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会 - My Dream, My Home !
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孟子的理想国》:历史长河中的孟子

后世中国,如果有人写本《历史长河中的孟子》,一定是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大多数中国人以为儒家,就是“孔孟”,孔不离孟,孟不离孔。但在历史长河中哪里有这回事!从汉到唐安史之乱,把孟子当回事的人并不多。

后世中国,如果有人写本《历史长河中的孟子》,一定是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大多数中国人以为儒家,就是“孔孟”,孔不离孟,孟不离孔。但在历史长河中哪里有这回事!从汉到唐安史之乱,把孟子当回事的人并不多。钱穆说“孟子发明性善之义,乃中国传统政治纲领,也即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之所依寄”,此话也只能说明、清,而不能及于宋元之前。

孟子论“性善”,同是儒家的荀子就不同意,针锋相对地以“性恶”立论。

汉儒不宗孟子,而宗子夏。所谓“诗书礼乐,定自孔子;发明章句,始于子夏”。把《论语》一句一句拿来注释的是子夏,没孟子啥事。孔子死后,儒分为八,子夏去了魏国西河,做了魏文侯的国师,孔子一语成谶,子夏真做了“小人儒”。在魏国,子夏培养出李悝、吴起,儒家与实际政治合流,法家渐渐兴起。后法家纷纷由魏入秦,助秦统一六国。

汉室兴起,董仲舒之儒即子夏之儒。孟子的“性善”论为董仲舒所不取。董子的人性论是“未善”。正因“性未善”,所以需要王教:“性者天质之朴也,善者王教之化也。无其质则王教不能化;无其王教,则质朴不能善。”

隋代之王通,虽然相信“性善”,但他不排佛、道,曰“三教可一”,没有孟子以辩士自居,勇排“杨、墨”的气势和偏狭,为后世儒者所大不喜。虽然他的思想对盛唐开放的文明有大影响,但后世被二程、朱熹等驱除出儒家正脉。

安史之乱后,韩愈排佛最力,拿出孟子做后盾。孟子从此从儒家的屋角向正堂移动。但韩愈在“人性”问题上并不尊孟,而是步孔子后尘,提出“性有三品”说。

宋代新儒学兴起,孟子先是登堂入室,然后经朱熹把《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合为四书,终于“孔孟”合璧,君临天下。自那之后一个极奇怪的现象,大多数儒者都认为“孔孟没而圣人之学亡”,直到二程、朱熹,沦丧千年的圣学才得以赓续。

但二程当时极力抬高孟子,为苏轼所不喜。当年张载之关学、二程之洛学、苏氏父子之蜀学三足鼎立。苏轼一生“疑经、辩孟、非韩”,与二程针锋相对。以至后来朱熹对苏轼攻击不遗余力,连他的朋友吕祖谦都看不下去,劝朱熹“善未易明,理未易察”,盼望朱熹在学问上能够包容些个。

朱子当时,有陆九渊心学、吕祖谦史学与他三足而立,当时还有陈亮的永康“功利学派”。“儒学”思想何时不统一为一,何时大师就如星空灿烂。

到了大明,虽然朱元璋不喜欢孟子,但因为朱熹一家独大,因此孟子也跟着光照天下。但孟子和告子辩论时,批评告子不懂在“心上集义”,徒在事上用工,说要“勿忘勿助”,王阳明就不买账。王阳明说:“我此间讲学,却只说个‘必有事焉’,不说‘勿忘勿助’”。阳明是真尊重孟子,但并非亦步亦趋,而是独立思考。

到了清末,儒家的最后一位大师章太炎,他读《孟子》中孟子和告子关于“人性”的辩论,得出结论说,真正有理的是告子,孟子是在徒呈口舌、强词夺理。

今日中国,与我亦师亦友的江苏兴化市教育局教研室教研员何伟俊先生,效法当年钱穆先生以小学教师研究中国儒学的榜样,不妄自菲薄,在工作之余,辛苦笔耕,研究中国传统。先是出版《论语里住着的孔子》,今日再写出《孟子的理想国——一位普通教师的〈孟子〉阅读笔记》。

我读《孟子的理想国》,感觉何老师和孟子当年的学生万章、公孙丑等人一样,是真尊敬孟子,佩服孟子发明“性善之理”。但何老师不是一般亦步亦趋的庸俗学生,只会唱赞歌。在解释《孟子》时,每到孟子说得激扬处,他一方面说:“老师说得精彩、太精彩了!”然后突然话风一转:“老师,现在是21世纪。老师你这段话精彩当然精彩,气势如长江大河,但好像不合今日之逻辑学。”

书中这样的地方有几十处,每次看到我都笑出声来。我设想,如果孟子能从坟墓里走出来,请他和他的今世弟子何伟俊先生喝茶辩论,一定非常出彩!我想孟子会很乐意。诚如王阳明所说:“此道问难愈多,则精微愈显。”因为没有万章、公孙丑等人的刺激,孟子的辩才就不可能展现的这么精彩,更不会有《孟子》这本书。

孟子力排杨、墨,在我看来,也多半找错了对象。孟子时,齐、魏相争,魏国又盛而衰,法家纷纷去魏赴秦,专制的阴云,已在西方兴起。而孟子所辩驳者,“杨”乃“保护私权”,“墨”乃“民间自保”,他们所维护的,正是孟子所身体力行的私人讲学,以及学问自由赖以生存的土壤。排杨、排墨之结果是“以吏为师”“焚书坑儒”。此后两千年的中国挂的是“孟子”的羊头,卖的是“法家”的狗肉。

今日中国,正处在第三次中西交流的关键时刻,中国传统如何继往开来?孔子云:“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何老师读经典,能独立思考,推陈出新,极为可贵,正是孔子所赞赏的好老师。

我想,这就是《孟子的理想国》在当下中国之意义。

  • 流动的时代,守望爱情的一丝不苟
    “茅屋一间做洞房,男耕女织度时光。秋去冬回阳春至,花开满树柳成行。”又是一年七夕时,唯美动人的牛郎织女神话赋予了七夕节独特的浪漫色彩。
  • 景区门票降价应该拿出诚意
    景区门票价格过高的话,游客预算有限,只能减少其他方面的消费,就会对其他旅游环节造成挤压,导致整个旅游产业链呈现畸形化发展,陷入“门票经济”的困境。
  • 一言不合就辞职,时代是最大的底气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72名18~35岁的职场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2.5%的受访职场青年“裸辞”过,49.4%的受访职场青年考虑过“裸辞”。
  • 治理楼市乱象不能重蹈“罚酒一杯”覆辙
    6月28日,住建部等7部委联合发文,将在30个城市先行开展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据不完全统计,40多天来, 30城中已有11城响应。
  • 贫困县摆阔 谁在无视百姓的“煤油灯照明”
    贫困地区有着加快发展经济、脱贫致富的冲动和动力,这无可非议。但是,更需注意的是,作为贫困县,当地的主政者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要合理利用国家的扶贫优惠政策和资金。
  • 中国改革开放新征程 全球经济复苏新起点
    4月10日,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指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 “网红”景点火得变了味儿
    旅行打卡最新潮的方式,不是发九宫格照片到朋友圈,也不是旅行网站上贴图文攻略,而是在抖音等软件上发一段酷炫的短视频。
  • 景区门票降价难在哪儿?
    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指导意见,要求在今年“十一”黄金周旅游高峰前,切实降低一批重点国有景区偏高的门票价格,此举引广大游客点赞叫好。
  • “猫经济”兴起:颤抖吧,空巢青年
    在刚过去的双十一购物中收获单日营业额1682亿的网上零售商天猫,商标上是一只黑猫;“喵星人”多次占据微博热搜榜的前十名;一些主要发布猫咪照片和视频的社交账号粉丝最高可达到几千万;猫咪表情包、逗猫视频、萌猫图片的评论转发量和讨论热度也水涨船高;吸猫,猫奴,云养猫,网红猫……随着一系列与猫有关的网络热词
  • 寒门女孩“感谢贫穷”何以看哭无数人
    近日,一篇18岁女生关于自己、关于贫穷、关于希望的文章引发了网友的强烈反响。这名女生叫王心仪,刚刚在高考中取得了707分的成绩,被北大中文系录取。
  • “稳中有变”更需遏制房价上涨
    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
  • 别让“天空之镜”因快钱思维沦为垃圾场
    爆发式的游客增长量,与有限的景区承载力之间存在根本性矛盾。其硬件配套、员工培训和管理经验等各方面,都可说是极大滞后于现实需要。
  • “低票价钓鱼”:价格欺诈,必须有惩罚
    你大概遭遇过这样的事情,看到订票APP上有便宜的机票,正式下单时却怎么也订不了。很多人将之归咎于自己“手气不好”,却不知道这是OTA平台满满的套路。
  • 人民日报人民观察:绿色发展改变中国
    绿色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鲜亮标志。中国的绿色发展理念、绿色发展方式和绿色发展智慧为建设美丽中国提供不竭动力,也为开创全球绿色发展新格局提供重要牵引力。
  • 录取后爽约是失信还是一种选择权
    当你面对“是否服从调剂”的问题时,绝大部分人恐怕都不敢坚决地填“否”。这种听天由命式的选择,往往不会带来完美的结果。
  • 面对脑瘫女童被亲人溺亡的悲剧,社会可以做什么
    6月26日,南京江宁警方发布一则查找9岁女童尸源启事,悬赏2000元征集身份线索。警方公布的信息,包括女童的衣服、鞋子、书包和一件饰品。还有一个细节,让人不寒而栗:女孩的书包内,有两个砖头,重达8斤。
  • 疫苗事件的“亡羊”与“补牢”
    近日,长春长生企业一个批次的狂犬疫苗数据造假和长春长生、武汉生物2个批次的百白破疫苗不合格事件,引发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 彻查严管,给民众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在此次疫苗事件中,相关部门监管责任不到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敷衍塞责,乃是导致疫苗管理全线失守的重要因素。
  • 人民网评:虚假广告为何还有生存的土壤
    据报道,近年来,有的地方电视台、报刊或网络平台违规播放一些虚假广告,误导消费者。企业不讲诚信,该处罚;播发虚假广告的电视台,是不是也该承担责任?
  • 给优惠政策促二胎生育能奏效?
    近日,辽宁省政府印发的《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提出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的政策,让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之后各地“催生”二孩的福利政策广受关注。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