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钱江晚报:“告别分数”,难在哪里

杭州凤凰小学一学生家长最近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称,他向学校了解自己五年级孩子的期末考分数,但是该校拒不回答。

杭州凤凰小学一学生家长最近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称,他向学校了解自己五年级孩子的期末考分数,但是该校拒不回答。

该校校长缪华良回应称,学校在2017学年定下了一条铁规矩,任何一位教师不得将分数告诉学生及家长,也不能在校内相互公布,分数只是对学生等第评价的一种参与转换方式。这样做的依据,是早在1998年杭州市下发的《杭州市小学生等级制学业评定方案的通知》,上城区从1998年起作为杭州市的试点城区,就着力改革学业评价制度,推行小学生取消分数,实行等级制学业评定。

报道说,部分家长赞同“取消分数”(或“告别分数”),说这样能减轻学生和家长因公布分数而产生的压力与焦虑。这里需要澄清的问题是,这是一种什么压力和焦虑?分数代表着一个人参与升学竞争的能力,“一分干掉多少人”已是参与竞争者的共识——说得明白一点,分数就是“干掉”他人的能力,过度的竞争已经让人与人之间变成了敌对关系,你的成功就是我的失败。

另一种压力来自学习活动本身。学习新知,学会思考,不可能没有难度,难度就是压力。学生在克服难度中体验成长,这样的压力是促人成长的压力,克服压力的过程是人的自我完善的过程。凤凰小学不公布分数的做法,就是想淡化竞争,强化人的完善的努力,小学生处于个性形成过程中,各种智力因素和非智力因素尚未成熟、定型,可塑性很大,淡化分数有利于个性自由、充分地发展。不公布分数,保护了自尊心和个人隐私,淡化差别意识,有利于学生树立平等意识。对学生成长来说,淡化分数意识是一件好事,教育的目的是培养、造就“人”,不是为了把人区分为成功者与失败者。

但是,在现实环境中,这又是一种理想色彩颇浓的做法。从现实立场出发,学生家长希望知道孩子考试分数,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实的教育环境,仍然是凭分数录取,尤其是高考,从来都是分数论输赢;自己孩子期末考分数多少都不知道,家长心里不踏实、不放心,是可以理解的,同时也是令人同情的。升学竞争压力之下,人们衡量成败的标准非常单一、刻板,只看到分数的多少,看不到为获取分数付出的惨重代价,即“人”的贬值,自然也不能理解凤凰小学不公布分数这个做法的良苦用心。因此,凤凰小学坚持不公布分数的做法显得非常孤独,非常艰难。

凤凰小学的理念当然值得认可,也有相关政策支持,无奈现实很骨感,我担心的是,在高考指挥棒的倒逼之下,这么做会面临较大压力。毕竟,学校可以不公开排名,不披露学生具体分数,但家长哪有不关心孩子学习情况的道理,而在多数家长看来,分数就是了解这一点直截了当的方式。换句话说,在应试教育背景下,以及缺乏教育改革配套机制的情况下,学校的做法也很容易因人而异,出现反复。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