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3年花24万,参加国际大赛多是中国娃……“童星”就是这样诞生?

暑假到了,不少家长又开始给孩子报培训班了。但培训班也是鱼龙混杂,不少是靠忽悠、哄骗甚至欺诈来拉人上钩的,家长们一定得擦亮眼睛。

暑假到了,不少家长又开始给孩子报培训班了。但培训班也是鱼龙混杂,不少是靠忽悠、哄骗甚至欺诈来拉人上钩的,家长们一定得擦亮眼睛。

比如有一天突然有人说您的孩子是个天才,好好培训就是个做大明星的好材料,您会作何反应呢?这样的培训靠谱吗?

担保孩子拿国际比赛金奖?包装公司三年收24万费用

在北京蓝色港湾商业区,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在这里玩。一名男青年凑上去跟一对夫妇比划,交谈,然后留下手机号。这位青年人是在做什么的呢?他自称是星探,正在街头寻找艺术天赋很高的儿童,推荐孩子参加国际大赛。

△自称是星探的黄衣男子正在和家长交谈

去年六月底,汪先生的孩子被星探发现,说他的女儿有潜质,是很难得的人才。八岁的女儿平时喜欢唱唱跳跳,也学过两年舞蹈,星探的话让孩子和妈妈有点动心。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妈妈带着女儿来到这家公司。经过三轮测试,一个多月之后,汪先生得到通知,香港来的一个掌管亚太区的总监来跟他谈孩子的签约问题。

签约的条件是,三年内公司负责包装培训,送孩子到美国参加国际顶级大赛并拿金奖。费用是每年79000元,三年近24万元。这个价格虽远远超出了汪先生家原本的预算,但此时全家都被国际大奖所吸引,公司也保证完全有能力兑现承诺。

培训地点竟在地下室?包装公司种种举动引家长怀疑

但是变故很快发生了,签约之后孩子第一次去培训,汪先生马上感觉不好。原以为女儿就在公司本部上课,却被指引到京郊高碑店一处村庄楼房的地下室里。几个辅导老师十八九岁,像是还在读书的艺校学生。这让汪先生大失所望,找公司要求退款。

公司说按照合同约定,家长交的费用是包装费,培训课是公司免费赠送的,家长不愿意上可以不上。以他女儿的水平,不需要培训到国际上就能拿大奖。很快,公司通知汪先生参加纽约国际时装周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这一去,打消了汪先生的疑虑。

海外参赛、到知名学校学习包装公司“忽悠”花样多

发布会上家长得知,将于2018年2月6日带领一百名全国范围甄选出的优秀中国儿童模特赴美国参赛,尤其让家长们看重的是,孩子们还将到纽约最权威的模特学校——芭比松模特学校专业培训一整天,并获得该校的培训证书。

汪先生被告知他的女儿就在这一百名孩子的名额之内,这中间有很多人和汪先生一样是跟公司签了约,不用参加选拔赛直达决赛。

有三十多个家庭赶到美国参加纽约少儿国际时装周。家长们一下飞机,就接到大赛组委会的一个比赛手册,这个手册让满怀希望的家长顿时懵了。

家长汪先生:

宣传手册里有30多个国内的孩子,十个外国人的照片。国际性质的比赛,就是50多个人参赛吗?

这家公司此前一直宣传孩子们将要和全世界的几千名选手竞争,与来自四十多个国家的童模同台竞演。第二天的活动更是出乎家长预料。所谓中国孩子到最权威的模特学校——芭比松模特学校现场培训一天,当天家长不允许陪同。

听孩子回来说根本没进芭比松学校,家长强烈抗议要求看培训视频,主办方解释芭比松学校当天空调坏了,所以在外面租了一个场地让孩子们受训。

拿钱买奖?包装公司露出真面目

接下来的一场国内某童装品牌走秀确实来了八个外国孩子,他们走完秀之后再没有出现过。等到正式国际大赛那一天,并没有一个其他国家的孩子来,只有国内来的30多个中国孩子参加,而且所有参加比赛的中国孩子都有奖,主办方说颁奖嘉宾是联合国秘书长助理杜多先生。

之前宣传资料上的观摩纽约国际时装周,和参加格莱美颁奖典礼酒会的活动,一样也没有兑现。为这场大赛,很多家庭不仅付出数十万的签约费,缴纳五万元的报名费,还被公司要求拿钱买奖。

家长汪先生:

明码标价。金奖是15万,另加5万块钱的参赛费,也就是20万;银奖是10万再加5万的参赛费,也就是15万。

家长们认为,这样一个所谓的纽约少儿时装大赛与之前公司宣传的完全不符,他们要求公司说明原因并退还所交的巨额费用。公司回复说合同里没有任何关于大赛的规模、层次、服务标准等约定,孩子出了国也领了奖,自己已经履约,不再理会家长。

不甘心的家长们拿着公司当时的宣传资料,以及和公司当时的往来微信内容继续找公司要说法。四个多月后,公司终于派代表接待了家长,承认了纽约大赛确实有问题,但说责任在美国的合作方。

央视记者起底这家童星包装公司

香港某星公司说他们是纽约少儿时尚模特协会的受害者。果真如此吗?央视纽约站记者在网上查不到这个组织,按照它自己宣传资料上写的电话号码也打不通。标注的地址街道在纽约市根本找不到,却在新泽西州纽瓦克市有这个街道。记者驱车赶到纽瓦克市找到这条街道门牌,是一家旅馆,前台说不知道有这个协会。

既然找不到这个协会,那么这个协会邀请来现场颁奖的所谓联合国秘书长助理杜多先生是不是真的呢?一位家长说这位先生当场否认了主持人对自已身份的介绍。

这个协会究竟是谁发起的呢?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纽约少儿时尚协会副会长竟然是香港某星娱乐集团总裁王某某。在美国时,家长同所谓美国主办方的代表的对话也印证了这个大赛完全是香港某星公司的总裁一手操作的。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北京这家公司的香港母公司成立时间是2009年3月16日,实际缴纳资本是一万港元,这个数额曾经是在香港注册公司的最低限。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从2014年到2017年,记者查到多起家长因教育培训合同纠纷,起诉北京某公司的诉讼,2017年9月这起诉讼,法院判决解除家长与公司的合同并返还家长所付的十九万八千元包装费。

虽然多次被家长起诉,但它招揽家长的套路却一直没变。就在这些家长们与童星包装公司交涉的时候,这家公司又拉开了2018年所谓米兰少儿国际时装周城市选拔赛的宣传大幕。看来,这套路还在继续。这场梦做下去会如何醒来呢?这里还得提醒一些家长,要端正心态,提高警惕,花钱不一定能买来孩子的未来。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