人称道的。

艾略特曾说:“我认为滑稽照片也是严肃的,滑稽幽默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

张弓搭箭的是一个裸体女性雕塑,正在瞄准一个走近的男人的背影。如此经典的照片,令人拍案叫绝。仔细读图,还可以读出多重寓意。

照片中的观众正在观看的是戈雅的两幅作品,一幅裸体,一幅穿衣。有趣的是,穿衣贵妇人的画像面前只有一位女性在观看,而旁边则是一群男士。艾略特的作品基本不需要太多光影的渲染,一切都是那么直白,一切又都寓意深刻。

艾略特的幽默,让人忍俊不禁——洋葱与妇人的组合。

这些作品既包含了布列松的洞察力,也具有杜瓦诺的独特魅力。

艾略特的幽默自然地形成了一种冷淡忧郁的诗意,他有卓别林式的风格,但在情绪上却更接近于巴斯特·基顿。他的每一幅照片都在定格的瞬间成为一首挽歌,不是源自任何深刻的形而上学思考,而是和任何曾历历在目却已不复存在的事物一样。

粉红豹与小男孩捉迷藏

相遇

对视

童年期的艾略特遭遇父母离异,青年时期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当纳粹德国的铁蹄即将踏上法国时,他随父亲避难到了美国纽约。

但这些经历似乎并未在他的身上留下阴影,相反却造就了他轻松的处世态度。

异国的生活并不顺畅,艾略特 15 岁开始独自谋生,幸运的是,他找到了一份在暗房里冲洗好莱坞电影明星照片的工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艾略特买了一台“禄莱”相机,学着拍摄明星。

1950 年,22 岁的艾略特的人生道路出现了转折。他带着 40 张作品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见了大名鼎鼎的爱德华·斯泰肯。这位摄影大师独具慧眼,十分赏识他的才华,这使得初出茅芦的艾略特深受鼓舞。斯泰肯还为艾略特在现代艺术博物馆里找了份工作,使他成为了一名专业摄影师。

3 年后,艾略特应征加入美军,驻守西德。在部队中,他被分配在暗房里专职从事摄影工作。在此期间,他拍摄的一组反映军旅单调乏味的生活的照片获《生括》杂志主办的摄影比赛二等奖,并获得了 1500 美元奖金。

退伍后,他加入了大名鼎鼎的玛格南图片社,期间,他拍摄了大量经典作品。上世纪 60 年代的大型图片杂志开始变得不景气,这对摄影家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年代。艾略特是第一批“跳槽”的摄影家,他很快转而从事广告摄影,将自己的天赋和创新精神用于广告摄影。显然,他的这种积极适应生活的变化正是大多数摄影家所缺少的。

这是一张世界经典的照片,1959 年 7 月,美国国家博览会在莫斯科举行之际,赫鲁晓夫和尼克松展开了“厨房辩论”,讲到激动处尼克松用手指着赫鲁晓夫的胸膛,但赫鲁晓夫因为听不懂英语,所以不发一言。

艾略特一生拍摄了大量作品,获奖无数。诙谐荒诞之余,他的作品又充满温情与爱。他曾有一句话被广为流传:“一幅作品能让人会心一笑,就是对摄影师工作的最高肯定。我知道这很难,但我喜欢这种挑战性。”

狗,是艾略特作品中的常客。他在 70 年代初拍摄的一组小狗照片绝妙生动地表现了他的智慧与幽默。“从艺术上讲,表现狗的作品有两层意义。首先狗是一种十分可爱的动物。许多人之所以喜欢我的照片是因为他们爱狗。其次狗通晓人性。实际上,我的照片和狗没有什么关系。我反映的是人。读者观赏照片时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艾略特的夫人说:“在摄影上,他也把自己看成是一只小狗。这只小狗目光敏锐,悠悠荡荡,在漫长的旅途中不时地停下来,东闻闻西嗅嗅,捕捉街有趣的东西。”

艾略特拍摄狗狗的跨度长达 30 余年,世界各地的狗狗都被他收入镜头。他非常热衷于观察人与狗之间的关系,并且经常在与 “人和狗”有关的照片中融入一种幽默而戏谑的主观情绪。

“敏锐的眼力是与生俱来的,它不能通过学习获得。”艾略特说,“这种眼力既出自眼睛也出自头脑。我对别人的照片有好眼力,但对自已的片子却往往没有好眼力。”

评价艾略特在摄影中的位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可以肯定地说,如果说布列松以拍摄“决定性瞬间”闻名,那么艾略特·厄威特便是以拍摄平平常常的“非决定性瞬间”而著称。

小丑

艾略特从一些平平淡淡的非决定性瞬间中提取了智慧优雅与简洁幽默,他那些突如其来的伤感瞬间与他的双关语似乎只有一道快门的距离,这也是它们之所以伟大的佐证。

从幽默到感伤,是观看艾略特作品所经历的内心变化,如亚当·戈普尼克的评价:“所有好的笑话最终都变成悲伤的想法。”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