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册 | 会 员 登 录 | | APP下载

“玩命直播”为何玩出人命?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自称国内极限高空挑战第一人的网络直播博主“极限-咏宁”于11月8日后再未更新所有社交网络账号,疑似因失手坠楼导致死亡。12月8日下午,湖南长沙警方证实了这一消息。

“咏宁”本名吴永宁,1994年出生于长沙,是家中独子,曾做过武打群众演员,近年爱上极限运动。今年2月以来,频繁爬上大城市地标性高楼,在无任何保护下玩出惊天动地的大动作,并用手机直播平台推广,接受粉丝打赏,瞬间吸粉超过百万人,被网友称为“玩命直播”。“咏宁”不幸失手身亡,令人痛惜,也引人深思。

极限运动被一些人称为时尚运动,世界上不乏爱好者,它可以给精力旺盛又喜欢刺激的人以极大的满足感。应该说,在安全措施有保障的情况下,极限运动的风险还是基本可控的。但是,在移动互联时代,个别爱好者为追求更大刺激,吸引更大关注,不惜丢掉保护装备,在高空做出堪称玩命的惊险动作,并进行“玩命直播”,令人看后心惊肉跳。俄罗斯、美国等地,都曾发生极限运动爱好者玩自拍而不幸身亡的事故。

生命在于运动,但任何运动必须秉承生命至上的理念,极限运动也不例外,“咏宁”的意外身亡,应该给“玩命直播”敲敲警钟了。虽然网络直播不是“咏宁”失手的直接原因,但直播带来的影响力,以及因此收获的粉丝打赏,无疑是“咏宁”欲罢不能且越来越搏命的无形推手。“咏宁”的朋友、另一个高空挑战爱好者巴克直言,“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因为有粉丝打赏之类的”。“咏宁”坠楼,网络直播这只无形推手恐怕难脱关系。

在逐利资本的推动下,近年来,网络直播野蛮生长之快、之乱,令公众猝不及防。一段时间来,经过有关部门的强力整治,许多靠低俗、暴力、敏感话题、违法活动等吸睛吸粉为主的直播平台受到整顿处罚,直播乱象有了很大改观。遗憾的是,今年初以来,“咏宁”频繁在高空直播极度惊险的动作,只见粉丝越涨越多,却不见相关平台出手干涉。事实上,在公共设施、商业大厦、大桥高塔等建筑物攀爬,属明显违法行为,公安机关完全可以扰乱公共秩序之名予以治安处罚。网络直播平台对拿生命开玩笑的直播账号,理应第一时间查封。因为,这种“玩命直播”的粉丝越多,影响越大,效仿者也可能越来越多;与此同时,直播者受到持续鼓励,越玩越起劲,越玩越惊险,最终玩出了人命也就不足为怪了。

高空极限运动并非无禁区,网络直播平台不能无底线,监管不该留死角,敬畏生命不得有例外。“咏宁”之死引发的反思不该停留在声声叹息中,相关网络平台,对“玩命直播”之类的账号,不该视而不见,应该毫不犹豫地予以封杀,且越早越好,玩出人命才“高度重视”就迟了。

文/徐林生

  • 对疫苗生产造假行为必须“零容忍”
    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称,近日在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飞行检查中,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
  • 刁难环卫工人只会让一座城市失去温度
    要让街上无烟头,还要靠文明劝导,让乱扔烟头的人变少,而“一个烟头罚一块钱”的规定,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反倒有刁难环卫工人之嫌。
  • 成果比论文更有说服力
    永远不要怀疑论文的价值,但当所有人都要写论文,当论文已经成为一种产业时,也意味着唯论文已经走到头了。
  • 田家炳辞世:一个人照亮一片晴空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田家炳先生讣告》,一生致力于支持国家教育发展的田家炳博士于当日上午安详辞世,享年99岁。
  • 取消流量漫游费,运营商不应“打折扣”
    资费降了多少,套餐简化了多少,既要向上级部门交底,也要给消费者一本明白账。而不能那边高呼改革已经落实,这边消费者却完全无感,这不是人们期待的提速降费。
  • 钱江晚报:“告别分数”,难在哪里
    杭州凤凰小学一学生家长最近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称,他向学校了解自己五年级孩子的期末考分数,但是该校拒不回答。
  • 社评:科技日报总编强调中美巨大差距刍议
    《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日前一篇演说引发网上热评。刘亚东表示,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
  • 楼市的平衡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如果再加大房地产市场秩序的规范和整治,有效遏制各种炒房和住房投机,并努力规范地方政府行为,弱化“土地财政”。那么,楼市的平衡格局将真正形成。
  • 在毕业季播种新希望
    及早做好职业生涯的长期规划,尊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提升自身能力、积累职业资源。
  • 钱江晚报:吃顿散伙饭要“被辞职”,这样的企业格局太小
    日前,杭州市某企业一员工发帖吐槽:得知一同事要离职并离开杭州,我们几个人和已离职小伙伴难得聚在一起吃了个散伙饭、发了个朋友圈,结果悲催了……公司老板看到后在公司群发飙:“请在照片里的各位明天自己提交辞职报告!谢谢!请你离开我的公司!”
  • 钱江晚报:高晓松的假球阴谋论,为啥那么火
    世界杯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一段高晓松点评球赛的视频流出,在视频中,高晓松表示,很多场足球比赛都存在假球嫌疑,比赛的结果是被博彩公司操纵的。
  • 被判取消吸烟区应成列车全面禁烟新起点
    2017年6月,因在普通旅客列车K1301上遭遇二手烟,大学生李华(化名)将哈尔滨铁路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哈尔滨铁路局赔偿其购票款102.5元,取消有关站台及该趟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并禁止在上述区域吸烟,同时赔偿精神损失费人民币1元。
  • “带娃毕业”就是“人生赢家”?
    又到一年毕业季,大学毕业生们纷纷晒出各具特色的毕业照,珍藏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毕业照却格外与众不同。
  • 对食物有敬畏和感情才能成就网络自制美食
    近期,浙江慈溪市市场监管局接到一起投诉,消费者称其在微信上购买的芒果干属于“三无产品”。对此,慈溪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说,“‘纯绿色食品’‘农家自制’‘无添加’……大多是卖家使用的诱人的营销词汇而已。这些自制食品可能存在很多的安全隐患,且大多是‘三无产品’”。
  • 金额近亿的招聘陷阱里,平台责任岂能虚置
    不少人都有在58同城、赶集网等网络平台上求职的经历,也有求职不成反而上当受骗的经历。
  • “拉链式”交替通行是治堵微创新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市首个“拉链式”交替通行入口正式在石景山试点,区域为阜石路杨庄东桥以东300米西向东入口处,排队进入主路的车辆需按照左侧先行的原则交替行驶。
  • 学历认证疑似“奇葩证明”,改革势在必行
    今年大学生毕业季到了。不过,大学生拿到毕业证,一般还需花钱到认证机构做认证,取得认证报告后,手里的毕业证才能得到各方认可。该认证机构叫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属企业性质网站。人们笑称,这是“证明我妈是我妈”笑话在教育界的翻版。
  • 审视“劳动碰瓷” 别把法律问题道德化
    一个和谐有序的用工环境,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都应当是有利的,真正的“劳动碰瓷”,也是对劳动者的伤害。
  • 举报垃圾短信者被“拉黑”不是一个小问题
    打压投诉用户、控制投诉率;私自对用户设立黑名单侵犯用户权益;涉嫌泄露投诉者隐私——这种行为已然损害了用户权益和企业形象,必须引起电信主管部门和三大运营商高度重视,深入调查、严肃处理。
  • “诗和远方”让“夕阳”更红
    2015年底开始,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展开了一项关于老年人心理需求和观念的调查,调查的主要群体是生活在上海,有一定经济基础和较高受教育程度的老年人。在与51位老人进行访谈后,课题组发现,没有一个人表示依靠或指望子女养老。
重庆华人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人会(深圳)互联网有限公司
华人会国际开发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30660号-1
HRH (SHENZHEN) CO., LTD.   Copyright © 2015-2018 hrh.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service@hrh.org   商务合作:cobiz@hrh.org