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日本最难进的世界文化遗产,连青苔都是文物

苔藓,卑微、谦逊,却又充满改变世界的力量。

“近来度日如何?”

“雨过青苔湿。”

“青苔未生之时,佛法如何?”

“闲寄古池旁,青蛙跳进水中央,扑通一声响。”

佛顶和尚和松尾芭蕉曾有这对话。

苔藓,卑微、谦逊,却又充满改变世界的力量。

在日本京都的一个寺庙里,苔藓是这个世界遗产里的主角。

西芳寺,位于京都岚山附近,又名“苔寺”。整个庭园布满青苔,将自然的隐藏艺术发挥到淋漓尽致。

当你一脚踏进那个青苔花园,你会觉得所有的折腾都是值得的。

一条石板路穿过庭院,满眼皆绿,细看,才能发现青苔下的山石、树桩。

俯身细看,甚至能发现青苔种类繁杂,如迷你的星星、弯月、树枝……

凝望幽幽的青苔,渐渐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时间已经消失。

日本人讲究禅意,萧瑟的枯山水是最有名的庭院形式。西芳寺的庭院有上下两端,上庭院是现存最早的枯山水庭院。

别看现在一副岁月静好的景象,这个寺庙的历史异常坎坷,却三次绝境逢生。

西芳寺所在地原是太子的别墅,奈良时代,僧人行基将之改建为寺院,称为 " 西方寺 ",却在连年内乱中荒废。

第一次复兴,是在 1339 年。

一位名叫梦窗疏石的高僧,受邀复兴寺庙,将它改名 " 西芳寺 "。

在经营西芳寺时,他一心想摆脱政治束缚,于水边林下隐匿。

一日,院中一棵樱花树开花了,梦窗在树下打扫。有人看见就问他,为什么不让小僧来扫呢?

他笑了笑,没有作答。

" 山水无得失,得失在人心。" 他就是报着这样的禅意,复兴了西芳寺。

后来的几百年间,战争、洪水,西芳寺都见证过。

因为洪水,原本讲究幽空的枯山水庭园,竟有河流流入,庭院里开始长满了青苔。

人手所造的庭园,慢慢被自然之力所接管。

到 19 世纪明治明治维新,日本开始打压佛教,在各地烧毁佛像、经卷、佛具等,寺院或废去,或合并。

西芳寺虽然位于郊区,也难免于难。

人去楼空之际,青苔不请自来。这第二次复兴,是青苔带来的。

随着绿色蔓延,被历史遗忘的寺庙却赢得了现代旅游业的垂青。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参拜的游客络绎不绝,西芳寺又兴盛起来。

第三次复兴来了。政府为了保护这里的环境,甚至从 1977 年起限制游客人数,开始预约参观。

如今,这座有 650 多年历史的庭园里,布满 16000㎡的苔藓,人们已然分不清哪些苔藓是当年特意载种,哪些是自然生长的。

成就这座庭园的,与其说是人类的匠心独运,不如说是自然的无常造化。

日本四面环海,气候湿润,非常适合苔藓的生长。全世界有 12000 种苔藓,日本有 2500 种。

随处可见的苔藓深深扎根在日本的文化当中。

日本国歌《君之代》很短,却提到了苔藓:用岩石遍布青苔的意象,比喻日本皇朝的统治延续千秋万代。

苔藓代表着悠久与恒长。王维诗云:" 坐看青苔色,欲上人衣来 ",而万叶诗人在吟唱悠久与恒长时,常让幽绿的苔色爬上时间的古藤。

日本人爱苔藓,从古代诗人,到都市白领。

夏天,日本人喜欢在家里挂一个圆乎乎的 " 苔玉 "。这种日式盆景是用青苔涂抹在土壤包裹的植物根部,浑身青翠,清新清凉。

日本女性中曾非常流行苔藓观赏团,至今仍有酒店提供苔藓主题的住宿和餐饮。

▲苔玉冰淇淋里面是冰淇淋,外面是抹茶粉。

有女性会自称 " 苔藓女孩 ",佩戴用苔藓制作的戒指和耳环。

有的苔藓爱好者还会参加苔藓导赏团,钻进鹿儿岛的原始森林、长野县的湖泊等深山老林里,就为了看苔藓。

" 我喜欢它们的顽强的生命力,仅仅靠着阳光和水就能够生存下来。"

在青苔的面前,匆匆光阴丢失了自己的强势和专横。没有什么是长存,没有什么是完成的,没有什么是完美的。

在几百年历史的庭园如是,在数十载的人生也如是。

最难进入的世界遗产

要想参观西芳寺,绝对不能抱着佛系的心态。

你需要提前至少两个月写明信片去预约,4 月至 6 月间更是要提前 3 个月预约。寺庙每天仅限 100 名参观者进入,上下午各一批。

待院方确定好参拜时间,拿着回邮明信片在指定时间进入。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