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计春华自己设计《少林寺》武打 一生没请过助理

计春华先生治丧委员会在当日下午发表讣告,定于7月13日上午8时在杭州市殡仪馆天下第一殿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计春华,或许很多人并不熟悉这个名字,但一看到他光头秃眉面目凶狠的形象,可能会恍然大悟,原来是他。他是《少林寺》里的秃鹰、《红高粱》里的土匪、《方世玉续集》中的于镇海、《新少林五祖》里的马宁儿、《连城诀》里的血刀老祖……计春华饰演的影视角色基本都是反派。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镜头下的计春华是影视圈里有名的“老好人”,做事敬业,讲义气,为人热心随和,他始终谦虚地说:“其实我真的是一点演戏的细胞都没有。一般情况下,我都是完全听导演的。”

如今这位“金牌反派明星”永远离开了我们。知名武术影视演员计春华于昨日上午10点35分在杭州因病去世,终年57岁。计春华的突然离世让不少业内同行感到悲痛与震惊,计春华先生治丧委员会在当日下午发表讣告,定于7月13日上午8时在杭州市殡仪馆天下第一殿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新京报独家专访计春华好友六小龄童、导演赵宁宇、导演张鑫焱,缅怀逝者。

生 平

一场大病变成光头,误打误撞演电影

1961年7月20日,计春华出生于浙江杭州,毕业于上海电视大学,早年他曾是浙江省武术队的队员,因年轻时的一场大病,导致头发和眉毛一夜之间全部脱落,此后再也没有长出来。武术是计春华自小就有的爱好,他8岁就开始习武,也明确了自己要成为一名武术运动员的想法。

从19岁到54岁,计春华的体重一直保持在74公斤。计春华在武术队时,偶然得知《少林寺》剧组在招聘武打演员,他前去尝试,被导演张鑫焱相中饰演阴狠毒辣的反派“秃鹰”。1982年,《少林寺》影片空前火爆,“秃鹰”这个反派角色也让计春华名声大噪,从此他踏入影视圈。

回忆当时,计春华曾说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兢兢业业地拍摄,谁都没有想过自己能拍到出名。张鑫焱向新京报记者回忆道,“整批武术演员,包括计春华,他们都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但他们都很投入,很能理解角色。他们特别纯粹,我从来不担心他们的表演,叫哭,就会哭出来。”

什么都来真的,《少林寺》武打自己设计

张鑫焱回忆,拍《少林寺》的时候所有演员都不计较酬劳名利,在粗糙、艰苦的条件下,大家都是为了把戏拍好。“我拍《少林寺》在片场从来不会发火,剧组的所有演员都是很好的同事,拍了一年多离开的时候大家都哭得泪流满面,三四十年后也会互相打个电话问候,而不像现在很多演员拿着工资就走了。”尽管《少林寺》中几乎所有的演员都是专业武术运动员出身,但彼此打斗时的磨合与长时间的体力透支使得受伤成了“家常便饭”。计春华曾回忆说,“当时根本没有动作指导,拍谁的镜头谁自己设计动作。每次导演告诉你需要打多长时间,从哪儿到哪儿,我们就开始准备,然后他用录像机拍下来回去分镜头。”所以在《少林寺》中,我们才看到如此之多的打斗的长镜头。

片中有个演员因从马上跌落而导致左手大拇指和右胳膊骨折,仍打着石膏坚持拍摄,还有一个弟兄因为跟腱断裂不得不离开剧组,“那时没有替身,也没有护具,年轻人好胜心强,所以即使摔得眼泪流出来也没有人往后撤一步。”在影评人魏君子看来,那个年代的港片拍摄都是真打,一招一式都是真的,“计春华经历的是没有特技的年代,当时吊钢丝也并未完全采用,一拳一脚都要自己上,但他塑造的秃鹰太有辨识度了,那个时候就用精湛的演技奠定了他深入人心的表演。”

坏蛋一演几十年,不希望在作品里轻易死去

在中国的武侠或动作片中,很注重象形拳,即象征人物性格,这也是中国传统武术的特色,所以,选择计春华饰演擅长鹰爪的秃鹰自然要表现出性格阴险毒辣,招数阴狠刁钻“形神兼备”特点。《少林寺》以后,计春华开始了自己几十年的演艺生涯。由于外形上的限制,他出演的大部分角色都是凶悍的反派,也因为武术功底了得,他出演过许多电影和电视剧,与李连杰、赵文卓、于荣光等多位动作明星有过合作,光是和李连杰就合作了五部电影,其中《方世玉续集》结尾的座椅配长绳忠孝大决战、《新少林五祖》中浑身长满铁甲和毒虫诡异凶悍的进攻等精彩对打戏,都已经成为动作片经典镜头。

除了武打动作片,计春华还出演过张艺谋执导的《红高粱》,在片中饰演有情有义、反抗日军的劫匪头目秃三炮,相对复杂的人设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12年,在抗日电视剧《毒牙》饰演悍匪的匪首——乌鸦洞大当家祈杰三。由于形象已经被定型,要计春华演好人实在艰难,而且他一演就演了几十年坏蛋,计春华说他在影视圈那么久,他只演过两三次好人和“一个不算太坏的人”,就是《红高粱》里的土匪秃三炮,还有就是在《僵尸大时代》中演一个捉鬼的师父。经典影视形象有林志颖版《天龙八部》中的段延庆,赵文卓版《七剑下天山》里的辛龙子,而《连城诀》里的血刀老祖等都是很有性格特点的恶人,计春华曾表示,如有可能,还会重新演一次血刀老祖。“这个角色太好了。”

他还曾在采访中提到拍的戏里他“死”了无数次,“我死得最多,有各种各样的死。我研究各种的死法,能给观众带来新鲜的感受。一位朋友告诉我,‘你死是在弘法,是在告诫世人,不要做坏事,做坏事只有死路一条’。”他也会半开玩笑地直言,“希望导演多给我安排好人的角色,不要让我在作品里轻易死去。”

前年进藏拍戏,感觉身体吃不消

数位熟识计春华的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的离去无疑是整个“影视武林”的巨大损失,跟所有热爱武术的演员一样,计春华拍起戏来很拼命,不仅能打,还会教,不拍戏时他就在幕后做武术指导。

2016年,计春华在电影《驻藏大臣》中饰演反派“秃鹫”,这一角色正是向34年前《少林寺》中的“秃鹰”致敬,记得当时他向新京报记者开玩笑,说自己“斗不过天”,“本来觉得自己是武术运动员出身,应该能适应西藏环境,结果刚到拉萨,就头疼、没力气,晚上想睡还睡不着。拍戏时一穿上盔甲,连气都喘不上来。”该片在高原拍戏,整个进程非常慢,本身就是消耗的过程。“因为拍摄需要,很多演员一早就化好妆到现场一直拍到后半夜,演员因为等戏的因素提意见很正常,但计老师从来都没有。”制片人张蕊回忆,计春华的最后一场戏需要在雪山融化下的冰河里拍摄,“当时全组人都极力建议他使用替身,但他依旧要亲自上阵,冰水真的特别冷,他都义无反顾地往下跳,最后他的肩周炎犯了,也从来没有说什么。”

计春华动作戏拍得过多,身上受伤不少。2010年在敦煌拍《少林寺传奇3》时,颈椎受伤瘫痪,康复后从此告别了像包括“鲤鱼打挺”等动作。

和计春华合作过《连城诀》的六小龄童回忆,“他演‘血刀老祖’,我演‘花铁干’,我俩都是反派角色,我们也经常探讨一些表演方面的心得,那时拍摄条件非常艰苦,在很冷的西岭雪山,在高原四五千海拔上拍摄很危险,我们鞋子里面全是水了,袜子外面套上塑料袋,最后塑料袋破了,流进去的都是冰水,一天十几个小时在冰水里坚持下来。”说到这里,六小龄童有些许哽咽,他说自己始终忘不了计春华坚毅的眼神。

不麻烦别人,一生没请过助理

虽然银幕上的计春华给人的感觉十分凶悍可怕,但在生活中他憨厚率真,为人随和。生活中的计春华曾一度炒股票,当时九十年代,很多人和他说不会炒股就去大厅里看,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力,但还是被套。和他打过照面的人基本都会说,“他太可爱了,和银幕上的差距太大了”,“敬业”、“随和”、“热心”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对计春华的形容词。

常年一个标志性的光头,见到人就会热情打招呼,一点都没有影视作品中的“望而生畏”感。计春华坚持自己能做的事情不要麻烦别人,他从来都没有找过一个助理,他总认为找助理是满足自己一种虚荣心,“我什么事都爱自己做,什么事都要简单,越简单越好,别把这些搞复杂了,人活着首先要先爱自己,才能爱别人,才能把快乐传递给别人。”

在导演赵宁宇的印象中,计春华总说自己没受过什么完整的教育,但实际上他在人生的经历中积攒了很多正能量,“他并没有因为年少成名就有骄傲的想法,而是时刻怀着敬畏之心,特别尊重每个创作集体,不仅会打文戏也好,在与镜头的配合这些方面,充满了对生活和艺术真正的把握。他没有任何特殊要求,细心关照每个人,有他在,我们的现场总是欢声笑语。”

众 人 回 忆

计春华是我们中国武术界的精英,跟我也是老乡(浙江)。他演的各式各样反派艺术形象,不光是武功精湛,演技也非常好。我觉得他在演技上也下了很大的工夫,这对一个武术运动员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他在拍摄现场很刻苦、非常努力,无数次地按照导演的要求来表演,为刻画人物服务。

我非常痛心和遗憾,他走得早了。我们经常有联系,在节假日都有问候。但没有想到他走得这么早。所以我希望我们每一个艺术工作者,都要珍惜自己保护好身体,才能奉献更多、更好的角色,也希望学习计春华的武术精神,努力进取拼搏。

——六小龄童(演员,曾合作《连城诀》)

计春华给我们很大的启示:如何在新时代做一个合格的演员。一个合格的演员有几方面:一方面是超绝的演艺技能,这里就包括文戏武戏,对于社会的理解、对于生活的理解、对于剧本的理解、对于这部电影作品的理解。我觉得计老师从年轻时就成名,这几十年为什么屹立不倒,从合作中我们看到他的行为举止。他和所有人为善,对最基层的工作人员的友好,对于大局、个人位置的清晰,都是他成功的一个特别关键的原因。

——赵宁宇(导演,曾合作《驻藏大臣》)

他这个年纪真的是很年轻就走了,我去年年底在佛山的功夫电影节还见过,他状态还是不错的,估计也不知道有病在身,所以得知他去世,我也很惊讶。我们现在拍动作片没有以前那么辛苦,现在拍戏也会有一定的难度和体力的消耗,但我们会更加注意保护好身体。

——魏君子(制片人、香港电影的研究者)

和计春华老师的合作在很早就一起拍了一场戏,那个时候我还小,他一直都演反派,第一眼看着计春华就觉得他很凶,但是片场和他在电视上呈现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一看他长相就是演坏人,但是一接触就是随和,他在片场的笑容比在银幕上要多好多倍,对我们这些普通的替身演员都非常尊重,也很耐心。”

——董惟儿(替身女演员,曾在多部动作片中有过合作)

导演康洪雷:秃鹰永在!老计走好……

演员洪剑涛:一连发了两条朋友圈追忆计春华先生拍武戏,其实我心里是最没底的,因为根本不会打,我永远忘不了去年在横店四十多度的高温,全身披挂。打了一次又一次,计先生陪着练,直到最后一次他伸出了大拇指。计先生一路走好,57岁最好的年龄!深深地缅怀计春华先生……电视剧《夜天子》成了和他最后的合作。计先生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痛苦。

演员于和伟:太突然了,刚刚合作过,为人和气,敬业认真的前辈!人生无常。

演员李菁菁:1985年我十五岁的时候,在西影招待所,他拍《黄河大侠》,我们拍《老井》,那时候他还是小伙子!现在也依然年轻,虽然不认识,但是也很难过!

电影发行人高军:你比我小九岁,还和我约定共演一部光头文戏,计春华,你不该爽约!

  • 成果比论文更有说服力
    永远不要怀疑论文的价值,但当所有人都要写论文,当论文已经成为一种产业时,也意味着唯论文已经走到头了。
  • 田家炳辞世:一个人照亮一片晴空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田家炳先生讣告》,一生致力于支持国家教育发展的田家炳博士于当日上午安详辞世,享年99岁。
  • 取消流量漫游费,运营商不应“打折扣”
    资费降了多少,套餐简化了多少,既要向上级部门交底,也要给消费者一本明白账。而不能那边高呼改革已经落实,这边消费者却完全无感,这不是人们期待的提速降费。
  • 钱江晚报:“告别分数”,难在哪里
    杭州凤凰小学一学生家长最近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称,他向学校了解自己五年级孩子的期末考分数,但是该校拒不回答。
  • 社评:科技日报总编强调中美巨大差距刍议
    《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日前一篇演说引发网上热评。刘亚东表示,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
  • 楼市的平衡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如果再加大房地产市场秩序的规范和整治,有效遏制各种炒房和住房投机,并努力规范地方政府行为,弱化“土地财政”。那么,楼市的平衡格局将真正形成。
  • 在毕业季播种新希望
    及早做好职业生涯的长期规划,尊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提升自身能力、积累职业资源。
  • 钱江晚报:吃顿散伙饭要“被辞职”,这样的企业格局太小
    日前,杭州市某企业一员工发帖吐槽:得知一同事要离职并离开杭州,我们几个人和已离职小伙伴难得聚在一起吃了个散伙饭、发了个朋友圈,结果悲催了……公司老板看到后在公司群发飙:“请在照片里的各位明天自己提交辞职报告!谢谢!请你离开我的公司!”
  • 钱江晚报:高晓松的假球阴谋论,为啥那么火
    世界杯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一段高晓松点评球赛的视频流出,在视频中,高晓松表示,很多场足球比赛都存在假球嫌疑,比赛的结果是被博彩公司操纵的。
  • 被判取消吸烟区应成列车全面禁烟新起点
    2017年6月,因在普通旅客列车K1301上遭遇二手烟,大学生李华(化名)将哈尔滨铁路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哈尔滨铁路局赔偿其购票款102.5元,取消有关站台及该趟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并禁止在上述区域吸烟,同时赔偿精神损失费人民币1元。
  • “带娃毕业”就是“人生赢家”?
    又到一年毕业季,大学毕业生们纷纷晒出各具特色的毕业照,珍藏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毕业照却格外与众不同。
  • 对食物有敬畏和感情才能成就网络自制美食
    近期,浙江慈溪市市场监管局接到一起投诉,消费者称其在微信上购买的芒果干属于“三无产品”。对此,慈溪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说,“‘纯绿色食品’‘农家自制’‘无添加’……大多是卖家使用的诱人的营销词汇而已。这些自制食品可能存在很多的安全隐患,且大多是‘三无产品’”。
  • 金额近亿的招聘陷阱里,平台责任岂能虚置
    不少人都有在58同城、赶集网等网络平台上求职的经历,也有求职不成反而上当受骗的经历。
  • “拉链式”交替通行是治堵微创新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市首个“拉链式”交替通行入口正式在石景山试点,区域为阜石路杨庄东桥以东300米西向东入口处,排队进入主路的车辆需按照左侧先行的原则交替行驶。
  • 学历认证疑似“奇葩证明”,改革势在必行
    今年大学生毕业季到了。不过,大学生拿到毕业证,一般还需花钱到认证机构做认证,取得认证报告后,手里的毕业证才能得到各方认可。该认证机构叫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属企业性质网站。人们笑称,这是“证明我妈是我妈”笑话在教育界的翻版。
  • 审视“劳动碰瓷” 别把法律问题道德化
    一个和谐有序的用工环境,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都应当是有利的,真正的“劳动碰瓷”,也是对劳动者的伤害。
  • 举报垃圾短信者被“拉黑”不是一个小问题
    打压投诉用户、控制投诉率;私自对用户设立黑名单侵犯用户权益;涉嫌泄露投诉者隐私——这种行为已然损害了用户权益和企业形象,必须引起电信主管部门和三大运营商高度重视,深入调查、严肃处理。
  • “诗和远方”让“夕阳”更红
    2015年底开始,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展开了一项关于老年人心理需求和观念的调查,调查的主要群体是生活在上海,有一定经济基础和较高受教育程度的老年人。在与51位老人进行访谈后,课题组发现,没有一个人表示依靠或指望子女养老。
  • 社评:金特会成功了,愿美朝良性互动起来
    声明的4点内容包括朝鲜方面再次确认将致力于朝鲜半岛的“完全无核化”,和美朝将合作在朝鲜半岛建立长久稳定的和平机制。美朝还表示要建立一个“全新的朝美关系”。
  • “职场碰瓷”倒逼企业规范管理
    在江苏扬州,窦某因为“传奇”的经历获得了一个称号——“碰瓷式职业维权人”。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