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首例无人驾驶车撞死行人案,这锅谁背

光明网评论员:今日(3月22日)有新闻报道称,美国警方公布了Uber自动驾驶汽车撞死行人一案事发前的视频记录,视频显示,撞车前测试人员在开小差。

光明网评论员:今日(3月22日)有新闻报道称,美国警方公布了Uber自动驾驶汽车撞死行人一案事发前的视频记录,视频显示,撞车前测试人员在开小差。

三天前,网约车公司Uber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的一辆路测无人车,撞死了一位横穿马路的49岁妇女,这是全世界第一宗无人车撞死行人的事故,事故引发了全球舆论震惊,也让关于无人车的伦理学争论再次升温。

无人驾驶汽车已不是新闻——国外有谷歌、Uber、福特、丰田,国内百度、清华大学、国防科技大学,都在研发无人驾驶技术。去年,一段百度掌门人李彦宏乘坐无人驾驶汽车上北京五环的视频,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热议。但显然,关于这项技术的社会学、伦理学讨论才刚刚开启。它所面临的最大拷问其实是,人工智能如何在伦理情境中做出抉择?这种预先设计的抉择能够保证都带来“善”的结果么?这是个“元问题”,其他法治、管理和公共安全问题,只是这个问题的子命题。

曾有论者设想过这样的场景:想象你的自动驾驶汽车停在路口等待前面的行人过马路,这时候,你的车子发现后面有另一辆卡车冲过来,看起来无可避免地要发生追尾事故了,但是你坐在前排座位上,这样的事故只会给你带来一点小伤——至少不会致命。如果你的汽车具备规避程序,就可以立马躲开,移到旁边的车道去,而卡车就会冲进路口,碾压行人。这种情况下,无人驾驶汽车事前设定的“规避”程序,是善还是恶的?

在由人驾驶的汽车里,是让自己受一点小伤还是让无辜行人送命,依赖于每个人的抉择,无论是法律结果还是道德结果,也由每个人承担。但无人驾驶汽车既然有预定程序,就等于自然承担了提前解决这一伦理问题的义务。如果选择规避追尾,则对无辜行人有“蓄意伤害”之嫌;如果选择承担追尾,则没有对车主完成保护义务。

评论者所提出的这一情境,其实是伦理学领域知名思想实验“电车难题”的变种。“电车难题”的内容大致是:一个疯子将五名无辜的人绑在一条电车轨道上,而一辆失控的电车正向他们冲去。幸运的是,你可以拉动操纵杆将电车转至另一轨道。然而,该名疯子在那条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此时此刻,这根操纵杆,你拉还是不拉?在“电车难题”被提出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手握操纵杆的是“人”,但现在,面临拷问的是人工智能。

要作答其实更为艰难。因为人的道德选择多样,伦理学各个流派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回答,比如,功利主义者可能认为牺牲一个人比牺牲五个人更为道德;自由主义者可能认为每个生命的主体权利是平等的,为了五个人牺牲一个人同样是“恶”;而情感主义者则认为道德没有客观性,怎么选择取决于个人情感的表达。但问题是,在这种情境下设计无人驾驶汽车的程序,不啻于要完成人类集体作答,并形成统一的答案,这在哲学意义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上述背景产生了吊诡的结果,那就是,人撞死人反而是可理解的,而机器撞死人是不能接受的——因为“机器”是按照人类伦理规则事先设定程序的,程序不周或有所选择,都可能被指责为有意的“恶”。

此次Uber无人车撞死行人的事故,虽然不牵涉复杂的情境,但仍然会引发和以往种种讨论的共振,引发“人工智能将怎样做出伦理选择”的不安。美国警方公布的情况,潜在将问题指向了测试人员的开小差,显示“坐在驾驶座上的测试安全员并没有密切关注着道路状况”、“当车辆撞上行人的一刻,安全员才突然发现状况”,这是事实陈述,但也是将机器的问题重新归为具体的人的问题。具体的人在法律和道德上承担结果是容易的、能操作的,难的是人类发明的技术如何嵌入人类生活的伦理。

(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 生产日期“易除抹”不是个小问题
    江苏省消保委日前发布预包装食品生产日期“易除抹、易脱落”问题体验调查报告。
  • “互联网+医疗健康”须明确各方责权利
    日前,河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并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
  • 以史为鉴,吾辈当自强
    伤痛纵然结痂,记忆不会风化,在充满仪式感的缅怀中,每个程序都写满哀伤与肃穆,每种追思都有历史纵深感,在与历史的对望中,不只是完成一种仪式,更是表达我们的价值取向。
  • 《平凡的世界》对当代青年影响最大的启示
    中国青年报社联合“志愿中国”和共青团中央官微进行“改革开放40年”大型青年调查显示,在40年灿若繁星的文学作品中,对青年影响力最大的文学作品依然是《平凡的世界》。
  • 中青报:“抽了血倒掉”的假体检骗了多少人
    一个旨在提供健康辅导、健康咨询、疾病预防的机构,如果缺乏高水平人才,显然不可能做得好,遑论赢得公众的信赖。
  • 神木少女案:社会当正视“黑暗青春物语”
    陕西神木14岁少年张浩在强迫一名15岁女孩卖淫、将其殴打致死后,和白天宇、乔力、杨静等几名同伴将女孩分尸、掩埋。近日,此案告破,而几名嫌疑人均为正值青春期的未成年人。
  • 受害者的沉默就是对酒托的纵容
    2018年10月,四川绵阳市公安局城北分局破获了以犯罪嫌疑人卢兴波为首的“酒托”诈骗犯罪团伙。11月20日,警方在网上公开了涉案在逃人员信息。其中,女孩卿晨璟靓因为颜值高被网友戏称为“最美通缉犯”。日前,被贴上“最美”标签的卿晨璟靓,选择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 金曲下架,版权保护不下架
    凝聚知识产权保护的共识,离不开过去各项改革事业的推进;未来提升保护观念与工作水平,更需要“刀刃向内”的有力举措。
  • 期待更多能工巧匠支撑“中国制造”
    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从事制造业的人员达2亿多。
  • 人民日报评基因编辑:科技发展不能把伦理留在身后
    今天,一对基因编辑婴儿成了舆论的焦点。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有消息传出,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已于11月诞生。据称,因基因经过修改,这对双胞胎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 应该用什么眼光看孔乐琪
    如果将中式的含蓄以西方的幽默手法表达出来,这也真是学贯中西的一种体现,这也是网上对孔乐琪演讲赞赏声一片的根本原因。
  • 辱人绰号属欺凌:别拿言语暴力不当回事
    11月12日,广东省教育厅官网挂出13部门联合印发的《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其中明确规定,“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的”属于校园欺凌,在被治理的范围之内。
  • 社评:中菲修好的成果首先落到了地区内
    习近平主席于20日至21日对菲律宾开展国事访问,广受国际舆论关注。习近平主席于2015年参加在菲律宾举行的APEC峰会,而中国国家主席对菲的上一次国事访问则要追溯到2005年。
  • “管狗”的关键是“管养狗的人”
    加拿大所谓“养狗规则”主要聚焦于严明“养狗的人”养狗及违规所需承担的责任,且条款明晰、处罚严厉、追责认真。
  • “漫威之父”去世,留下名为“勇气”的遗产
    斯坦·李是美国漫画界元老级人物,他创作了《神奇四侠》《蜘蛛侠》《钢铁侠》等知名超级英雄。
  • 辛识平:从“买买买”感受中国开放的魅力
    今年“双11”则以2135亿元人民币的单日成交总量,演绎了一场全球购物狂欢。成交数字就是真金白银的“市场选票”,投给中国,更投向未来。
  • 卖断货的小说别流于阅读虚浮
    近日,在书业市场掀起了一股“金庸小说热”。据悉,从香港到内地,很多读者开抢金庸小说,一些书店已经卖断了货,措手不及的书商为此紧急联系出版社,请求尽快补货。
  • “双十一”见证中国经济内在活力
    “双十一”不仅仅是我国消费的晴雨表,还是我国科技发展、基础设施增加等经济内在活力不断提升的晴雨表。
  • 社评:中澳修复民间感情比恢复政治关系难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星期三到访中国,这是澳外长时隔两年多第一次访华。在佩恩来北京之前,澳贸易部长伯明翰在上海参加了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这一切标志着两国关系的回暖。
  • “双11”购物节 少点套路行不行
    让消费者放心、安心地购物,才是“双11”作为购物狂欢节的根本。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