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数字货币与虚拟货币不同 监管层态度有分别

4月16日,人民日报罕见地发表了一篇关于数字货币的文章。这篇名为《数字货币的理想与现实》的文章称,虽然加密货币存在众多缺陷,但“也是具有价值的实验”,而且从技术角度来看,全面禁止加密货币难以实现。

4月16日,人民日报罕见地发表了一篇关于数字货币的文章。这篇名为《数字货币的理想与现实》的文章称,虽然加密货币存在众多缺陷,但“也是具有价值的实验”,而且从技术角度来看,全面禁止加密货币难以实现。对此,有人将其视为为政策基石松动的苗头。与此同时,进入4月份,比特币价格似乎止住了下滑的势头,甚至有了一定幅度的反弹,一些小币种更是放量上涨,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币圈人气的回升,一些币圈人士甚至乐观地认为,数字货币的寒冬即将过去。不过,这种乐观似乎过于乐观了。

一周之前,在博鳌亚洲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新晋央行行长易纲曾明确表示,“虚拟货币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较少,有一些投资甚至存在洗钱和其他行为,我们对虚拟货币一直是比较谨慎的。”易纲的说法还属相对温和的,央行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的表述就比较直接了。他在易纲发言的前一天撰写了一篇题为《切实加强虚拟货币监管,牢牢维护国家货币发行权》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虚拟货币吸纳民间资本,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投机成风,其中的洗钱、支持非法经济活动等问题不容小觑,蕴藏着较大的金融风险。“对此,相关部门应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强化社会上各类虚拟货币的监测监管,牢牢把握住人民币发行权,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需要注意的是,在央行的语言体系里,我们一般所说的数字货币从来不叫数字货币,而是被称为虚拟货币。虽然这两个词听起来似乎差不多,但真正的含义却有云泥之别:央行正在研究的数字货币其实是法币也就是人民币的数字化,本质上还是一种货币,而虚拟的货币则不是真正的货币,只能算一种商品。一位接近央行的业内专家告诉本刊记者,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态度是积极的,已经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在研究之中,但“比特币这些从来都不是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危害很大,所以要加强监管。”他说。

“央行对于我们这种数字货币从一开始就是打压的。”一位币圈人士回忆称,自从比特币在中国引起公众关注之后,就一直面临着政策的强监管。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芬兰赫尔辛基某小型服务器中挖出50枚比特币,比特币从此登上舞台,但这种数字货币在中国引起公众的普遍关注还是在2013年。

在这一年的11月,比特币价格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上涨了10倍,从750元上涨到最高7589元,但随后高台跳水,在一个多星期里跌到2000元,累计跌幅达74%。这一轮的暴涨暴跌引起了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在让更多普通人认识到了这种新事物的同时,也使得这种新事物进入到了监管层的视线之内,相关部门迅速出台了监管措施。

2013年12月5日,人民银行、工信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印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比特币作出相应规范,这也是我国针对数字货币的第一个正式文件。《通知》指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这份文件将比特币定性为“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虽然“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但也并没有一棍子打死。在第二年的博爱亚洲论坛上,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就表示,比特币与集邮者收集的邮票一样,具有收藏价值,人们把它当成资产来进行交易,而不是用作货币来进行支付,因而“不存在取缔的问题”。

应该说,这个时候的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还是相当温和的,数字货币也相当于逃过了一劫,但这架不住有些人执意作死,而且是花样作死。

在平静了两年之后,从2016年年初开始,数字货币再次开升温,到年末比特币价格突破1000美元大关。到2017年,情况更快疯狂,比特币全年涨幅高达1700%。在这种币价疯狂上涨的背后,还有另外一个让人更加不安的迹象,那就是ICO的火爆。

ICO又被称为“地下IPO”,是一些区块链创业者首次发行代币,也就是数字货币。由于这是一个“无门槛、无标准、无监管”的“三无”市场,里面泥沙俱下,不少都是专为骗钱的“空气币”。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当时这种ICO项目越来越多,到6月份就已经接近一天一个了,7、8月份的情况只会更加严重。而投资者们在财富效应的刺激下,明知道很多项目不靠谱,但还是一头扎了进来。

9月4日,在情况即将全面失控之前,央行和网信办、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文,将ICO定性为非法融资,“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这份名为《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的文件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

这还没完,几周之后,各地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被纷纷关停,主要负责人甚至被限制出境。此外,《通知》中提到的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为客户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这次也得到了落实和强化。在此次监管风暴之前,比特币的交易活动主要在中国,2017年年初,仅比特币中国、币行Okcoin、火币网三家国内平台交易量就达到全球的98%。但在监管介入之后,比特币其其他数字货币明面上的交易都被禁止,只有少量交易转入地下,这种状况短期之内恐怕无法改变。

央行国际金融研究所近日发布了一份报告,将数字货币列为2018年的首要任务。这份报告称,中国政府认为,对数字货币进行广泛的散户投资,有可能对人民币构成系统性风险,特别是其价格的剧烈波动可能引起潜在的犯罪滥用,以及缺乏强有力的监管框架,对投资者缺乏保护措施。该文件主张加强中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呼吁制定一个全面的监管程序来监控虚拟货币的流通。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胡坤  编辑 | 米娜

  • 苹果发布新品,商人从来不傻
    当苹果已不再是那个苹果,苹果手机未来的路,还能走多远?
  • 滴滴“一键报警”不应形同虚设
    基于社会责任立场,滴滴平台应将乘客安全放在首位,继续简化一键报警流程,积极与警方保持信息数据的沟通,不要为了企业私利,而罔顾乘客人身安全。
  • 南方日报:对破坏景区行为要严厉说“不”
    近日,李某等4人踩踏甘肃省张掖市七彩丹霞景区彩色山体,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相关视频,引发社会关注,甘肃省张掖市检察机关介入该事件。
  • 莫让教师节礼品毁了“尊师重道”
    每年教师节来临之际,许多家长都会为要不要给老师送礼、送什么礼纠结不已。
  • 辛识平:“娘炮”之风当休矣
    “油头粉面A4腰,矫揉造作兰花指”,这句顺口溜描述的正是时下某些所谓“小鲜肉”偶像令人错愕的形象与做派。
  • 规范民宿应多一些“网约”思维
    如今,民宿已经不是传统的出租房屋,而是借鉴共享经济、借助网约平台进行发展,制定相关法律和制度规范,就需要多一些“网约”思维,多在“网约民宿”方面下工夫。
  • 牛肉面吃出头发获赔1000元 维权没你想的那么难
    只要广大消费者都能增强自身法律意识,了解相关法律知识和技巧,就一定能“完胜”那些肆意侵害消费者权益的商家,为自己争得应有的补偿。
  • 名校与民校“隔墙而学”有何不可
    近日,苏州一所百年名校拟在校内设“隔离门”安置“菜小”生的新闻,引发了舆论热议。据澎湃新闻报道,从今年9月1日开始,苏州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为主的民办小学(俗称“菜小”)——立新小学因校舍被腾退,800多名学生将被整体安排到附近的公办重点小学、百年名校勤惜小学念书。
  • 地名要让人记得住乡愁
    早上在“威尼斯”起床,中午到“维也纳”办事,晚上在“曼哈顿”吃饭逛街,不出城也能“周游世界”……
  • “货拉拉”的骚扰事件该如何收场?
    货拉拉APP官方微博8月27日消息称,对于8月5日杭州一女士通过货拉拉平台叫司机师傅搬运货物后,而遭遇此司机的言语骚扰,我们深感抱歉。
  • 恶性杀人案里赔偿能成为免死牌吗
    要想实现不把赔偿作为免死的理由,就必须寻求被告人赔偿之外的途径,对被害人亲属予以救济。
  • 像反家庭暴力一样 反网络暴力
    对于网络暴力,现在更多停留在口头谴责层面。事实证明,口头谴责无法遏制网络暴力高发频发的势头。
  • 滴滴全国下线,整改不能走过场
    8月26日下午,针对“8月24日浙江省温州市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途中被害”事件,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责令其立即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
  • “以房养老”要先过传统理念关
    近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从今年8月起,要把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即“以房养老”)推广至全国范围。
  • 治老赖有公示,治“高铁占座”的无赖呢?
    “我是无赖我怕谁”的思想之所以泛滥,固然与无赖的素质低有关,恐怕也与执法者的弱势、旁观者的冷漠有很大关系。
  • “直播”有规矩才能更蓬勃
    “直播”有规矩才能正直更蓬勃。坚守正直,才能打造更多正能量产品;更加蓬勃,才能打造事业精彩。
  • 宿舍没空调,大学后勤如何实现现代化
    近日,一段名为《命是天台给的!宿舍热成蒸笼,留校学生天台打地铺降温》的视频在网上热传。
  • 流动的时代,守望爱情的一丝不苟
    “茅屋一间做洞房,男耕女织度时光。秋去冬回阳春至,花开满树柳成行。”又是一年七夕时,唯美动人的牛郎织女神话赋予了七夕节独特的浪漫色彩。
  • 景区门票降价应该拿出诚意
    景区门票价格过高的话,游客预算有限,只能减少其他方面的消费,就会对其他旅游环节造成挤压,导致整个旅游产业链呈现畸形化发展,陷入“门票经济”的困境。
  • 一言不合就辞职,时代是最大的底气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72名18~35岁的职场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2.5%的受访职场青年“裸辞”过,49.4%的受访职场青年考虑过“裸辞”。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