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数字货币与虚拟货币不同 监管层态度有分别

4月16日,人民日报罕见地发表了一篇关于数字货币的文章。这篇名为《数字货币的理想与现实》的文章称,虽然加密货币存在众多缺陷,但“也是具有价值的实验”,而且从技术角度来看,全面禁止加密货币难以实现。

4月16日,人民日报罕见地发表了一篇关于数字货币的文章。这篇名为《数字货币的理想与现实》的文章称,虽然加密货币存在众多缺陷,但“也是具有价值的实验”,而且从技术角度来看,全面禁止加密货币难以实现。对此,有人将其视为为政策基石松动的苗头。与此同时,进入4月份,比特币价格似乎止住了下滑的势头,甚至有了一定幅度的反弹,一些小币种更是放量上涨,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币圈人气的回升,一些币圈人士甚至乐观地认为,数字货币的寒冬即将过去。不过,这种乐观似乎过于乐观了。

一周之前,在博鳌亚洲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新晋央行行长易纲曾明确表示,“虚拟货币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较少,有一些投资甚至存在洗钱和其他行为,我们对虚拟货币一直是比较谨慎的。”易纲的说法还属相对温和的,央行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的表述就比较直接了。他在易纲发言的前一天撰写了一篇题为《切实加强虚拟货币监管,牢牢维护国家货币发行权》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虚拟货币吸纳民间资本,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投机成风,其中的洗钱、支持非法经济活动等问题不容小觑,蕴藏着较大的金融风险。“对此,相关部门应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强化社会上各类虚拟货币的监测监管,牢牢把握住人民币发行权,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需要注意的是,在央行的语言体系里,我们一般所说的数字货币从来不叫数字货币,而是被称为虚拟货币。虽然这两个词听起来似乎差不多,但真正的含义却有云泥之别:央行正在研究的数字货币其实是法币也就是人民币的数字化,本质上还是一种货币,而虚拟的货币则不是真正的货币,只能算一种商品。一位接近央行的业内专家告诉本刊记者,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态度是积极的,已经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在研究之中,但“比特币这些从来都不是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危害很大,所以要加强监管。”他说。

“央行对于我们这种数字货币从一开始就是打压的。”一位币圈人士回忆称,自从比特币在中国引起公众关注之后,就一直面临着政策的强监管。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芬兰赫尔辛基某小型服务器中挖出50枚比特币,比特币从此登上舞台,但这种数字货币在中国引起公众的普遍关注还是在2013年。

在这一年的11月,比特币价格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上涨了10倍,从750元上涨到最高7589元,但随后高台跳水,在一个多星期里跌到2000元,累计跌幅达74%。这一轮的暴涨暴跌引起了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在让更多普通人认识到了这种新事物的同时,也使得这种新事物进入到了监管层的视线之内,相关部门迅速出台了监管措施。

2013年12月5日,人民银行、工信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印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比特币作出相应规范,这也是我国针对数字货币的第一个正式文件。《通知》指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这份文件将比特币定性为“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虽然“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但也并没有一棍子打死。在第二年的博爱亚洲论坛上,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就表示,比特币与集邮者收集的邮票一样,具有收藏价值,人们把它当成资产来进行交易,而不是用作货币来进行支付,因而“不存在取缔的问题”。

应该说,这个时候的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还是相当温和的,数字货币也相当于逃过了一劫,但这架不住有些人执意作死,而且是花样作死。

在平静了两年之后,从2016年年初开始,数字货币再次开升温,到年末比特币价格突破1000美元大关。到2017年,情况更快疯狂,比特币全年涨幅高达1700%。在这种币价疯狂上涨的背后,还有另外一个让人更加不安的迹象,那就是ICO的火爆。

ICO又被称为“地下IPO”,是一些区块链创业者首次发行代币,也就是数字货币。由于这是一个“无门槛、无标准、无监管”的“三无”市场,里面泥沙俱下,不少都是专为骗钱的“空气币”。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当时这种ICO项目越来越多,到6月份就已经接近一天一个了,7、8月份的情况只会更加严重。而投资者们在财富效应的刺激下,明知道很多项目不靠谱,但还是一头扎了进来。

9月4日,在情况即将全面失控之前,央行和网信办、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文,将ICO定性为非法融资,“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这份名为《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的文件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

这还没完,几周之后,各地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被纷纷关停,主要负责人甚至被限制出境。此外,《通知》中提到的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为客户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这次也得到了落实和强化。在此次监管风暴之前,比特币的交易活动主要在中国,2017年年初,仅比特币中国、币行Okcoin、火币网三家国内平台交易量就达到全球的98%。但在监管介入之后,比特币其其他数字货币明面上的交易都被禁止,只有少量交易转入地下,这种状况短期之内恐怕无法改变。

央行国际金融研究所近日发布了一份报告,将数字货币列为2018年的首要任务。这份报告称,中国政府认为,对数字货币进行广泛的散户投资,有可能对人民币构成系统性风险,特别是其价格的剧烈波动可能引起潜在的犯罪滥用,以及缺乏强有力的监管框架,对投资者缺乏保护措施。该文件主张加强中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呼吁制定一个全面的监管程序来监控虚拟货币的流通。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胡坤  编辑 | 米娜

  • 给优惠政策促二胎生育能奏效?
    近日,辽宁省政府印发的《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提出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的政策,让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之后各地“催生”二孩的福利政策广受关注。
  • 鼓励生二孩,需要多管齐下
    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及以后的教育,不是家里商量着就能解决的难题,教育可以说是生育二孩最大的痛点所在。
  • 对疫苗生产造假行为必须“零容忍”
    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称,近日在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飞行检查中,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
  • 刁难环卫工人只会让一座城市失去温度
    要让街上无烟头,还要靠文明劝导,让乱扔烟头的人变少,而“一个烟头罚一块钱”的规定,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反倒有刁难环卫工人之嫌。
  • 成果比论文更有说服力
    永远不要怀疑论文的价值,但当所有人都要写论文,当论文已经成为一种产业时,也意味着唯论文已经走到头了。
  • 田家炳辞世:一个人照亮一片晴空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田家炳先生讣告》,一生致力于支持国家教育发展的田家炳博士于当日上午安详辞世,享年99岁。
  • 取消流量漫游费,运营商不应“打折扣”
    资费降了多少,套餐简化了多少,既要向上级部门交底,也要给消费者一本明白账。而不能那边高呼改革已经落实,这边消费者却完全无感,这不是人们期待的提速降费。
  • 钱江晚报:“告别分数”,难在哪里
    杭州凤凰小学一学生家长最近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称,他向学校了解自己五年级孩子的期末考分数,但是该校拒不回答。
  • 社评:科技日报总编强调中美巨大差距刍议
    《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日前一篇演说引发网上热评。刘亚东表示,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
  • 楼市的平衡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如果再加大房地产市场秩序的规范和整治,有效遏制各种炒房和住房投机,并努力规范地方政府行为,弱化“土地财政”。那么,楼市的平衡格局将真正形成。
  • 在毕业季播种新希望
    及早做好职业生涯的长期规划,尊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提升自身能力、积累职业资源。
  • 钱江晚报:吃顿散伙饭要“被辞职”,这样的企业格局太小
    日前,杭州市某企业一员工发帖吐槽:得知一同事要离职并离开杭州,我们几个人和已离职小伙伴难得聚在一起吃了个散伙饭、发了个朋友圈,结果悲催了……公司老板看到后在公司群发飙:“请在照片里的各位明天自己提交辞职报告!谢谢!请你离开我的公司!”
  • 钱江晚报:高晓松的假球阴谋论,为啥那么火
    世界杯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一段高晓松点评球赛的视频流出,在视频中,高晓松表示,很多场足球比赛都存在假球嫌疑,比赛的结果是被博彩公司操纵的。
  • 被判取消吸烟区应成列车全面禁烟新起点
    2017年6月,因在普通旅客列车K1301上遭遇二手烟,大学生李华(化名)将哈尔滨铁路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哈尔滨铁路局赔偿其购票款102.5元,取消有关站台及该趟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并禁止在上述区域吸烟,同时赔偿精神损失费人民币1元。
  • “带娃毕业”就是“人生赢家”?
    又到一年毕业季,大学毕业生们纷纷晒出各具特色的毕业照,珍藏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毕业照却格外与众不同。
  • 对食物有敬畏和感情才能成就网络自制美食
    近期,浙江慈溪市市场监管局接到一起投诉,消费者称其在微信上购买的芒果干属于“三无产品”。对此,慈溪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说,“‘纯绿色食品’‘农家自制’‘无添加’……大多是卖家使用的诱人的营销词汇而已。这些自制食品可能存在很多的安全隐患,且大多是‘三无产品’”。
  • 金额近亿的招聘陷阱里,平台责任岂能虚置
    不少人都有在58同城、赶集网等网络平台上求职的经历,也有求职不成反而上当受骗的经历。
  • “拉链式”交替通行是治堵微创新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市首个“拉链式”交替通行入口正式在石景山试点,区域为阜石路杨庄东桥以东300米西向东入口处,排队进入主路的车辆需按照左侧先行的原则交替行驶。
  • 学历认证疑似“奇葩证明”,改革势在必行
    今年大学生毕业季到了。不过,大学生拿到毕业证,一般还需花钱到认证机构做认证,取得认证报告后,手里的毕业证才能得到各方认可。该认证机构叫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属企业性质网站。人们笑称,这是“证明我妈是我妈”笑话在教育界的翻版。
  • 审视“劳动碰瓷” 别把法律问题道德化
    一个和谐有序的用工环境,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都应当是有利的,真正的“劳动碰瓷”,也是对劳动者的伤害。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