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严孟达:一个历史命题也是个时代问号

开埠200年,从另一文化角度来看,也是我们点算得失的时候,社会需要进步,我们不能选择性地停留在已经失去的美好记忆,而忘了社会的进步给我们带来生活上种种便利。

开埠200年,从另一文化角度来看,也是我们点算得失的时候,社会需要进步,我们不能选择性地停留在已经失去的美好记忆,而忘了社会的进步给我们带来生活上种种便利。

开埠200年是个历史命题也是个时代问号,200年在人类历史中仅是瞬间,但要从头细说却也不容易。那我们纪念什么呢?

李显龙总理在2018年新年献词中宣布成立开埠200周年工作小组时说:“我们有必要真正了解我们的历史有多久远,有多复杂。”他说;新加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至少700年前。14世纪,新加坡岛已是国际海事网络的一个商业中心,只是在后来数百年里逐渐没落。史丹福·莱佛士爵士于1819年登陆新加坡是一个关键转捩点。

新加坡的开埠是真正开启新加坡面向区域的一页,从中国、印度和区域内外的国家漂洋过海来此的祖辈,当初只是为了一口饭吃,但在落地生根之后,他们对土地的感情起了变化,对殖民统治的剥削有了醒悟。因此,英国殖民统治者对新加坡尽管有开埠之功,有带来西方典章制度之恩,开埠百年后,新加坡以及马来半岛的人民,还是萌生当家作主的政治意识。

新加坡不像大多数战后独立的新兴国家,在独立之后急着铲除殖民统治的遗迹。对历史,人类有健忘症,因此需要历史遗迹来自我警惕。

《联合早报》言论版几天前罕见地刊出建国总理李光耀50年前(1969年2月6日)在新加坡国际商会庆祝开埠150周年晚宴的演讲,希望那晚在场的年轻大学生,能在新加坡纪念开埠200周年时,回忆这难忘的一刻。

李光耀所取得的建国成就,已在三年前的建国50周年时得到相当全面的回顾和省思,我们站在这200年的历史阶段要进一步思考的是,我们在有形和无形的遗产方面到底失去了什么。

抢救文物,保留历史遗迹在今天已成为当务之急。市区重建局日前宣布修订受保留旧店屋的修复准则,今后当局可要求发展商在为某些地段的受保留建筑施工前,委聘文化遗产顾问,以更好地保护这些旧建筑的原貌。

这项条例的修订是为了“确保受保留旧店屋在重新发展过程中,继续保留建筑的历史特色和集体记忆。”例如已改为非住宅用途的受保留店屋,其原有富娘惹特色的“一门两侧窗”门面设计,不能改为“两门一窗”。要是窗户底下墙面铺有雕花等装饰瓷砖,业主不能为了多建一道门,而拆除其中一个窗口。

抢救文化遗产工作越来越紧迫

政府若是能更早地拿出具体政策,从有形的物质方面抢救文化遗产,今天我们就可以少点遗憾。

数日前我收到新加坡文物局寄来一份台历和2016/2017年度常年报告。我带着对文史的兴趣,详细翻阅,从中感受到该局珍惜和保留我国物质与非物质文明的苦心和努力。这本来就是它的工作使命与目标。

文物局台历9月份月历上的图片是一个罐子,背页的英文说明中称之为“Kamcheng”, 说是“福建话的发音,指土生华人家庭(Peranakan)用的有盖罐子,用在大喜之日,为一对新人装食物”。我猜想这个器皿kamcheng的福建话发音刚好与“感情”一词谐音,所以才会用来当作婚庆用品。是否如此,有待专家指正。对我来说,这还是长了一智。就不知道,现代的Peranakan家庭是否还在结婚时保留着这个习俗。

文物局的年报不像一般公私机构的年报一样,一眼看去都是数字,而是从多元角度,以图片和文字阐述新加坡的文化遗产,年报中以跨版大图片呈现百多年历史三层楼老店屋、设于1909年中央消防局的建筑。这对我们是一个提醒:城市的发展跟历史记忆的保存之间的矛盾,将是新加坡长久面对的考验。过去一些历史遗迹的消失,如史丹福路的国家图书馆和福康宁山坡上的国家剧场,不少新加坡人至今一直无法释怀。

开埠200年,从另一文化角度来看,也是我们点算得失的时候。社会需要进步,我们不能选择性地停留在已经失去的美好记忆,而忘了社会的进步给我们所带来的生活上种种便利。

文物局年报中有一张殖民地官员浮尔顿(Robert Fullerton)的油画像。他是1824年到1826年期间的槟城总督,1826年海峡殖民地成立之后,他就任第一任总督,直到1830年。此君在新加坡的开埠历史中也占据一个重要地位,今天的六星级富丽敦酒店(前身是浮尔顿大厦)、浮尔顿码头和浮尔顿广场,跟以莱佛士为名的纪念碑、酒店、学校等等有形遗产一样,仍旧闪烁着昔日英殖民主义者的荣光。

如果浮尔顿还能看到今天的新加坡、槟城和马六甲,当年同属海峡殖民地的三座名城,他是会更欣赏仍旧古意盎然的槟城和马六甲这两座古城,或是高度西方化的现代国际都会新加坡呢?

由于优良的地理位置,新加坡几百年来就是一快磁铁,近悦远来,在人口、文化、语言上造就了我们的多元性。庆祝开埠200年,应该是庆祝新加坡的多元化的成功故事,无论是文化、语言、建筑等等,能够传承新加坡多元色彩的无形和有形载体,都值得我们珍惜和保留,而且必须趁早。

倒数2019年,我们更多的是对历史的借鉴和对未来的警惕,而不是形式化的纪念一下。否则,50年后再来“纪念”,再来反思,则任何悲壮的哀歌也挽不回我们在国家文化遗产上的流失,徒让后人再来惋惜今天的我们。

  • 传统节日让我们享受单纯的快乐
    给传统节日一份单纯的快乐,让我们只是为了快乐而过节,无须额外附加其他的解读与阐释,少些为了质疑而质疑、为了忧虑而忧虑。
  • 正当防卫认定要坚持“宽严相济”
    在正当防卫的认定标准上应适当放宽“准入”门槛,在标准设定上应更多站在正当防卫人的角度考虑,不能对正当防卫人过于苛求,从标准认定上要有利于防卫人。唯有如此,公众在面对不法侵害时,才会毫无顾虑地勇于同犯罪行为作斗争。
  • “倍速”追剧成时尚 是剧情太慢还是我们太急
    看到一则文化报道说,“二倍速”追剧,已成时下一些人观剧的一种文化时尚。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发出感叹,“当代年轻人时间有多紧张?看个剧都要开二倍速。”
  • 苹果发布新品,商人从来不傻
    当苹果已不再是那个苹果,苹果手机未来的路,还能走多远?
  • 滴滴“一键报警”不应形同虚设
    基于社会责任立场,滴滴平台应将乘客安全放在首位,继续简化一键报警流程,积极与警方保持信息数据的沟通,不要为了企业私利,而罔顾乘客人身安全。
  • 南方日报:对破坏景区行为要严厉说“不”
    近日,李某等4人踩踏甘肃省张掖市七彩丹霞景区彩色山体,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相关视频,引发社会关注,甘肃省张掖市检察机关介入该事件。
  • 莫让教师节礼品毁了“尊师重道”
    每年教师节来临之际,许多家长都会为要不要给老师送礼、送什么礼纠结不已。
  • 辛识平:“娘炮”之风当休矣
    “油头粉面A4腰,矫揉造作兰花指”,这句顺口溜描述的正是时下某些所谓“小鲜肉”偶像令人错愕的形象与做派。
  • 规范民宿应多一些“网约”思维
    如今,民宿已经不是传统的出租房屋,而是借鉴共享经济、借助网约平台进行发展,制定相关法律和制度规范,就需要多一些“网约”思维,多在“网约民宿”方面下工夫。
  • 牛肉面吃出头发获赔1000元 维权没你想的那么难
    只要广大消费者都能增强自身法律意识,了解相关法律知识和技巧,就一定能“完胜”那些肆意侵害消费者权益的商家,为自己争得应有的补偿。
  • 名校与民校“隔墙而学”有何不可
    近日,苏州一所百年名校拟在校内设“隔离门”安置“菜小”生的新闻,引发了舆论热议。据澎湃新闻报道,从今年9月1日开始,苏州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为主的民办小学(俗称“菜小”)——立新小学因校舍被腾退,800多名学生将被整体安排到附近的公办重点小学、百年名校勤惜小学念书。
  • 地名要让人记得住乡愁
    早上在“威尼斯”起床,中午到“维也纳”办事,晚上在“曼哈顿”吃饭逛街,不出城也能“周游世界”……
  • “货拉拉”的骚扰事件该如何收场?
    货拉拉APP官方微博8月27日消息称,对于8月5日杭州一女士通过货拉拉平台叫司机师傅搬运货物后,而遭遇此司机的言语骚扰,我们深感抱歉。
  • 恶性杀人案里赔偿能成为免死牌吗
    要想实现不把赔偿作为免死的理由,就必须寻求被告人赔偿之外的途径,对被害人亲属予以救济。
  • 像反家庭暴力一样 反网络暴力
    对于网络暴力,现在更多停留在口头谴责层面。事实证明,口头谴责无法遏制网络暴力高发频发的势头。
  • 滴滴全国下线,整改不能走过场
    8月26日下午,针对“8月24日浙江省温州市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途中被害”事件,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责令其立即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
  • “以房养老”要先过传统理念关
    近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从今年8月起,要把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即“以房养老”)推广至全国范围。
  • 治老赖有公示,治“高铁占座”的无赖呢?
    “我是无赖我怕谁”的思想之所以泛滥,固然与无赖的素质低有关,恐怕也与执法者的弱势、旁观者的冷漠有很大关系。
  • “直播”有规矩才能更蓬勃
    “直播”有规矩才能正直更蓬勃。坚守正直,才能打造更多正能量产品;更加蓬勃,才能打造事业精彩。
  • 宿舍没空调,大学后勤如何实现现代化
    近日,一段名为《命是天台给的!宿舍热成蒸笼,留校学生天台打地铺降温》的视频在网上热传。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