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废弃电话亭里的英伦时光

对很多英国人来说,回忆是宝贵的。尽管散落各地的红色电话亭早就不是一个功能性的公共设施,但这个极具标志性的时代产物,却代表了英国过去一段漫长岁月的富强和荣耀,也是英国人至今仍无法将之舍弃的原因。

对很多英国人来说,回忆是宝贵的。尽管散落各地的红色电话亭早就不是一个功能性的公共设施,但这个极具标志性的时代产物,却代表了英国过去一段漫长岁月的富强和荣耀,也是英国人至今仍无法将之舍弃的原因。

科技的进步和潮流冲刷,令过去数十年使用公共电话亭的人日渐减少,在手提电话和互联网兴起的同时,不少红色电话亭在退役后便遭废置,被送到堆填区。不过,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有英国人特意回收这些电话亭,把它们改头换面,以其他姿态重现于城市街道和乡村小镇上。除了作为艺术装置摆设,亦试图赋予它们实际用途,譬如将电话亭换上急救设备,或者变成一家迷你咖啡馆、自助图书馆甚至手机维修店。

有电话亭被改装成漂书馆。

在 1884 年,第一个公共电话亭建立之时,并没有任何配色和设计标准,直到 1921 年,英国皇家邮政推出了第一个特定款式的公共电话亭,亦即是由钢筋混凝土制成的 Kiosk No. 1(K1)。不过,其成本太高,设计亦有待改良。在 1926 年推出的 Kiosk No. 2(K2),采用拱顶和生铁外箱设计,是如今英国最常见和广为人知的红色电话亭原型,当时邀请了负责设计伦敦巴特西发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和利物浦座堂(Liverpool Cathedral)的著名设计师 Giles Gilbert Scott 爵士出手。事实上,Giles Gilbert Scott 同时负责设计了 1929 年面世的廉价版 Kiosk No. 3(K3)和 1936 年面世的改良版 Kiosk No. 6(K6),后者是为庆祝乔治五世银禧而推出的,也是数量最多和最著名的电话亭款式。唯独红色电话亭这个配色并非出自 Giles Gilbert Scott 本人,他最初的想法是外面银色,里面蓝绿色,跟现在的英国公共电话亭形象相反。

进驻英国大小街道多年之后,在 80 年代,随着英国电信脱离英国皇家邮政成为私营机构,加上手提电话逐渐流行,残旧的电话亭不少成为废品。但总有英国人对此念念不忘,Tony Inglis 就是其中一人。他的工程运输公司在当年接到一连串的工作,要拆除街道上的电话亭并拿去拍卖。最终 Tony Inglis 自己买下数百个电话亭,并打算将它们翻新,重新出售。

经过翻新和重新设计的电话亭,由于颜色抢眼,容易辨识,在英国城乡之间陆续出现了新用途。譬如在地势偏远,救护车需要相当长时间才能到达的农村地区,电话亭成为一个紧急救护站,加设心脏除颤器,让当地救护组织可以应付突发情况。

不过,修复这些电话亭的工作并不轻松,Tony Inglis 坦言,当时那是个近乎疯狂的想法:「它们完全是反时代的物件,今天再不会有这种东西出现了,它不但巨型,而且极重。」能迄立近一个世纪不是没原因,因为一个连同生铁门的 K6 公共电话亭,重量大约是 750 公斤(约是一架露营拖车的重量)。

像 Tony Inglis 这样将电话亭救出堆填区,循环再用的想法,得到不少英国人响应,甚至在电话亭的细小空间里找到商机。譬如在伦敦北部,就有人将电话亭改装成手工咖啡店;而一家本着「先修理后丢弃」理念的手机维修公司 LoveFone,也贯彻物尽其用的创业宗旨,自 2016 年起租用旧电话亭,开设小型维修站。LoveFone 的联合创始人 Robert Kerr 表示,用电话亭当手机维修站,除了分外醒目,也确实能带来一定经济效益,公司其中一个电话亭维修站,每月营利能高达 13,500 美元,而一个电话亭的月租只是 400 美元。

被上一个辉煌时代留下来的红色电话亭,当下或已过时,但它从未被国民淘汰,甚至尽用糜躯,成为不少年轻创业者的基石。Tony Inglis 形容,红色电话亭唤醒了他们一个美好旧时代的回忆 —— 当时,所有事物都是为了能够持续使用下去而被生产的。

不过,BBC 著名电视主持 Dan Snow 的总结,可能更为深刻和冷酷:「我们之所以迷恋旧时代,是因为活在当下,世界总让我们感到挫败受伤…… 你细看那些令人倍感怀念的东西,它们总是使老一辈回想过去的光辉岁月。」

  • 学历认证疑似“奇葩证明”,改革势在必行
    今年大学生毕业季到了。不过,大学生拿到毕业证,一般还需花钱到认证机构做认证,取得认证报告后,手里的毕业证才能得到各方认可。该认证机构叫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属企业性质网站。人们笑称,这是“证明我妈是我妈”笑话在教育界的翻版。
  • 审视“劳动碰瓷” 别把法律问题道德化
    一个和谐有序的用工环境,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都应当是有利的,真正的“劳动碰瓷”,也是对劳动者的伤害。
  • 举报垃圾短信者被“拉黑”不是一个小问题
    打压投诉用户、控制投诉率;私自对用户设立黑名单侵犯用户权益;涉嫌泄露投诉者隐私——这种行为已然损害了用户权益和企业形象,必须引起电信主管部门和三大运营商高度重视,深入调查、严肃处理。
  • “诗和远方”让“夕阳”更红
    2015年底开始,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展开了一项关于老年人心理需求和观念的调查,调查的主要群体是生活在上海,有一定经济基础和较高受教育程度的老年人。在与51位老人进行访谈后,课题组发现,没有一个人表示依靠或指望子女养老。
  • 社评:金特会成功了,愿美朝良性互动起来
    声明的4点内容包括朝鲜方面再次确认将致力于朝鲜半岛的“完全无核化”,和美朝将合作在朝鲜半岛建立长久稳定的和平机制。美朝还表示要建立一个“全新的朝美关系”。
  • “职场碰瓷”倒逼企业规范管理
    在江苏扬州,窦某因为“传奇”的经历获得了一个称号——“碰瓷式职业维权人”。
  • 人民网评:高考,为青春点赞,为梦想加油
    今年高考迎来第一届“00后”高中毕业生,有网友发出感慨,一代又一代青春、一个又一个梦想,都在经历过高考的洗礼之后,飞向远方。高考,不仅仅是一场影响个人发展的考试,也是一项事关国家人才培养和未来发展方向的基础性制度。
  • 抗癌药降价引进 别让生命等不及
    这些药品正式入市依然未有明确时间表。对此,有关方面应当看到癌症患者与生命赛跑的迫切需要,快马加鞭,特事特办,争取让政策利好尽快造福广大患者,挽救更多人的宝贵生命。
  • 劳木:非洲发展了,部族酋长也现代
    提起非洲的部族酋长,人们往往会联想到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形象:有的体格魁梧,宽袍大袖,威风凛凛;有的头插羽翎,肩披豹皮,剽悍粗犷。在博茨瓦纳,我们会见的一位酋长却完全不是这样。
  • 应对娱乐圈的偷漏税现象进行全面调查
    崔永元曝范冰冰4天6000万天价片酬,并起底疑似大小合同、阴阳合同等偷漏税等潜规则,日前有了最新进展。由于范冰冰工作室在无锡,无锡市滨湖区地税局目前已经介入调查取证,相关情况有待后续由税务机关权威发布。
  • 别让微信拉票泛滥成灾
    信马由缰的网络投票引发刷票拉票行为,非但无法让投票结果反映匹配被投对象的真实水平,相反只会致使评选公信力一再受挫毁伤,评选声誉自然无从谈起。
  • 《卖米》中的农民悲剧
    《卖米》一文突然蹿红,我留意了一下,转发者基本是出身农民家庭。
  • 如何化解家长陪做作业的“心头病”?
    家长陪做作业成为社会问题,主要原因就在于学校默许放任教师把自己的分内工作转嫁于家长。
  • 杨建国:数字经济的“贵州现象”
    这几年,借着考察的机会,多次到贵州。每次贵州都会用日新月异的变化,“刷新”我的好感程度。这些考察的主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精准扶贫,一个是大数据产业。
  • 没有哪个标签能成为责任感与素养的遮羞布
    昨日,有一件小事成了很多人关注的焦点。据齐鲁晚报等媒体报道,不久前,杭州的黄女士开着宝马车,被一辆三轮车撞了。这个“肇事者”只有15岁,他一边骑着三轮电动车,一边玩手机。即便黄女士一直在摁喇叭,他仍然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撞向了黄女士的车。
  • 大学生学会写作,就是学会更好地与世界对话
    从今年9月开始,无论是学电子工程,还是环境科学,所有清华大学本科新生的课程表上都将增添一门共同的必修课——“写作与沟通”。
  • 宁南山:中国制造的信心来自哪里
    在中兴事件之后,国内不少人开始质疑中国制造的水平,其中甚至不乏一些曾经的力挺者。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客观看待中国制造目前的世界地位?
  • 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弦外之音很直白:生态环境既很脆弱,也需要最大力度的保护。
  • 辱骂机场工作人员,女教授岂止斯文扫地
    近日,一段“兰州某高校老师飞机误点,辱骂机场工作人员”的视频在网上热传。5月15日,兰州机场公安工作人员就网传视频回应称,该自称教授的女子系误机后与女地勤起口角,当天,双方已互相道歉并达成谅解。
  • 在自媒体“黄色新闻”时代呼唤社会责任
    知名公众号“二更食堂”近期发布关于“滴滴司机杀害空姐”一案推文,因为表现出不当的价值观,引起网友的一齐讨伐,迫于舆论的压力,“二更食堂”宣布永久停更。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