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孟子的理想国》:历史长河中的孟子

后世中国,如果有人写本《历史长河中的孟子》,一定是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大多数中国人以为儒家,就是“孔孟”,孔不离孟,孟不离孔。但在历史长河中哪里有这回事!从汉到唐安史之乱,把孟子当回事的人并不多。

后世中国,如果有人写本《历史长河中的孟子》,一定是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大多数中国人以为儒家,就是“孔孟”,孔不离孟,孟不离孔。但在历史长河中哪里有这回事!从汉到唐安史之乱,把孟子当回事的人并不多。钱穆说“孟子发明性善之义,乃中国传统政治纲领,也即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之所依寄”,此话也只能说明、清,而不能及于宋元之前。

孟子论“性善”,同是儒家的荀子就不同意,针锋相对地以“性恶”立论。

汉儒不宗孟子,而宗子夏。所谓“诗书礼乐,定自孔子;发明章句,始于子夏”。把《论语》一句一句拿来注释的是子夏,没孟子啥事。孔子死后,儒分为八,子夏去了魏国西河,做了魏文侯的国师,孔子一语成谶,子夏真做了“小人儒”。在魏国,子夏培养出李悝、吴起,儒家与实际政治合流,法家渐渐兴起。后法家纷纷由魏入秦,助秦统一六国。

汉室兴起,董仲舒之儒即子夏之儒。孟子的“性善”论为董仲舒所不取。董子的人性论是“未善”。正因“性未善”,所以需要王教:“性者天质之朴也,善者王教之化也。无其质则王教不能化;无其王教,则质朴不能善。”

隋代之王通,虽然相信“性善”,但他不排佛、道,曰“三教可一”,没有孟子以辩士自居,勇排“杨、墨”的气势和偏狭,为后世儒者所大不喜。虽然他的思想对盛唐开放的文明有大影响,但后世被二程、朱熹等驱除出儒家正脉。

安史之乱后,韩愈排佛最力,拿出孟子做后盾。孟子从此从儒家的屋角向正堂移动。但韩愈在“人性”问题上并不尊孟,而是步孔子后尘,提出“性有三品”说。

宋代新儒学兴起,孟子先是登堂入室,然后经朱熹把《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合为四书,终于“孔孟”合璧,君临天下。自那之后一个极奇怪的现象,大多数儒者都认为“孔孟没而圣人之学亡”,直到二程、朱熹,沦丧千年的圣学才得以赓续。

但二程当时极力抬高孟子,为苏轼所不喜。当年张载之关学、二程之洛学、苏氏父子之蜀学三足鼎立。苏轼一生“疑经、辩孟、非韩”,与二程针锋相对。以至后来朱熹对苏轼攻击不遗余力,连他的朋友吕祖谦都看不下去,劝朱熹“善未易明,理未易察”,盼望朱熹在学问上能够包容些个。

朱子当时,有陆九渊心学、吕祖谦史学与他三足而立,当时还有陈亮的永康“功利学派”。“儒学”思想何时不统一为一,何时大师就如星空灿烂。

到了大明,虽然朱元璋不喜欢孟子,但因为朱熹一家独大,因此孟子也跟着光照天下。但孟子和告子辩论时,批评告子不懂在“心上集义”,徒在事上用工,说要“勿忘勿助”,王阳明就不买账。王阳明说:“我此间讲学,却只说个‘必有事焉’,不说‘勿忘勿助’”。阳明是真尊重孟子,但并非亦步亦趋,而是独立思考。

到了清末,儒家的最后一位大师章太炎,他读《孟子》中孟子和告子关于“人性”的辩论,得出结论说,真正有理的是告子,孟子是在徒呈口舌、强词夺理。

今日中国,与我亦师亦友的江苏兴化市教育局教研室教研员何伟俊先生,效法当年钱穆先生以小学教师研究中国儒学的榜样,不妄自菲薄,在工作之余,辛苦笔耕,研究中国传统。先是出版《论语里住着的孔子》,今日再写出《孟子的理想国——一位普通教师的〈孟子〉阅读笔记》。

我读《孟子的理想国》,感觉何老师和孟子当年的学生万章、公孙丑等人一样,是真尊敬孟子,佩服孟子发明“性善之理”。但何老师不是一般亦步亦趋的庸俗学生,只会唱赞歌。在解释《孟子》时,每到孟子说得激扬处,他一方面说:“老师说得精彩、太精彩了!”然后突然话风一转:“老师,现在是21世纪。老师你这段话精彩当然精彩,气势如长江大河,但好像不合今日之逻辑学。”

书中这样的地方有几十处,每次看到我都笑出声来。我设想,如果孟子能从坟墓里走出来,请他和他的今世弟子何伟俊先生喝茶辩论,一定非常出彩!我想孟子会很乐意。诚如王阳明所说:“此道问难愈多,则精微愈显。”因为没有万章、公孙丑等人的刺激,孟子的辩才就不可能展现的这么精彩,更不会有《孟子》这本书。

孟子力排杨、墨,在我看来,也多半找错了对象。孟子时,齐、魏相争,魏国又盛而衰,法家纷纷去魏赴秦,专制的阴云,已在西方兴起。而孟子所辩驳者,“杨”乃“保护私权”,“墨”乃“民间自保”,他们所维护的,正是孟子所身体力行的私人讲学,以及学问自由赖以生存的土壤。排杨、排墨之结果是“以吏为师”“焚书坑儒”。此后两千年的中国挂的是“孟子”的羊头,卖的是“法家”的狗肉。

今日中国,正处在第三次中西交流的关键时刻,中国传统如何继往开来?孔子云:“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何老师读经典,能独立思考,推陈出新,极为可贵,正是孔子所赞赏的好老师。

我想,这就是《孟子的理想国》在当下中国之意义。

  • “节后综合征”也是“作风病”
    春节七天长假已经结束,不少机关事业单位的小伙伴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不过不少人反映,节后第一天工作打不起精神,整个人还沉浸在春节的慵懒之中。对于这种没精打采的工作状态,不少人称之为“节后综合征”。
  • 电影春节档为何让市场信心满满
    随着新春佳节的到来,2018年电影春节档即将开启。节日期间,将有《捉妖记2》《唐人街探案2》《西游记女儿国》《红海行动》《熊出没·变形记》等10部贺岁影片同时上映,市场竞争相当激烈。根据媒体披露的数据:截至2月11日,大年初一的单日预售票房已达3.3亿元,与2015年大年初一的实际票房基本持平。
  • 让“北京中年”感慨的仅仅是流感么
    光明网评论员:今天(2月12日),网络上的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屏社交媒体。这篇文章的作者想必是生活在北京的中年人。《流感下的北京中年》逐日记录了写作者的岳父从流感到肺炎、从门诊到ICU,仅仅29天便与家人阴阳两隔的经历。
  • 人民网三评“直播答题”之三:别让铜臭气息误导“游戏”
    近日,搜狗公司推出搜狗答题助手,用户下载后可以一边参与直播答题,一边搜索答案。有网友评论,“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有这样的作弊神器!”实际上,类似作弊应用还有不少,有的甚至打出广告称“念题目搜答案,只需3秒!
  • “放火保姆”获死刑的警示意义
    2月9日9时30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本院第二法庭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以放火罪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怀旧食品”回归:情怀变现离不开创新加持
    在北冰洋汽水、稻香村炸串、袋淋等承载70后、80后童年记忆的食品纷纷回归之后,另一款产自北京的摩奇饮料近日也高调起死回生。
  • 饶宗颐辞世:得预流果,得大自在
    光明网评论员:昨天(2月6日)凌晨,香港大学荣休教授饶宗颐先生辞世,享年101岁。饶先生1917年出生于广东潮州,字伯濂、伯子,号选堂,又号固庵,是中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经学家、教育家和书画家。
  • 选择性屏蔽父母,或许也是成长
    近日,腾讯发布《朋友圈年度亲情白皮书》显示,52%年轻人的朋友圈屏蔽了父母,从多家媒体跟进的情况来看,有人从这一数据中看出了亲子关系之“痛”,提出了“52%年轻人朋友圈屏蔽父母,谁之过?”之类的问题,还有人建议“尽孝,从朋友圈不再屏蔽父母开始”。
  • 春运的变化是社会进步的微缩景观
    春运已经正式拉开大幕。据相关机构预计,在接下来的40天内,返乡和旅游人数规模将首次突破30亿人次。春运,这场被称为一年一度全球最大的人口迁徙运动,仍在继续刷新纪录。
  • 莫让私教课乱象搅混了健身行业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岁末年初,城市里的各类健身房又开始了办卡圈钱的“战争”。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的人们再去健身房锻炼,似乎越来越不受待见了。
  • 境外航空纠纷为什么爱用民族叙事陪绑
    继东京成田机场唱国歌之后,中国游客在境外机场又有一场新表现。日前,伊朗首都德黑兰遭遇数十年来最大的一次降雪,28日,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和梅赫拉巴德机场都被迫关闭,国际、国内几乎所有航班取消,不少中国乘客滞留。
  • 农村受冻的孩子何以成了圈募的套路
    今天(1月30日)又有媒体报道了一所山区小学——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四棵树乡华庄村小学学生在学校被冻伤的事。看来,围绕“冰花男孩”的“消费”刚刚落定,“爱心人士”又得琢磨数钱的事了。不过,这一次,且慢动作。
  • 白银供需吃紧 银价却被低估
    银价去年上涨17.3%,为2011年以来首度上涨,标志了一个重要的转折。根据白银协会(Silver Institute)统计,去年银价上涨主因是投资人在避险需求下购买了1,461吨的ETF白银产品,实体供需上也同时出现了643吨的供给缺口。
  • 乐见知识成“偶像”
    国产综艺节目在消耗掉舶来品的输血能量后,正在慢综艺、文化等类型中寻找新的节奏,向内修炼创新生产能力,舆论将其称为“清流”。此前,这种尝试已经初见成效,泛文化类的综艺节目《中国诗词大会》《国家宝藏》等,将来自传统文化宝库中的“活水”注入综艺节目的创作当中,获得了口碑和收视率的双赢。
  • 别让“毒动画”侵袭孩子无瑕的心灵
    身材火辣的成人版米老鼠、绑架凌虐小马宝莉、打碎艾莎的骨头……这些被暴力色情二次“浸染”的动画片,不仅“辣眼”,更“堵心”。近日,网络热传的“儿童邪典视频”已被相关部门查禁。
  • 美国对中国产品垒高关税意欲何为
    今天(1月23日)有媒体报道说,特朗普政府22日批准了对进口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征收高关税,最高税率分别为50%和30%。据说此举目的在于保护美国国内的太阳能板和洗衣机生产商不受到所谓的近来激增的廉价进口品冲击。
  • 胡少江:对中国2017年经济资料的另类解读
    昨天(18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7年经济增长的初步资料。根据中国官方统计,去年国民生产总值首次突破80万亿元,同比增长6.9%,超过了年初6.5%的预期。
  • 帮扶好村医,打通医疗“最后一公里”
    2018年1月18日,平安好医生联合《胡润百富》发布首届中国好医生榜,来自全国的近6000位优秀医生上榜,同时,平安好医生宣布启动面向1万名村医的“乡村好医生帮扶计划”,以“名医+村医”模式,改善城乡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现状、推动乡村医疗服务和人才建设升级。(1月19日《新闻晨报》)
  • “飞行模式”解禁更考验管理水平
    在国内航空公司的飞机上不能用手机将成为历史。今后,坐飞机时,“飞行模式”终于派上用场,手机看视频、图片等操作会带来更多便利。在有WIFI的航班上,还可尝试下单购物、支付。东方航空、海南航空分别宣布,即日起允许乘客在空中使用手机,但需设置为“飞行模式”,关闭蜂窝移动通信功能。
  • 警惕机遇背后的“黑天鹅”“灰犀牛”
    “机遇抓住了就是良机,错失了就是挑战。”日前,署名为“宣言”的《紧紧抓住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一文,以令人振奋的笔触向读者描绘了一个伟大时代的到来,引发众多网友热情跟帖。同时,文章也以冷静的史笔提醒人们,在抓住历史机遇的同时,也要警惕“黑天鹅”“灰犀牛”。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 2016 hrh.org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7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