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有态度的消费不是你们眼里的“消费降级”

他们看到了消费市场为自己提供的额外保障,也富有远见地认清了过度消费的局限。

下午茶没有了,当减肥;出门公交+共享单车,再也不任性地打出租车了;新出的苹果手机也没买,旧的还能凑合……网上流行的最新说法是: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开始消费降级了。

还没有成功升级就走上了降级之路,看到这样的消息,多多少少会让人感到些许沮丧。究竟是这届年轻人不行,还是市场对年轻人太不友好了?

似是而非的结论,更多的是在挑拨人们的情绪。人们从“坏消息”中收获刺激,收获“怼”的快感,却很少认真思考表象的喧哗与浮躁背后,究竟有几分是真,几分夸大。所谓“消费降级”的说辞也是如此,在某些方面控制支出,怎么就成了消费水平不行的罪状?

很多人理解消费存在这样的误区:凡是高消费就是升级的,凡是低消费就是降级了。房价越炒越高,就是中国人的消费升级;日用品越来越便宜,就是消费水平下降——按照这般逻辑,满眼土豪金才是消费市场追求的方向,中国游客应该买光几个欧洲的奢侈品店才是。

非也。评价一个国家的消费水平,不能以与价格挂钩的消费能力为标准。与消费水平相对应的是消费态度,所谓消费降级,其实是经过了这些年补偿性的消费欲望的释放以后,大家的消费更加务实了,也更加有态度了。

共享单车就体现了消费态度。几公里路程,坐公交车等待时间太长,打出租车既浪费又让司机不满意,不如自己骑车。这批年轻人是健康和环保理念的原生一族,担心城市雾霾,担心未来的身体,他们不是消费能力跟不上,而是消费观念产生了转折。

名牌服装店不再受宠,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花大钱买个标签没有必要,穿着只要舒服就好。这代青年眼中的大众偶像,无外乎是在互联网产业叱咤风云的IT大佬。人们发现,大佬们穿衣服都单调得令人发指——已过世的乔布斯“乔帮主”一套相同款式的衣服穿了13年,依然让“斜杠青年”对他的品位佩服得五体投地。

法国哲学家让·鲍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中这样总结人类的消费:“我们的消费活动与真实的需求无关,而是不断地运行、巩固消费主义的符号社会学系统,这个系统性的符号编码引导、生产着我们的消费欲望,它使我们不断去消费自我预期的那个形象。”这代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变了,本质上是他们自我预期的形象变了。

上一代人,讲究的是赚多少钱,匹配怎样的消费,把多余的钱存到银行里;这代年轻人,不管自己赚多少钱,消费只冲着满足消费理念的目标。一边有人说“隐形贫困人口”,一边又嚷嚷着“消费降级”,其实并不矛盾。“隐形贫困人口”不会大手大脚地透支自己的未来,“消费降级”的年轻人也不会在居住、精神需求等他们视之为核心生活价值的方面随意糊弄,从某种意义上看,他们其实是一类人。

北京海淀后厂村的年轻人收入水平都不差,结果他们普遍背着学校里的背包、穿运动鞋上下班,谁也没觉得这跟收入体面的IT工作有多少违和感。无论是夜里赶稿的小编,还是身家上千万元的大佬,单从外观看是没有多少辨识度的,这显然跟消费能力不是一码事。

随着社会的发展,尽管阶层差异依旧长期存在,但差异未必要体现在日常生活方式和消费指标上。社会成熟的一个标志,在于一些满足人们基本生活需求的商品和服务,是低门槛又能被人们所普遍接受的。这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体现。

在某些新兴领域,这届年轻人的消费水平一点也不差。比如,年轻人在精神文化方面的消费加强了,看电影、出国旅游成为常态;对健康的投资也深谋远虑,花在健身房的支出多了,很多年轻人甚至早早买起了金额不菲的重疾险。他们看到了消费市场为自己提供的额外保障,也富有远见地认清了过度消费的局限。

共享经济的出现,互联网经济降低的流通成本,制造了所谓“消费降级”的概念。其实,消费归根结底不能停留在对于物质的满足上,让自己的每一笔消费更有价值,才是提升消费水平的真实指向。年轻人历来是市场的风向标,是消费观念的引导者,大家的消费更有态度了,未尝不是一个好趋势。

  • 对疫苗生产造假行为必须“零容忍”
    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称,近日在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飞行检查中,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
  • 刁难环卫工人只会让一座城市失去温度
    要让街上无烟头,还要靠文明劝导,让乱扔烟头的人变少,而“一个烟头罚一块钱”的规定,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反倒有刁难环卫工人之嫌。
  • 成果比论文更有说服力
    永远不要怀疑论文的价值,但当所有人都要写论文,当论文已经成为一种产业时,也意味着唯论文已经走到头了。
  • 田家炳辞世:一个人照亮一片晴空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田家炳先生讣告》,一生致力于支持国家教育发展的田家炳博士于当日上午安详辞世,享年99岁。
  • 取消流量漫游费,运营商不应“打折扣”
    资费降了多少,套餐简化了多少,既要向上级部门交底,也要给消费者一本明白账。而不能那边高呼改革已经落实,这边消费者却完全无感,这不是人们期待的提速降费。
  • 钱江晚报:“告别分数”,难在哪里
    杭州凤凰小学一学生家长最近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称,他向学校了解自己五年级孩子的期末考分数,但是该校拒不回答。
  • 社评:科技日报总编强调中美巨大差距刍议
    《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日前一篇演说引发网上热评。刘亚东表示,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
  • 楼市的平衡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如果再加大房地产市场秩序的规范和整治,有效遏制各种炒房和住房投机,并努力规范地方政府行为,弱化“土地财政”。那么,楼市的平衡格局将真正形成。
  • 在毕业季播种新希望
    及早做好职业生涯的长期规划,尊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提升自身能力、积累职业资源。
  • 钱江晚报:吃顿散伙饭要“被辞职”,这样的企业格局太小
    日前,杭州市某企业一员工发帖吐槽:得知一同事要离职并离开杭州,我们几个人和已离职小伙伴难得聚在一起吃了个散伙饭、发了个朋友圈,结果悲催了……公司老板看到后在公司群发飙:“请在照片里的各位明天自己提交辞职报告!谢谢!请你离开我的公司!”
  • 钱江晚报:高晓松的假球阴谋论,为啥那么火
    世界杯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一段高晓松点评球赛的视频流出,在视频中,高晓松表示,很多场足球比赛都存在假球嫌疑,比赛的结果是被博彩公司操纵的。
  • 被判取消吸烟区应成列车全面禁烟新起点
    2017年6月,因在普通旅客列车K1301上遭遇二手烟,大学生李华(化名)将哈尔滨铁路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哈尔滨铁路局赔偿其购票款102.5元,取消有关站台及该趟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并禁止在上述区域吸烟,同时赔偿精神损失费人民币1元。
  • “带娃毕业”就是“人生赢家”?
    又到一年毕业季,大学毕业生们纷纷晒出各具特色的毕业照,珍藏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毕业照却格外与众不同。
  • 对食物有敬畏和感情才能成就网络自制美食
    近期,浙江慈溪市市场监管局接到一起投诉,消费者称其在微信上购买的芒果干属于“三无产品”。对此,慈溪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说,“‘纯绿色食品’‘农家自制’‘无添加’……大多是卖家使用的诱人的营销词汇而已。这些自制食品可能存在很多的安全隐患,且大多是‘三无产品’”。
  • 金额近亿的招聘陷阱里,平台责任岂能虚置
    不少人都有在58同城、赶集网等网络平台上求职的经历,也有求职不成反而上当受骗的经历。
  • “拉链式”交替通行是治堵微创新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市首个“拉链式”交替通行入口正式在石景山试点,区域为阜石路杨庄东桥以东300米西向东入口处,排队进入主路的车辆需按照左侧先行的原则交替行驶。
  • 学历认证疑似“奇葩证明”,改革势在必行
    今年大学生毕业季到了。不过,大学生拿到毕业证,一般还需花钱到认证机构做认证,取得认证报告后,手里的毕业证才能得到各方认可。该认证机构叫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属企业性质网站。人们笑称,这是“证明我妈是我妈”笑话在教育界的翻版。
  • 审视“劳动碰瓷” 别把法律问题道德化
    一个和谐有序的用工环境,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都应当是有利的,真正的“劳动碰瓷”,也是对劳动者的伤害。
  • 举报垃圾短信者被“拉黑”不是一个小问题
    打压投诉用户、控制投诉率;私自对用户设立黑名单侵犯用户权益;涉嫌泄露投诉者隐私——这种行为已然损害了用户权益和企业形象,必须引起电信主管部门和三大运营商高度重视,深入调查、严肃处理。
  • “诗和远方”让“夕阳”更红
    2015年底开始,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展开了一项关于老年人心理需求和观念的调查,调查的主要群体是生活在上海,有一定经济基础和较高受教育程度的老年人。在与51位老人进行访谈后,课题组发现,没有一个人表示依靠或指望子女养老。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